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0, 2010

「糜食」非品味

昨日收到升學界前輩iTinHK(HK Discuss升學版故版主)凌厲的壓力,忙不迭在Facebook中加入「反對電視節目<為食總司令>! 主持人瘋狂介紹魚翅等山珍海錯、簡直殘害自然生態!!」群組,反正亦看這節目不順眼,加上故版主的恐怖壓力下自不敢不從;而一向用字溫柔敦厚的陳雲在信不信由你報上突然來一篇用辭激烈的《食魚翅 損陰德》,正好在此補充一點點;


非常肯定提倡少食魚翅並非始終今日,記得兩三年前藍血大學(或稱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率先命令藍大付費的宴會上不會為魚翅結帳,不少固信“無翅不成席”的便即大罵甚至揚言因而轉工,但令打消轉工念頭的可能是其他幾間大學竟陸續跟隨,令魚翅逐漸消失在香港各大學的餐桌上!

當然有人曰:凡食肉食都是殺生,甚至近代科學概念中植物也是生物,切割植物也會令他們痛苦,那豈不是不用食云云…要人什麼也不吃正如要會計師不為世人帶來煩惱簡直是無理取鬧:人(及其他生物)生於世上自然是要吃的,正如會計師的存在便是建基於為世人帶來煩惱,所以有關批評應修正修正:陳雲大作集中於討論「滅族」(不應吃盡瀕危物種),本老頭便再稍加一點:「手法」

今次成眾矢之的的CCTVB節目固有提倡殘害瀕危物種嫌疑、提倡暴發低級趣味更是肯定(見下文),但觸動更多人情緒的只怕是一位浸記大學講師拍下漁民以殘忍手法割鰭棄(還活的)鯊處理手法吧?

現今在大多數發達國家都有禁止虐殺動物的法例:處理供肉食的動物時應盡量「引刀成一快」,不可為其帶來不必要的痛苦;吃也還罷了,漁民處理鯊魚的手法實不能為人所接受!

認為陳雲其中一點應有點修正:老陳曰漁民捕鯊是維生,帳應算在吃魚翅的人頭上 – 話是這樣說,但吃魚翅的人責不單在於吃,而在於購買時不管“上流生產”的處理手法:近年興起不少類似方法,購買者要求生產者如何如何,否則杯葛有關產品;

好了,到這一步問題便簡單得多:相信沒有太多人不同意人是要吃的,對瀕危物種口下留情相信除這位楊老闆外亦不會太多人有異議(引文:富臨飯店董事總經理楊貫一相信,收緊雙髻鯊貿易,將不會影響高檔食肆的生意,「即使因為限制出入口而加來貨價也不要緊,貴買貴賣嘛﹗零售價加了食客也不會介意,最緊要還可以入口」)

於是乎,一則限制不可對瀕危種類動刀(陳雲的論點),二則購買者要求漁民莫以如斯殘忍手法,否則讓其吃西北風(本老頭的論點),如此是否比完全放縱/禁食來得平衡點?

(說起來真奇怪,香港傳媒近年有點採用被稱為布殊主義的“不同意我的便是他奶奶的敵人”,凡有議題都要壁壘分明而不從中找個平衡點?)

     *          *          *          *

早幾個月大肥佬劉建威提到一烹調潮州粥方法非常味美卻折墮:為令粥膠充足,先將第一批米下火煲走表面米膠而棄走,再換上第二批米繼續,如此粥品膠質充足但浪費了不少米糧;

浪費食物向非中國傳統,向上一輩老饕請教,答曰有關食法固然存在但不成主流:正因浪費有違天和,但即使採用也會用其他方法減少浪費:誰說第一批米沒有其他用途?可以磨粉、可以釀酒、更可以餵肥豬,誰說一定是丟的?

