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3, 2010

Agency Theory - 升學篇

雖然商學院的所謂“理論”都是將其他學科如心理、經濟、數學等左抄右抄、改頭換面再包裝而來,而且往往學藝不精、只學得別人一半功夫便走上擂台跟真正高手比試,結果當然是面青鼻腫回來的多、僥倖得勝的比在街上走被殞石打中腦袋還要難...但有道是愚者千慮必有一得,偶爾這些吹牛吹得但現實中絕對用不得的商學院“理論”也是有一點意思的,例如所謂“代理人問題”(Agency Theory,彷彿將簡單得不得了的事物加了個“Theory”字眼便變成高深理論似的)的名字便是取得太好了!


對於近十年關心政經新聞的朋友而言所謂“代理人問題”實在是簡單得不得了:出資者無論是大老闆還是小股東時間上分身乏術也好、能力不及又有,總不免要聘請管理人員(所謂“代理人”)代自己運作公司以賺取利潤;理論上既是由出資者聘請以管理公司,“代理人”自應為股東/公司利益為依歸,但現實中往往“代理人”關心自己利益比股東/公司的更多,在以認股權作(大)部份高層管理人薪酬後情況更加惡化!

(這所謂“代理人問題”本身便是政治學Principal-Agent,後者肯定是抄政治學的“社會契約”(Social Contract)而來,“社會契約”在社會學、法學等都幾乎是必讀課題,但在社會學、法學書籍上都是以“社會契約”原貌示人 – 就算要作調理,都會先介紹牢騷的原文才因應自己學科所需而調整,只是落在商學院教科書手上才會被改頭換面、外加一個變化一點的新名字,變成純粹所謂“商科理論”!)

伸延閱讀:
BA三部曲.第二章.「富貴」MBA (上)
BA三部曲.第二章.「富貴」MBA (下)
核數師也可以說是“代理人問題”的另一種變化,只是角色有所不同,畢菲德的看法是:核數重擔.閉門造車
期望實為投資者出資聘請的核數師、後者便會為你利益提供保障?完全是表錯情也!開大我贏、開細你輸!


     *          *          *          *

說到“代理人問題”這名字中的“Agency”取得好可是真心話,在討論區升學版常見的問題是經常有學生曰“Agency”介紹他們到不知名所謂“大學”,但這些所謂“大學”往往能令人瞠目結舌!例如某次某所謂“Agency”將小朋友介紹到本老頭母校附近某比粉嶺(不連上水)還要小一點的中小型城市(以香港人標準怎看也只是一個小鎮):老頭母校的Meal Plan難吃固不用說,附近食肆也是好不到那裡,每星期都會到那中小型城市三兩次、以求停止對嘴巴的折磨,久而久之對這“城市”可說是熟悉得很了!

當聽到有人被介紹到這“城市”一所(“Agency”口中)所謂名校時立即目瞪口呆:這市中心不過幾個街口的“城市”有“大學”麼(的確有某校的一個辦事處但不算是校園)?怎麼完全不察覺有這麼一回事?版友提供名字後在網上搜尋,所謂“大學”也者竟是平時經常光顧的酒家附近兩個街口一堆住宅當中(當然是再一次驚訝無比 - 這真是一所“大學”?)

當然,校園跟學校水平是沒有什麼關係的,孕育葉劉議員的史丹福大學校園可說是奇醜無比,但史丹福的學術水平絕對無須懷疑,故立時用老方法:不理該“大學”如何自稱自讚、亦不理該“Agency”吹得如何天花龍鳳,直接查閱真正權威 - 帝國教育部Office of Post-Secondary Education:結果是一無所獲:直接說結論,即絕對是一頭野雞!

伸延閱讀:

查閱詳情請參閱:尋找野雞的故事(五)


     *          *          *          *

最有趣的是被“Agency”賣豬豬的小朋友還堅持該“Agency”不向他收費、連錢也不要的絕對是好人了吧?

