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04, 2010

法律通識題材俯拾皆是(七) - 民事與刑事

看官中若有與尊敬的梁安琪女士一樣“讀Law的”可能對本文嗤之以鼻:畢竟大部份都是“讀Law的”ABC而已,故在下一篇加一點點其他話題以供行內朋友討論討論;今次雖然內容只算是“讀Law的”ABC,然而在討論區中看到有不少朋友或對此不甚了了,故仍花一點篇幅在此介紹 – 關於民事(Civil)與刑事(Criminal)的分別,從而對近來香港最受矚目的案子心裡有底;


不少朋友問到:當肥陳在對茂記一案中落敗時,一審專家證人曰肥陳所持的遺囑簽署可能是假的,如此肥陳是否應洗定屁屁預備搬往赤柱豪宅?由於肥陳仍有上訴機會,加上刑事案方面根本未開審,根據傳統不宜以此討論,故用一個在美帝國人所共知、香港人亦多有耳聞的案子作介紹:帝式足球著名“足球”球員果汁先生(O.J. Sampson)殺妻案 – 雖然帝國法與香港法具體頗多差異,但香港暫時仍看來好像是普通法地方,普通法原則仍是適用;

(說起帝國足球真是莫名其妙:在帝國讀書或多或少都會自願/被逼觀看帝國足球,不但怎樣看也不明白為什麼是“足”球(雖然如幾乎所有運動一樣,帝國足球球員的腳是要活動的),而且看了老半天不是這邊肥佬撞那邊肥佬、便是那邊肥佬回撞這邊肥佬,完全不明白為何帝國子民看得如此津津有味…)

最簡單而言,在同一件事件中亦可能同時受民事及刑事訴訟涵蓋(當然亦可能只取其一),就以果汁案為例,民事上是其所殺者的家人向果汁索償,在案件名稱上是“家人名字 v 果汁”),在刑事上雖然受害人有名有姓,但由於刑事中原告會由政府擔當,故會變成“國家 v 果汁”;

只要明白角色不同,在下一因素上便易明白得多了!為方便了解先從刑事入手:普通法思想下政府要令一個人“有罪”必須(1)經公平審訊,所謂Fair Trial也者;(2)由控方負責舉證,所謂Burden of Proof也者,及(3)在Standard of Proof上能澄清所有合理疑點,何謂All Reasonable Doubt,即俗語中所謂疑點利益歸於被告;

關於(1)的伸延閱讀:

老屈定律


但民事案便完全是另一回事:當對陣雙方都是“人民”時,舉證要求便會變成那一方較大便勝:套用帝國學術界無數不歡的說法,民事上只要舉證高於50%便可以勝出,但在刑事上即使不能證出100%,90%以上也是少不了才能將人落入法網:雖然聽來可能有縱容的感覺,但寧縱毋枉正是有關原則;

由於舉證要求不同,所以果汁先生案在民事及刑事上出現完全不同的結果:由於證據不足(見下一篇)故在刑事上他脫了身(可說是控方不足90%吧?),但在民事上卻敗了給其妻家人(其妻家人(控方)大於50%),故會出現刑事上勝出但民事上落敗的現象;當然,邏輯上應不會出現民事上不用負責但刑事上落敗的可能,若各位朋友能找到如此奇怪特例請賜教!

(當然所用數字只是一個概念,法庭是不會拿超級計算機將樣樣事件計一番的,可別學了帝國學術界尤其社會科學除了計數還是計數:本老頭膚淺,看見計了二十多頁方程式然後才彷然大悟曰“帝國大選籌錢多的一方勝算原來高一點”的高論實在佩服不起來 – 有關高見出於所謂A級經濟學學報也者!)


果汁先生當年在帝國可說是路人皆曰可殺:幾乎人人都知道他是凶手,但卻被他開脫了!

