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3, 2010

從「正月」說到避諱 - 真無聊!!!

老爸算是一學究型人士,早幾日一位世交與老頭一家吃飯時,該世交將正月的正發音曰正直的“正”,立即被老爸“指正”曰因避秦始皇名贏正的諱,所以應讀“貞月”;


先不論避諱的無聊(見下文),一直以來老頭對這說法都有點懷疑:

1) 秦朝國祚才不過十四五年,會不會如此“深入民心”令中國人在往後二千多年都改變習慣?在內地幾十年努力消滅地方語言的努力下,廣州市面仍多見廣州話、上海亦繼續流行上海話(上年的“曉君滾出上海事件”可見一斑),單單推行十四五年能否令人改變語言習慣、頂多只實行了十多年的法令在全國對文化習俗上有多大持久影響力實在是大疑問;
2) 六國遺民對秦可說是恨之入骨,實行十多年失效後會否繼續為“尊敬”秦始皇而避他的禕更令人懷疑:套用內地小說家天下霸唱曰,中國幾千年來的皇帝只怕加起來足夠裝備一個加強連有餘,若忌諱這玩意能國滅後仍然有效,只怕中文字能用的實在不多了!
3) 除月份外正字可沒有這發音轉變;

在唂咕(Google)及學術資料庫上嘗試以"贏政"、 "正月"、 "國祚"、 "避諱"等字詞搜尋可找不到類似的懷疑討論,故索性查閱幾本工具書:《說文解字》可沒提起相關資料,然而在《康熙字典》中卻有所發現:

「音征。歲之首月也。【春秋】春王正月。【公羊•穀梁傳註】音征。或如字。今多讀征」

所謂「今」者,即公羊春秋年代,如此便大為頭癢了:公羊春秋雖成書於漢朝,但據說原作者是戰國時人公羊壽,究竟所指的發音轉變是戰國還是秦、漢便成為關鍵,以上面三點而言本老頭相信與秦始皇應沒因果關係(Causation),或許有空時再深究;


對於「正月」的發音是否來自秦始皇,本老頭實在懷疑(英文維基圖片)。

     *          *          *          *

一代大文豪柏楊先生對於避諱舉了不少例子,看官有空不妨看看,雖然柏楊先生在短文中只能算是蜻蜓點水但看官應能感受到有關玩意簡直能以煩死人形容:

《柏楊曰.避諱》
文中提到不但皇帝喜歡搞這玩意兒,連“孔丘這個儒家的祖師爺,「丘」(qiu)就得唸成「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眸」(mou)”,除這發音外這「丘」其實還有一故事,更可見避諱可發展得令人數典忘祖:其實孔丘的丘字也是文中提到令人改姓的經典例子:姓「丘」者其實與「邱」氏是一家,當年不知是那一馬屁精曰姓「丘」的跟孔丘名字相沖,故“今制諱孔子名之字曰邱”(《說字解字》語):如此逼人不認祖宗的真不知是那門子的所謂「孝」!

(部份「邱」姓人士在清亡後認祖歸宗恢復「丘」姓,故今日才有姓「丘」的朋友。)

     *          *          *          *

說起來近代不但沒有了避諱,簡直稱得上反其道而行!

太祖高皇帝毛禕上澤下東在世時,不少崇拜者不但毫不避忌使用,正正相反的是將這兩字大用特用,一時國內名叫“世澤”、 “向東”者多不勝數(其餘如“向紅”、 “趕美”甚至大有故事的“要武”等亦是同一原因,只是沒有用上太祖的名字),據云當時若在國內大城市街頭大叫一聲“世澤”或是 “向東”時,可能會有幾十位太祖“粉絲”同時回應!

“澤”、 “東”也是常用字,常用大不了有點千篇一律,倒沒對生活做成什麼不便,遠遠比不上禁用來得大鑊,這一點倒真是時代進步了(而且常用只是太祖“粉絲”們自願而非強制);亦幸而有這種進步,否則若香港也來個州官放火的話,香港人寫文章甚至交談時想到“父蔭”、 “庇蔭”、 “蔭子”、 “貪權”、 “弄權”、 “濫權”、 “以權謀私”...時便只能乾瞠眼,要大費功夫找類似字詞了!