太祖高皇帝說得好: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尤其“Agency”也是要吃飯的,不向豬豬收費絕不等同連錢也不要,畢竟豬毛出自豬身上,只是向接受豬豬的野雞大學收費罷了!

當然如此極端差勁的“Agency”相信只是害群之馬、如此野雞也不是人人有機會能得以碰上,不過如吾長輩加州理工大博士narius老叔叔說得好:讀書揀校是影響一生的事,沒有理由不親力親為、更沒有理由人家說什麼便信什麼、對自己切身利益如此重要事完全不驗證一番!

相對於narius老叔叔,升學版另一老版友CB老伯伯更是極端:曰升學找所謂“Agency”幹啥?

這位與共和國同齡、投身會計界時香港會計師公會還只是剛剛成立(1973年,當年的英文名字還是Hong Kong Society of Accountants而不是今日的Hong Kong Institute of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的長者曰當年莫說是互聯網、連長途電話費用也是貴得嚇死人的年代(年輕一輩或許沒什麼印象,大約十年多前本老頭致電倫敦大約11港元一分鐘,若是電訊不發達的地區例如內地更可能一分鐘三四十塊!),他老伯要獲取外國院校入學資訊除向親友詢問外幾乎全靠從黃頁找地址、寄信到外國索取小冊子而來,現今互聯網發達、各國教育部門以至各院校資訊都是唾手可得,何須掏出大把銀子換來結果未必可靠的所謂“Agency”介紹 – 莫說沒聽過功夫扎實的名校會出資要求“Agency”找學生、根據“Agency Theory”有關“Agency”會介紹最適合你的學校、還是佣金最高的學校?

當然凡事不能一概而論,但即使不若CB老伯伯般將升學“Agency”一筆抹殺,在挑選前固然需要慎之又慎又再慎、聽取“意見”時亦應自行考驗考驗再考驗。

     *          *          *          *

經“Agency”挑選學校固然有趣,但有時版友的高見也真是令人無奈,常聽見曰沒有人安排食住甚至機場接送會害怕不懂乘車到學校云云,在此不妨分享一個人經歷。

長期讀者應知道本老頭是有遊校園癖的,初到紐約市不到一個月已幾乎將曼哈頓甚至附近學校遊了過夠(除位置危險到極點的CUNY City College外);畢竟初到貴境加上英語不靈光,故初時也依賴在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在紐約市當記者的契女帶路;

話說計劃遊位於鳥雀史州(New Jersey)的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前一晚剛跟契女吵大架,第二日由她帶路遊覽自是再開不了口,而且本老頭是意氣用事的人,連她借來的手提電腦也立即歸還了 – 一時回復到CB老伯伯那沒有互聯網的年代!

說到頑固本老頭是可以跟吾契女媲美的,若是放棄遊覽計劃自是什麼問題也沒有,面子上下不來的本老頭卻是咬緊牙關就是沒人帶領也要去,但處境只怕比CB老伯當年更糟糕的是時間問題:當夜本老頭簡直稱得上赤手空拳,不但沒有電腦可以借助、當時在紐約市亦沒有其他人可以求教,更大問題是只有一晚時間更是沒有太多摸索的可能,突然目光停留在一份紐約市地鐵(New York Subway)地圖上...

各位試想像若香港本城相當於紐約市,普林斯頓便是鄰省(廣東省)的一個小鎮:香港地圖可能有標示前往廣東/廣州的火車方向,但絕對不會標示如何前往順德、惠州,而該由地鐵公司印製的地圖亦止於深圳河(紐約市地圖便止於Hudson River) – 簡單而言,題目便相當於如何用香港地鐵地圖到達順德等廣東省二線城市;

雖然如香港能乘坐巴士往順德一樣,後來知道曼哈頓也有巴士前赴普林斯頓,但人生路不熟的自然不可能一夜間找到,所以還是要依賴比較分明的鐵路系統,於是第一個問題是:紐約市有否鐵路到達普林斯頓?

