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9, 2009

開大我贏、開細你輸!

吾友唔算太老的前輩苦瓜兄提起一個以往想過但一直沒有執筆的問題:舞弊與核數師利益的關係,順便澄清不少讀者一直以來的誤會:不知何解不少朋友都誤以為本老頭視會計師為Untouchable,可真是冤哉枉也!會計師當然不算是Untouchable,甚至比猶太人更有資格稱作上帝的選民!畢竟猶太人歷盡艱辛、今日顯赫的成就是千年來披荊斬棘拚出來;何及會計師得天獨厚、生存空間簡直是天跌下來的?


就以苦瓜兄所提到的沙崩咬脷法(Sarbanes-Oxley Act)事件為例:事件中核數師即使非煽風點火的元凶、至少亦逃不過疏忽的幫凶角色(以Enron CFO Lionel Woodville並無從事會計工作的出身,即使有關意念是他老兄想出來,具體執行只怕少不了核數師的功勞),那知核數師阿花.安達信固然被判為雪白的羔羊、核數師在檢討事件後的結果 - 沙崩咬脷法中不但未成眾矢之的,反而有如苦瓜兄所言因有關工作量增加、核數師更是賺得盤滿鉢滿!有如劏死牛朋友在貴閣下肚子上刺了一刀,檢討結果卻云刀子實在不夠利,故需貴閣下資助劏死牛朋友買一把更利的...而這位肚子中刀的倒楣朋友當然是股東應佔盈利被高昂的核數費用搶去一截的小股東!

夠可怕了沒有?還沒!

     *          *          *          *

相信不少朋友都有聽過類似說法:記得當年初學閱讀財務報表時,教授者曰:「要看清楚財務部表是已審核(Audited)還是未審核(Un-audited)的,當然,後者是沒有用的,那根本是沒有審核過的!」;

雖然沒作過嚴謹的學術調查,但讀者中相信財務報表經審核後可信性便大幅提高者應大不乏人:至少以為有核數師拍心口下小股東的權益應有一點點保證吧?

公眾對會計界的誤解可真是多不勝數,這一點正是比誤以為阿花.安達信因Enron事件被告甩褲子而倒閉更大的誤解:至少在所謂普通法地區(Common Law Jurisdiction,包括美帝國、第51州英格蘭及香港等),核數師絕不會因疏忽(Negligence)而需為小股東負上責任!

如此可怕的殘酷現實源於一宗案例曰Candler v Crane, Christmas & Co:坦白說,即使是由鼎鼎大名的Lord Denning親自主理,到現在仍深信此案是誤判!有關原因吾友某校理工教授Prof. Random Coil答得非常簡潔,姑於下文才轉述,現先回看有關背景;

Lord Denning亦言會計師(雖然判詞內兩字交替使用,然而主要指核數師)不應單向客戶負責,這一點絕無異議:

“Accountants, in preparing and rendering accounts and reports, owed a duty of care not only to their clients but to any third person to whom they knew that their clients were going to show the accounts and reports when, to the knowledge of the accountants, that person would consider the reports and accounts with a view to the investment of money or taking some other action to his gain or detriment”;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在所謂第三者(Third Person)涵蓋範圍中,小投資者卻被一腳伸出門外!

“I can well understand that it would be going too far to make an accountant liable to any person in the land who chooses to rely on the accounts in matters of business, for that would expose him to “liability in an indeterminate amount for an indeterminate time to an indeterminate class””;
在所謂財務報告用家(Financial Report Users)除客戶(即管理層)不外政府(尤其稅局、又或有關金融機構如港交所,扯遠一點是會計師公會)及大小投資者,若施以排除法便不難發覺可怕之處:其中政府/稅局是建制中的最強者,要排除對政府/稅局負責自是門都沒有;大股東而言自屬於Lord Denning口中所謂會計師/核數師能預期對報告有所依賴(The party foreseen to reply on the report)者亦自然在需負責之列,如此一來,小股東便成了唯一一個被踢出「會計師/核數師需因疏忽而負責」範圍以外的報表使用者!

比較吊詭的是,相對於客戶/政府/大股東而言,小投資者幾乎可以肯定是最不熟悉公司情況者,換句話說,亦是幾乎唯一只能依賴由核數師審核財務報告而評估是否應將身家押在有關公司身上者,而正正是這一資訊最不健全的用家最不受到保障!

     *          *          *          *

若核數師不用因疏忽而向小股東負責,或反問核數師可有向小股東負責的時候?答案曰也還算有,又何以需加上“也還算”三字?原因正是有關答案在現實中極難發生!

先說標準答案,有關答案是舞弊(Fraud);然而,什麼時候才會出現核數師欺詐?