的確上一代中國人、尤其經過戰亂的一代極為惜福,上年吃飯時見鄰桌一位老伯宴客後,即使賓客在前也理所當然地將食物「打包」(攜走);該位老伯實在眼熟,事後才想起是名工業家陳瑞球先生;

陳瑞球先生雖未至極富(吾友benjiwong老兄插口曰:夠唔夠佢老兄一個零頭?),但相信他老富了這許多年,珍惜食物絕非源於擔心肚子餓;從旁見到與他同席的應是朋友,席上所點的亦價席不菲,相信他老付鈔的亦非吝惜,排除法下答案恐怕只得一個:良好家教維持到老不願暴殄天物也!

CCTVB提倡所謂食得貴等於食得有品味以至受人尊敬,本老頭可不大懂欣賞這價值觀,完全不覺點貴菜又吃不光而浪費來得比「打包」的陳瑞球先生值得尊敬。



單是富有未必令人尊敬(吾友benjiwong老兄可是富得很...),但陳瑞球先生的食德絕對令人尊敬(上帝直屬大學網頁圖片)。

     *          *          *          *

多次強調傳統有好既有壞,更應因時制宜:情況有如象牙,當年笨象眾多也還罷了,還記得年輕時見過不少象牙球確是巧奪天工,但若今日有人送我新工的象牙球可絕對高興不起來,因今日笨象不如舊日眾多,既然象牙並非必須品,幹啥還要下手?以保留傳統繼續殺象取牙無異於胡說八道,楊老闆的高論實有點異曲同工。

伸延閱讀:

喪盡天良


(註:題目的「糜食」家一詞源自唯靈。)

20 comments:

  1. 勸D人戒食魚翅,等同叫煙民唔好食煙。

    即係多餘。

    ReplyDelete
  2. 查實,糜食同著件皮草喺身一樣,自己以為富貴,別人卻覺樣衰。

    ReplyDelete
  3. 詩白爾:我唔會非黑即白話咩魚翅都唔食得,畢竟鯊魚都有非瀕危物種,但絕對要求顧客向買手、買手向漁民施壓避免用咁殘忍既手法,令動物受無謂痛苦;

    不過...天天故版主佢老人家無向你施恐怖壓力要你join the group咩?

    Ebenezer兄:富未必貴、貴未必富,尊敬都唔係用錢買番來,陳瑞球先生一毫子都冇畀過我,我亦唔認識佢,但見佢珍惜食物一樣令人尊敬,非因佢係巨富定係同我一樣的窮人(你睇我對比佢更富的benjiwong老兄如何就知道本老頭唔係見人富就捧的勢利小人! XD )

    ReplyDelete
  4. 講真,呢個節目我都有睇,但係又唔覺得佢地介紹魚翅等山珍海錯有乜特別問題.介紹一下就等於"鼓吹"吃魚翅嗎? 大家似乎太過睇得起CCTVB的影響力了吧?

    ReplyDelete
  5. 苦瓜大人:CCTVB節目最可怕是灌輸兩個訊息:一為令人覺得有錢的要食翅先可以突顯身份,二為有錢就應該如此享受;

    華北地方我唔知,華南地區CCTVB的覆蓋範圍非同小可!雖然近年香港人在內地形象下降,不過你都應該知內地人始終對香港人的生活品味有點崇尚,最可怕的是如果CCTVB令內地先富起來的一群有咁的潛意識,以內地富起來的人數,一人一年食*多*三兩餐已經是毀滅性;

    CCTVB咁鍾意吹噓富有生活,唔見佢地講Bill Gate捐九成身家、威廉去非洲做義工也還罷了,再推銷對環境有害的意識便有點離譜~

    ReplyDelete
  6. 老頭:
    非瀕危o既即係無人幫襯(無人食),即係你會唔會唔食合味道而改食超值牌杯麵?

    雖然鯊魚骨都有食用價值,但漁民係唔會浪費油錢將成條鹹魚運上岸再起骨,割左兩塊「回本」之後掉佢落海豈不更經濟?

    老豬你「君子遠離庖廚」,自然話唔好令D動物受「無謂」痛苦,但講真果句人類幾時令其他動物開心過?