     *          *          *          *

傳統、文化中的確有不少好東西,但壞的亦著實不少,尊重傳統是好,但也要看合不合理才決定是否遵從,傳統本身並不應是決定是否遵行的理由;

以前也寫過一點相關文章,有興趣的朋友或可一看,尤其第一篇亦有一點柏楊先生沒有提到的關於避諱小故事:

伸延閱讀
溥儀《我的前半生.加料版》(四)
傳統 - 是結果而非原因

13 comments:

  1. 原本黃世澤是毛澤東粉絲,真是不說不知!

    ReplyDelete
  2. 原來"世澤"和"向東"是有這層意思的!若老不說的話,我真不知道啊.

    ReplyDelete
  3. "否則若香港也來個州官放火的話,香港人寫文章甚至交談時想到“父蔭”、 “庇蔭”、 “蔭子”、 “貪權”、 “弄權”、 “濫權”、 “以權謀私”...時便只能乾瞠眼,要大費功夫找類似字詞了!"

    在香港,說這些不是會犯緯,而是泄露了貪污權為兒子醫生試作弊賄賂考官,欺壓醫學委員會,又利益輸送親戚的國家機密!

    ReplyDelete
  4. 苦瓜大人:倒不能說這些名字一定跟太祖有關,畢竟都是常用字,可以說是古已有之(雖然想不出有那位古人以這些為名)只能說因為太祖的關係而一時倒行起來;

    比較多故事的應是"要武",源於宋任窮女兒(原名)宋彬彬朝見太祖時,太祖曰TMD文什麼質?要武!於是除她改名外普羅粉絲亦多了一個選擇 - 當然,要武也是常用的,雖然相信近代不少叫這名字的是與太祖有關,不過亦不能說所有"要武"都是太祖粉絲;

    突然想起另一故事:十多年前TVB有一特輯說到這現象時,訪問一個剛生兒子的太祖粉絲,他又不想兒子的名字太普遍,於是改名為"澤西",立即將整班友人笑得倒地,曰幸好十年"民主運動"已經完結,否則今上叫澤東你叫潭西,別人可不會覺得你是崇拜而是搞對抗!

    ReplyDelete
  5. 我倒真的去問了黃世澤,他自己說不是,信不信由你。

    不過我想博主也沒留意到,其實有句舊話叫「
    世澤綿長」,所以有人用這改名確實也不一定關老毛事。

    ReplyDelete
  6. 定黃世澤好似陶傑咁,原本是左仔只是後來改變了陣營?

    ReplyDelete
  7. 畀你地留言笑死我! XD

    好彩早一步回應苦瓜兄時已講左,有關名字都是常用字,在太祖以前只怕已有不少人以此為名,只是太祖年間比較流行罷了!

    至於黃世澤雖然與他毫不認識,但相信他不是太祖的粉絲,尤其方兄已向他印證更沒理由不信吧。

    ReplyDelete
  8. 若老,祝你虎年萬事順景!

    澤西,此名不錯...嘿
    至於世澤,不提也罷了。

    ReplyDelete
  9. 黃世澤算老幾?幾時係名人?

    ReplyDelete
  10. 我係畀你笑死我! XD


    點解"會計師之聲 "唔見咗?

    ReplyDelete
  11. 若虛兄:新年快樂!

    Hana大姐:小民聲音唔見左...當然係被河蟹了啦! XD

    Just joking,係有點原因所以遲一點再放上來,小弟先傳草稿到你醫貓吧!

    ReplyDelete
  12. 在漢典搜「正」會得出古通「征」的釋意及其相關文獻,至於到底是因兩字通用而誤讀,還是另有故事令大家將一年首月跟「征」連上關係就不得而知了。

    ReplyDelete
  13. 「音征。歲之首月也。【春秋】春王正月。【公羊•穀梁傳註】音征。或如字。今多讀征」

    所謂「今」者,即公羊春秋年代,如此便大為頭癢了:公羊春秋雖成書於漢朝,但據說原作者是戰國時人公羊壽,究竟所指的發音轉變是戰國還是秦、漢便成為關鍵,以上面三點而言本老頭相信與秦始皇應沒因果關係(Causation),或許有空時再深究

    公羊傳原作者是戰國時人公羊壽
    但公羊傳"注"應該又是更後的人了
    難道你認為"音征。或如字。今多讀征"會是「春秋三傳」的原文嗎?
    這明顯就是後人對他們的注文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