核數師想來絕不是吃飽了撐的,若有關公司沒有什麼頭暈身慶、五癆七傷,想來絕不會有那一位核數師心血來潮無端端將客戶帳目“舞弊一番”,再白一點說法是若非客戶/大股東其身不正而誠邀核數師同流合污,“核數師舞弊”根本不會發生;

當客戶/大股東誠邀核數師狼狽為奸時核數師固然需負上責任,然而與客戶/大股東“共同進退”有關情況相對絕不常發生,要令核數師應劫也不是易事:連阿花.安達信也能從Enron事件中“逃過刑責”便可想像要令核數師“上身”何其困難;

至於所謂“疏忽”情況卻更吊詭!若“核數師疏忽”為由時不但小股東呼救無從,更應問能令“核數師疏忽”究竟是何情況?恐怕十居其九九只有Lord Denning所言應負責的對象 – 客戶/大股東其身不正!既是其身不正又有多大餘地向核數師要求“回水”似乎是一個大問題:當然“核數師疏忽”時往往吃上政府、稅局以至會計師公會的罰單,然而真正損失了的小股東卻不在此列!

最黑色幽默的是不少文章甚至教科書也暗示核數師如何避劫:有云經常更換核數師是公司出問題的先兆(“海域集團出事有跡象”一段),但何不反問為何核數師總是知道問題將至的春江鴨、為何有關原因明明總是曰“核數費用談不攏”、但投資者卻可理解而成“公司出問題的先兆”? “核數費用談不攏”而頻頻更換核數師竟成路人皆見的凶兆,印象中禤老兄是會計行業以外的也還罷了,不少核數員出身的同仁將此寫入教材時完全沒感覺不妥?

(免責聲明:雖然有關舉證不易,但核數師們可莫有恃無恐輕言挑戰法網!官司是勝負難測的玩意,阿花能脫罪責不見得其他同業也能;就算萬幸不用負上罪名,單是打官司的費用也絕不好玩,而且對於專業失當行為上有暝暝蒼天下有政府/公會罰款,切勿妄圖僥倖!)

     *          *          *          *

回說Lord Denning的判決,閱讀整篇判詞時感覺是Lord Denning太宅心仁厚了,所顧念的只是恐怕核數師要負上“太大”責任,他老人家似乎忘了其同胞阿當.史密斯的製麵包理論:製麵包者不是因為他仁慈得想你填飽肚子,只是希望你買他的麵包所帶來的收入可以填飽他的肚子;同理核數師不是因為是天生冒險家而進行審計,若非為獲取豐厚收入又何會捨生忘死日日與帳簿大戰十八小時?

(多介紹一個典故,其實中國也有一類似理論:韓非《備內》曰做豪華轎車的人總希望他人富貴、從事長生業的人總望他人早點賣咸鴨蛋。不是因為前者仁善而後者心黑,兩者皆只在於希望對自己有利而已;

回想百家爭鳴年代中國確有不少了不起的思想家,後來雖然未致於思想清洗禁止各家發展,但定於一尊後令人「無暇」追求一尊以外的思想,從此亦再少見有如春秋戰國的壯闊哲學波瀾 – 定於一尊實在可怕!

所以各位不同意老頭也不打緊,各盡其智互相辯論本身已是可愛!)

猶記得這是本老頭小學時的一課,曰人生於社會有權利亦有義務,有權利而不負義務固然不妥,只講義務而不求權利的卻未必偉大得過份,人性追求多一點權利、少一點義務其實也不算什麼,只要不太過份便行;

問題便在這一點,核數師的權利清楚得很:自是比稅吏還可怕的徵收買路錢能力,畢竟稅局還比較仁慈,在公司蝕得吐血時還會手下留情;然而核數師可是不以憫弱匡貧為念,公司大賺特賺時固以工作量增加為由多斬幾刀;即使是蝕得稅局也會手下留情的亦逃不過核數師的一刀;甚至公司氣數已盡、需作了結時會計師亦會第一個向將與人世告別者徵收下刀費 – 除傳說中收取子彈費的劊子手外,世上特權豈有更甚?

更重要問題是如此巨利從何而來?表面答案自是從客戶 – 即公司口袋中拿走,再深一層還不是無論大小股東腰間錢、便是員工血汗(減損可分配花紅)而來?

令人傷心的可是責任部份!如上所言若與客戶朋比為奸作舞弊、同被送往菜市口也是無話可說;然而要如阿花般可見舉證固有一點難度,更常見的疏忽案件中竟不用對「金主」之一、而且還是最沒有抵抗能力的小股東負責實是駭人聽聞 – 亦藉此回答了Lord Denning的問題:若核數師需對小股東負責固然令前者責任擴大,但若非如此何以報後者嘔心瀝血的供養?