    P.S.天天大人無叫我join,講真果句我家陣都懶得理,我反而希望人類消失o既一日快D降臨。

    ReplyDelete
  7. 苦瓜兄,你可以話我環保塔利班,但以下o既說話我必需講。

    1.佢個節目食一次即係又有至少一條瀕危鯊魚死左。

    2.國內成村無教養o既暴發戶一向唔貴唔食,家陣D翅咁Q貴,CCCTVB仲教佢地食呢D野,你話佢地點會唔食?

    3.再咁食法佢地覆亡之後,好快就輪到我地。

    4.就算係一間垃圾電視台介紹魚翅宴我地都會抗議,因為呢D係「社會企業責任」。話時話,你見過CCTVB《天賜良源》介紹過點殺鯊魚取魚翅未?冇。

    ReplyDelete
  8. "人類幾時令其他動物開心過?"

    喺外國嘅文明國家, 好多主人當貓貓狗狗係家庭嘅成員, 有幸生於這些家庭嘅動物, 應該幾開心嫁!

    ReplyDelete
  9. 的確,行為不值得尊敬的話,benjiwong再富有都不是偶像!

    ReplyDelete
  10. 詩白爾小朋友是不是看高達看得多,被馬沙影響了想將人類清出地球...等等你既年紀點會識馬沙? XD

    你同天天故版主都犯左一個保育人士常犯既錯:我都明你地想一步到位將問題解決,但你地既提議好有可能引起既得利益者的超激烈反彈,上世紀末能夠達成禁止笨象牙算是一非常幸運的例子,所以本老頭提議禁止販賣瀕臨絕對鯊魚、再禁止殘忍手法,遇到的阻力會比一刀切來得容易~

    ReplyDelete
  11. 補充一點:詩白爾小朋友或許你仲後生,唔似本老頭咁老得已經成精...舉多個例子:

    你地校長徐立之係一個好聰明既人,試想像一下如果佢當日的指令係"凡藍血大學師生不得食魚翅,否則即炒/踢出校",你可以想像後果係你地立即會"睬佢都傻"、"管得我幾多"、"打壓人權"...etc,甚至會有人唱反調特登大食特食 - 雖然表面睇個指令比現在的更"徹底"、"一步到位",但後果往往會更不盡人意,right?

    所以佢的確好聰明:只係下令藍大校方磅水的宴會唔會為魚翅找數,你都知食公家飯既人特色係阿爺錢就有幾多駛幾多、自己錢就一毫子都唔願畀,當阿爺唔磅水時,佢地就打死都唔會自資食翅,咁反而可以令魚翅絕跡於藍大飯桌上 - 佢地私下食真係天曉得但確確實實令魚翅消耗大減,就算佢地自資食飯時有個咁軟性的指引都可以令佢地有罪咎感而唔會隨便點魚翅;

    其實只係伊索寓言《太陽與北風》的翻版,大家都係有相同的good intention,不過本老頭認同徐立之柔性一點的手法往往可能更有效(其實道家思想何嘗不是?所以我都唔明點解以精研《道德經》而自負的天天故版主出手咁辣凡事去盡);

    再退一步講,先團結部份(唔食瀕臨絕種的一群),將矛頭指向食瀕臨絕種的/用殘忍方法的,不但可以減少敵對面,亦可以更快完成解決最逼切問題的工作,正係我地土共「團結一大群、打擊一小撮」的真諦,作為葉劉議員粉絲的你可能唔太明白我地土共的手法,不過都希望你明白我地土共手段凌厲係有獨到之處既! =P

    ReplyDelete
  12. 用軟手法固然好,但非常時期非常手法。人地都就黎俾人滿門抄斬了,有心幫拖o既就即刻碌去刑場大叫「刀下留人」,仲慢慢寫奏摺請示上級咁on dog?

    Btw,我校長唔係「之之」,但都有Dr.字頭,因為佢係醫生,仲有佢太太曾公開撰文支持用梳打粉醃肉,「point by point」寸江獻珠女士,你唔會未聽過我校長太太果四字大名卦?