更氣人的是,這傢伙脫身後竟出一本“小說”名《假如我幹了》(If I Did It),暗示自己確是殺了妻子以圖利,氣得本已沒多少仁義道德的帝國人破口大罵(英文維基圖片)!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大約十年後果汁因劫案而被判入獄三十多年,不少朋友私下懷疑,以有關案子判33年好像長了一點,是否第二案中的大老爺存心為果汁太討一個公道…?

(待續)

11 comments:

  1. 若老的小標題用"老屈定律", 是否暗指法官老屈哨牙聰偽造遺囑?

    ReplyDelete
  2. 樓上的理解能力簡直可以用"白痴"來形容。

    ReplyDelete
  3. 1樓Anonymous:

    我以為只有字母組成的先可以有《聖經密碼》的跨行式解讀,那知連方塊字的中文閣下都可以用跨*段*式砌出如此突如其來的結論,只能說一句佩服!

    第一,第二段早已聲明,由於肥陳的案子未審結,本老頭根本不會評論,亦早於同一段將主題轉往果汁先生案,閣下可以將隔三段以上的兩個不相干文字扯回肥陳身上未免remote得離奇;

    第二,老屈一行絕非小題而是一連結,說的是Fair Trial;

    第三,只要一按連結便可見到說的是坊間所謂"幫壞人的律師是不是壞人"與Fair Trial的關係,與你的廣州話解釋完全無關;

    第四,老屈是屈里弗斯的簡稱,有關段落早已註明,與肥陳案根本風馬牛不相及;

    雖然閣下捕風捉影的功夫令人佩服,不過東拉西扯得實在太誇張,這隻死貓本老頭可啃不下。

    ReplyDelete
  4. 其實民刑事案標準有別,應該不難理解。

    畢竟打輸民事官司,頂多賠錢賠到破產﹔
    打輸刑事官司,被告要坐牢(甚至處死)的。

    失去人身自由或生命,無論如何都嚴重過失去身外物,所以嚴謹一點是必然的。

    何況,由於民事案的雙方通常都是平民(政府自己打民事案除外),他們並沒有政府的資源和取證權力,所以要求「beyond reasonable doubt」的話就很多案都不用審了。

    ReplyDelete
  5. 因為民事案雙方都是市民...

    所以用50/50 去決定判決係為左公平...

    而possibility 都成為判決O既準則

    ReplyDelete
  6. 1樓Anonymous的問題可能係Academically challenged的一種...嗱,講笑啫,唔好罵我呀.

    ReplyDelete
  7. 方/Ming兄:個人同意柏楊評老屈案,如果汁一樣係人都知佢做但甩到身的例子唔少,但寧可錯放一百個混蛋,也比冤宰一個無辜好;

    苦瓜大人:法律界有一傳統,絕對唔會對未玩完的案子妄加評論,小弟雖然唔算係香港蘿友但對這傳統是絕對尊重,所以起筆便已聲明不會對仲可能有下文的肥陳案討論太多(雖然下一篇會介紹一下為何肥陳案以至上次老爺 v 媳婦都是筆跡專家後又筆跡專家,但絕對唔會評論案情);

    1樓所言既陷小弟於不義、亦胡亂安插立場入我口,故對此非常反感也!

    ReplyDelete
  8. 1樓(即在下)純粹問問題, 尤如記者採訪, 祇想藉此探問若老閣下對此案之高見, 並無惡意, 問題亦無先設之假定, 祇因瞥見文章中"老屈定律"四字, 誤以為是小標題(未知原來是超連結), 並聯想到遺囑之真偽問題, 遂有以上一問, 引致誤會, 非吾所料, 萬分抱歉, 希為亮察.

    ReplyDelete
  9. 的確是離晒大譜的猜測,沒有正常人會認為哨牙通不是騙子吧?做鴨做到佢咁貪心真是抵佢死!

    ReplyDelete
  10. 哨牙通是否騙子與遺囑之真假沒有必然關係, 何況, 騙子誘使對方立遺囑, 總比平常人容易吧.

    ReplyDelete
  11. kennyshevchenko2/14/2010 12:20:00 AM

    說些題外話
    美式足球可算是策略性最高的運動
    相信若老深入了解後必定會愛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