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07, 2010

法律通識題材俯拾皆是(八) - 法證的威力

突然覺得本欄有點《流言終結者》(MythBusters)的感覺,對不少都會傳奇加以澄清:例如不少人誤以為Enron事件中阿花.安達信是因輸了官司而倒閉(實際是因為員工、客戶流失,有關案子足足在事件後兩年多才判定,但阿花在事發後兩三個月便已分崩離析 – 大案子那有這麼快便完事的?)又或會計師買不起房子(經粗略計算下合會計師夫婦兩人努力退休當日擁有“62 – 63年474平方呎單位乙個、大約150萬現金、不知有還是無的MPF”絕非夢想,當然要有耕耘才有收穫,若不省吃儉用一點夢想不會自行實現)(話說回來,這一篇不單是《流言終結者》,亦是與會計同仁分享快樂,本老頭簡直是聖誕老人!)...今次的主題便是「法律上有錢人當然有公義,因為有錢請好律師」;


當然,本老頭立場向來絕不偏激,絕不會說請厲害(而又昂貴)的重型大炮對勝負沒有作用,但律師的作用絕對一般大眾所想像的重要、至少未必是最關鍵因素,例如上文提到的果汁先生案中果汁被判無罪時引起整個帝國嘩然,不少民眾以至傳媒均曰只因果汁有錢請得好律師才取勝了吧...當然他的代表律師絕非泛泛,律師費用更是不少無產階級奮鬥一生也賺不到的可怕數字,不過極大的誤會是:令果汁脫身的關鍵不是律師辯詞,而是鼎鼎大名的法證專家李昌鈺!

雖然有點小異,但在Common Law中他殺(Homicide)的要求都是大同,行為上(Actus Rea)主要為:

Killing – 這應該沒太大疑問;

Other Human Being – 不少爭議在於胎兒是否“人類”,不過大多已有案例可依,所以亦不會引起太大問題(註:雖然不少政治家被罵不是人,但法律上他們亦算是人類)

Without Legal Excuse – 例如戰爭、差佬叔叔執行職務如捉賊等、又或坊間經常說的自衛(註:但這也不是絕對的,例如英國法中其實沒有所謂自衛殺人而只有Prevention of Crime,而且極重視所謂Reasonable Force,若閣下對一手無寸鐵的普通人老實不客氣地一槍將其了結極有可能被視為Excess Reasonable Force,如此再不是“Legal Excuse”,所以絕不要被肥皂劇誤導而以為什麼對方先動手便可肆無忌憚揍人,那只是肥皂劇而不是法律);

Causation – 被告的行為與受害人賣咸鴨蛋的關係,這一個比較難纏,亦往往是下文提到的重要問題;

(動機,Mens Rea若為有意,Intentionally則為謀殺,注意有意宰人固然成立,但若“只是”有意致人重傷卻失手令人賣咸鴨蛋亦能構成謀殺,至於其餘大多數情況下多為誤殺,更具體細節不贅。)

(免責聲明:此段純為令看官對他殺有一基本觀念,不少內容經大幅簡化而絕非法律意見,尤其即使在Common Law國度中亦往往大有差異,絕不能一概而論!)

吾友死肥仔法律博士是生化科出身,雖然有典型的帝國人傲慢,不過細思下其所言也非無道理:“不少案子,尤其是刑事法中的,要打的根本不是法律問題(Legal Issues)而是舉證(Evidence)”!

就以他殺而言,從上文看到法律問題其實非常“簡單”:當然實際相關法律可複雜得多,但實在沒有太大爭議餘地,真正能起關鍵作用、亦是果汁能灰謀殺指控中脫身的,正是死肥仔法律博士所言正是李昌鈺對案中證據採集的攻擊!



李昌鈺在帝國因果汁案而為人熟知,在華人社會中最令人印象深刻應是2004年台灣"射扁扁事件"調查報告中,跟江青同志媲美的"五個不知道"結論、令人聽得一頭霧水吧(中國CRI國際在線網圖片)?

(University of Missouri-Kansas City網頁關於果汁案中李昌鈺作證輯錄,有興趣朋友可作參考)
     *          *          *          *

在塵埃落定前實不願對肥陳案多作評論,不過對於網上不少朋友問到的一點說兩句倒無傷大雅:在茂記兩役(老爺 v 媳婦、茂記 v 肥陳)中至少一半報導曰筆跡專家、筆跡專家、筆跡專家...簡直能令人耳朵起繭!

情況實為死肥仔法律博士所言的證明:假若所有遺囑都是有效,只要學過繼承法的都能輕易「排次序」:甲文件先於乙文件、乙文件凌駕丙文件...在法律問題上根本沒什麼爭議餘地,所以兩案中雙方都主要集中於證明某一兩份關鍵性遺囑是否有效 – 當某一份文件被視為有或沒有效便足以決定勝負誰屬,亦是筆跡專家能成為勝負關鍵的原因(律師確不能說是不重要,但相比下似乎有點失色了)

     *          *          *          *

死肥仔法律博士作上述言論時,其實是嘲笑本老頭不通理工:當時本老頭正修讀知識產權法(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IP Law),其中不少經典案例判詞涉及極大量理工知識,文科出身的本老頭自然看得頭頂冒煙...

雖然沒有死肥仔法律博士的典型帝國人傲氣,但心情不佳的本老頭立即反唇相譏,曰選修IP Law純為求知,本老頭的志向可是商業/經濟法,你這化工人在這關節眼上可鬥得過註冊會計師出身的本老頭?

當然我倆的專長完全不同,想來絕不會在同一戰場上鬥過高低,但亦可見法律不是憑空而來,或多或少都會涉及其他行業知識;能邀請相關專家作證固然是好,但若讀法律者本身兼有相關知識想來絕對不是浪費精力 – 這一點上我倆都絕對認同帝國人將法律限定為第二學位/澳洲日漸改革為第二學位/英格蘭亦推出LLB Graduate Entry是正確方向 - 而且誰說純理科學位"沒有用"?

3 comments:

  1. 法律加風水學位係咪無敵?

    ReplyDelete
  2. HKU is best!!!!!2/07/2010 03:06:00 PM

    法律面前,窮人Bobo!!!!!!!!!!

    ReplyDelete
  3. 肯定劉江華真係"人類"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