    ReplyDelete
  13. 若老, 初次見面.
    其實包狗 (doggy pack) 也是不應被鼓勵的. 如果小弟唔肯定番去會食晒佢, 寧願唔包狗, 免得再浪費個盒同膠袋.
    DY

    ReplyDelete
  14. 詩白爾:我完全冇反對你對瀕危物種大叫刀下留人,不過當你將戰線一下擴闊到非瀕危物種時,你遇到既阻力會大幅增加,進而影響埋你前者成功的可能性;

    話晒你都在藍大畢業,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唔認藍大校友未免有點欺師滅祖吧? XD

    至於李才真係多得你講的*疑似*名媛唔少:畀阿*疑似*名媛無啦啦擺上檯話佢舊老細未見過世面,真係無啦啦多撻啦畀阿*疑似*名媛陷佢於不義!

    Anonymous兄:當然包裝係一個問題,一般本老頭甚至同家人食飯都好少食剩,所以根本唔係問題,但當宴客時食剩極容易發生,肯「打包」至少比"故作大方"丟掉是好得多了!而且可喜的是近年影響所及包裝的物料都有所節約;

    理想中當然是寸草不浪費,不過好難要求現今社會人士去到咁極端,為令大眾接受有時折衷一點我認為可以接受~

    ReplyDelete
  15. >令人覺得有錢的要食翅先可以突顯身份,二為有錢就應該如此享受;

    點會吖?所有快餐店都大賣廣告賣魚翅餐啦!幾十蚊點會突顯身份呢?又點有錢法?

    又,詩白爾 :如果你一開始唔匿名的話,我的回應唔會咁激,你知啦我嗰度一向都有不怀好意的匿名,如果早知係你,咪慢慢傾囉!

    >喺外國嘅文明國家, 好多主人當貓貓狗狗係家庭嘅成員, 有幸生於這些家庭嘅動物, 應該幾開心嫁!

    既非狗/貓焉知狗之樂?冇自由帶頸蠅食狗糧又或著人為失去生育能/權力,冇咗謀生本能靠對住主人搖頭擺尾過日子...
    開唔開心?我唔知,因為我唔係佢!

    ReplyDelete
  16. 若老, 普通民眾切記第一步唔好 order 多, order 左就盡量食, 食唔完諗諗包番去會唔會食先好打包. 好多人響酒樓行出黎一盒二盒, 其實一味餸一個盒, 50% 以上係空氣, 丟左佢係咪俾用幾個不降解膠盒好呢?

    另外, 擺酒真係好浪費, 特別是隻乳豬.

    DY

    ReplyDelete
  17. Hana大姐:快餐店幾十蚊的自不足自豪,但你老食既係幾千蚊一小碗吧? XD

    DY兄:只能說「打包」係the best alternative,當真係點錯份量時、亦如強調尤其請客時極易出現,帶走總比丟掉好。

    ReplyDelete
  18. 老豬:你o既建議套用係藍鰭吞拿魚度應該無問題。

    另,先前先有人話小朋友呢類人唔係屬於藍大,唔好揩藍大油。不過小朋友前幾年畢業之時早已二話不說自認係外星人,大家劃清界線唔好誤導街坊,就算我有光都唔應該藍大叨,學《喋血街頭》張學友話齋:「唔好衰俾人睇」。

    話時話,我地個藍大醫院山腳某餐廳之旅,就係因為你隻老頭係帝國掛住同D威斯康星州美女左擁右抱,搞到而家都唔知幾時去!你仲去唔去架?成日放我飛機!!

    ReplyDelete
  19. hana姐姐,:你果次果個匿名留言真係唔係小詩來的,你可以睇番你上年2月24日o既post。

    以我素來慢幾十拍先回應o既習性(有索/靚女相睇除外,所以你裝美人時計係o岩o既!),果個點會係我?再者我一向留言都會留名,尤以防止俾老頭呢條友仔老屈我時十分有效!

    ReplyDelete
  20.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108757185811331

    老豬,你的妙計已被人修改使用。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