Saturday, December 05, 2009

美帝國月亮份外圓...

雖是在討論區與人吵架的遊戲文章,不過與事實絕對相差不遠...


在香港我敢在地鐵訓覺覺都不怕有什麼後果、在NYC Subway訓完張開眼就算見不到馬克思同志至少畀人搶得褲子也不知道可有剩;

(註:有人答曰NYC Subway日夜不同。的確日間紐約地鐵凶殺械劫強姦槍彈都比較少有,不過偷竊私鬥也是香港人想像不到的程度!"只有晚上才是兵凶戰危、日間絕對好一點"怎樣看也不似是什麼值得自豪的事!)

在香港只要不做虧心事,見到差佬叔叔一點都不會心虛;在帝國就算安份良民在屋度都唔敢包差佬會唔會找你麻煩;當然,在香港遇上麻煩找差佬叔叔時他們一般都會熱心幫助,在帝國請自求自福...

在香港遇到賊最多畀人插一刀(有槍的都去打劫金行吧!還搶我荷包裡一百幾十塊?);在帝國隨便一處行人都至少有幾十支槍、遇上"身癢"的仲分分鐘無端端開幾槍,不然怎會幾乎年年校園槍擊案(到現在我都不知道在學校聽到既夜半槍聲究竟射什麼!);

在香港不小心撞到人、屋企門口水跡滑倒了人最多聽到幾句粗口;在帝國同樣情況對方大叫一聲"Is there any lawyer here?"身家可能不見了一半

在香港食到膩了都總算搵到青菜白粥,在帝國一住三脂甘油立即超標...

上星期香港報紙曰NYC Subway有人爭位打死人,老頭與契女看完反應完全一致:咁都算係新聞?是記者沒有題材騙稿費吧?

伸延閱讀:

流感何以橫行帝國
美帝國升學:怕便不要來、來便不要怕!
愈美麗愈危險?曼哈頓上的明珠 – 哥倫比亞大學 (Columbia University in the City of New York)

柏克萊也是不相上下:老頭認識的小熊不少,沒有一個未聽過校園內的夜半槍聲;

今夏在柏克萊時獲吾老表夫婦盛情款待,帶老頭往校園東南角、沿College Avenue才不過三兩分鐘車程的小市集吃飯,老頭計算距離後曰「走路也可以了吧?才不過十分鐘步程」;吾表嫂答曰:「直線的確是十分鐘,不過要有被劏十次死牛的準備罷了!」)


9 comments:

  1. 邊有咁差,我住左 Berkeley 五年喇

    ReplyDelete
  2. 笑聽兄:幸好保有有關圖片(見正文),不致空口說白話;

    那只是當日柏克萊的一角,當場"是月精選"近十張(為影到文字內容故以近鏡而非全景);

    除圖中"Strong-Arm"外,最經典一張莫如一宿舍附近"性罪案地圖"(大約3個街口 X 3個街口) - 在有關範圍內一個月才不過7宗"而已";

    可能笑聽兄你在帝國住太久,對此已不大驚小怪,但對仍要兩邊走的老頭而言差異仍感受頗深!

    另一更明顯證據:柏克萊有所謂「熊熊走」(Bear Walk,多謝另一不願出名的小熊朋友翻譯)也者,校方勸告學生夜晚切莫自行回宿,應向「熊熊走」當局著"有訓練兼有裝備"職員(Well trained and equipped staff)陪同回宿!

    事實說明一切!若柏克萊校區是安全的又何來「熊熊走」?

    (btw,老頭好奇問何謂"well equipped",能勝得過帝國一般小賊的豈是肩托式導彈不成?答曰是"報警警報器"是也!

    雖然有關警察曰十多秒便會抵達(非常懷疑),不過友人亦言十多秒真是熊都見馬克思了!而且以前文提到的紐約經驗,面對匪徒時帝國警察敢上才說吧!)

    ReplyDelete
  3. 此等通告看得太多了,住久了就會懂得繞路走,幾個人一齊行亦會好好多。

    不過一定比香港危險,香港實在太安全喇,要同香港比有點不公平。XD 這裡的問題是太多露宿者,不過大部份都沒有攻擊性,見得多就識點應付喇。

    ReplyDelete
  4. Why don't you carry a gun?

    ReplyDelete
  5. benjiwong在美國有成年人沒有佩槍麼?

    ReplyDelete
  6. "benjiwong在美國有成年人沒有佩槍麼?"

    Of course. You think everyone carry a gun in US? That is funny, don't know which part of the country you referred.

    ReplyDelete
  7. I have been in UCB for one semester, but I often walk home without the bearwalk(for 20 mins!) by myself in the evening...

    Will never do it again for sure!

    ReplyDelete
  8. 笑聽兄:所以帝國治安不是好得到那裡,只是我們習慣了!

    ReplyDelete
  9. 鄙人曾居柏大以北三年,雖然人稱比南方安全,實情差不多每晚都傳出槍聲。(搬家到柏大該晚在自家窗前即有禮炮歡迎。)鄙人覺得露宿者還可以,他們買不起火炮,論攻擊性總比有銃的低。

    法國警比帝國警更為極品。曾有一發生於巴黎的持械行劫案。女店員躲進洗手間報警,法警答曰:「我們現在很忙,半個鐘後再打來吧!」店舖開在法國國庫周邊,只隔警局一條街,難道全都去了守國庫嗎?

    鄙人女友留學法國,曾有一郵差無下裝登門派包裹。報警時法警第一句就問她:「為甚麼要報警啊?」事隔兩個月後才捉拿到該郵差。女友到警局認人,法警在疑犯面前問她該器官的大小形狀,接著就要求該犯當眾脫下褲子量度,就連休班的警員也走來一同嬉笑。一輪喧嘩後事件不了了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