在此可見本老頭遠不及Prof. Random Coil才高而簡潔:他老當日看罷Candler一案後只答曰:「不擔三分險,難求一身輕,世上豈有白吃的午餐?不對我負責,憑什麼拿我口袋錢?」,可見老頭行文之累贅...



那管你強悍絕倫還是一窮二白,遇上會計師也難逃留下買路錢(網上照片)!

     *          *          *          *

當被問到為何核數、尤其不明白為何本錢不多又不用為公眾負責的私人中小企為何也須被核數師連年壓榨時(世上的確有私人中小企不用受核數師欺壓的先進國家!),不少會計同仁高明者還會答曰“核數保障股東利益”(不知看罷上文後持此論者有何感想?)、連理據也不會找者甚至只會答“唔核數點得?”(這算是什麼理由?),總找不到能令外行人、尤其是付錢客戶能心悅誠服的理據,以往老頭也只能答曰《柏金遜定律》,但近日金融問題中各國政府救市時卻靈機一觸、找到更貼切的答案,曰:

“Too Big to Fail!!!”
若免去核數師毫無限制的奪人血汗錢權利,數萬同業立即面臨失業(亦欠缺其他謀生能力)惡運,這責任那一政府敢輕言擔當?

     *          *          *          *

權利大得嚇人、責任七除八扣,更神乎其技的是Enron事件引出沙崩咬脷法中最首當其衝者莫如(尤其被“臭名昭著”的404項針對)管理層;核數師明明是元凶、新法下責任不但責任不見明顯增加,更成改革中最大得益者!開大我贏、開細你輸,相對於捱盡風霜的猶太人,坐地分肥的會計師/核數師豈非更像是上帝的選民?

後記:本文初稿予一讀英國法朋友過目,被問曰老眼不識泰山乎?連Lord Denning的判決也敢質疑?

老頭當然知Lord Denning是誰,然而他老人家盛名再大,若認為不妥時仍不發一言、甚至盲從附和絕非求學態度!當然空言質疑權威並不應鼓勵,但相信老頭提出Lord Denning意見與阿當.史密斯/韓非所言原則有違也不算是無的放矢;

帝國法學院愛鼓勵學生挑戰前人、甚至挑戰自己的教學方法實有其可取之處!

後記2:不少後輩曾向本老頭訴苦,曰受盡其客戶冷言冷語,答曰雖然核數師收取他們血汗錢後貢獻是沒有、煩惱倒增添不少,但畢竟是上帝的選民,不尊敬核數師簡直是不尊重神,願上主保祐他們出街踩蕉皮,拉麵!

8 comments:

  1. 唔怪得話想生仔有屎忽就唔好做會計...

    ReplyDelete
  2. 這便算是不好的示範:單說agree/disagree不是言論自由下的辯論,上至唯唯諾諾下至空言謾罵而已!若能證明會計業工作環境會令基因突變,生育下一代時身體某部份會有所欠缺可是偉大的醫學成就,但單是說幾句難聽的而抬不出理據便不算太理直氣壯了!

    非舞弊疏忽的會計師還不算是什麼傷天害理的行業,只是特權大得令人有點反感而已,還不致引起什麼禍延後代的報應。

    ReplyDelete
  3. 後記1所言甚是。不單挑戰前人或自己,鼓勵挑戰 assumptions 更是可取。

    ReplyDelete
  4. So long there is functional constitutency, AUDIT is guaranteed.

    Cheers!

    ReplyDelete
  5. 英國就是欠缺批判才漸變成二流國家。

    ReplyDelete
  6. Lord Denning的仁慈也不無道理,聖人都有出錯的時候,若在真正疏忽的情況下,要向千千萬萬的小股東負責,那實在是匪夷所思的沉重壓力,要平衡風險,只怕他們的刀要再加鋒利,事情會否比今天美好也說不準。

    我感覺上出問題的反而是疏忽的機率跟疏忽可能導致的損失相乘下到達了過份可怕的地步,令人(至少Lord Denning)無法向疏忽者追究。

    即使人為疏忽可透過再三覆檢盡量降低,在巨大且急湍的經濟流之下,偶一細微疏忽也有可能賠上百年基業,如此「(數人同時)打呵欠便要抄家」的責任誰敢定,誰敢負?

    我看最好的辦法是將核數師(不單法律上,而是實際上)肩負的責任逐步除下,由其他渠道分擔,才不至於責任大得無法追究的地步,可是現實似乎是相反的,亦似乎是將整個社會依托在一種骨幹上的必然結果。

    ReplyDelete
  7. 城大又叫神大,看不起城大便又是不敬神?

    ReplyDelete
  8. 雖然是沒什麼保證,不過audit過總會比沒audit好一點的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