突然回想當年讀地理時學到:基建包括鐵路設計多是由核心城市以蜘蛛網狀伸延,說到帝國東北部最大核心自是紐約市無疑,故可以肯定假若有鐵路到達普林斯頓,彼此間接駁肯定不是問題;

於是第二個問題是普林斯頓鎮有否鐵路?這便要歸功於香港學生一般都有相當通識基礎了!雖然手上無書,但香港大多數年青人多有讀過科學家Richard Feynman的兩本自傳,記得其中一段提到當日本人得英國人諄諄善誘偷襲珍珠港、惹得帝國正式對軸心國宣戰後,他老兄自普林斯頓坐火車前往蘿絲拉摩絲實驗室研製原子彈炸他娘的 – 相信帝國人總不會這麼無聊,在這幾十年間將普林斯頓的火車軌拆掉,故當肯定普林斯頓鎮有鐵路直達時,可以得出紐約市必有鐵路前往普林斯頓!

於是下一個問題是這個站在那裡?雖然香港學生大多知道普林斯頓位於鳥雀史州、而鳥雀史州位於紐約市西面,但本老頭如大多數香港學生一樣對普林斯頓確實在鳥雀史州那一處也是不大了了,於是在紐約市地鐵地圖上找到兩條前往西面的鐵路,曼哈頓往西鐵路大多數經過三個主要車站,而其中兩個位置非常相近,故決定第二日早上前往該兩站找找看;

由於當時已開始在42街的中央車站(Grand Central Terminal)大吃生蠔,對中央車站比較熟悉,故第二日吃罷早餐後便先前往中央車站找找看,找不到前往普林斯頓班次後便步行往33街的賓州站(Penn Station),果不其然找到能到達普林斯頓的鳥雀史快航(New Jersey Transit)!

由在曼哈頓唐人街吃罷早餐到踏上普林斯頓土地前後才不過兩小時,穿州過省所用的資訊不多於一完全沒有涵蓋鳥雀史州的紐約市內地圖、英語不靈光的本老頭全程亦只說了兩句英文(就算不會英語,單是對照串法也能在地圖、車站中找到目的地吧?):一句是在賓州站中找不到那設計奇怪得要命的鳥雀史快航月台(賓州站是多個交通系統的接駁處)、另一句是...


鳥雀史快航上的剪票叔叔。

近年香港吹起一陣懷舊風,不少人對五六十年代生活的事物懷念不已;在香港找舊事物固然有點困難,但只要來到帝國便要多少有多少:莫以為帝國自己出產不少電子產品生活便非常“現代化”,說到電腦、手提電話涵蓋面還遠遠不及香港!

在鳥雀史快航上便可見到令人懷念不已的剪票叔叔,莫以為只是鳥雀史快航標奇立異來點舊日風味,後來在加州遊玩時在舊金山坐火車(Cal Train)前往史丹福時也一樣能見識剪票叔叔,只是沒這一位來得英俊而已!當日說的第二句英文便是要求他剪慢一點來拍下這張照片 - 說實話,當日即使一句鬼話也不說亦可以找得到路,只會在賓州站多花幾分鐘而已。


     *          *          *          *

雖然本老頭當日的麻煩大半是自找的:若不是跟契女吵架、不連手提電腦也退回、或不堅持第二日立即到普林斯頓遊玩、待言歸於好才成行便不用如此花功夫,但亦可見異國日常生活的所謂問題根本不難克服、這體驗自然令人頭癢但也是一種鍛練 – 亦是前往海外學習應學會的!

一個不會英語的糟老頭也能在沒有電腦、時間緊逼下自己抹自己的XX,坐在電腦前的年輕人豈應覺得由交通最便利、指示最詳盡的機場前往校園會是一個“問題”?

18 comments:

  1. 我唔記得同你吵架啊.

    ReplyDelete
  2. 我做左幾十年人, 我真未見過agent 會介紹好大學畀人,
    原因其實好簡單, 大家可以想一想,
    如果係好大學, 須唔須要搵agent 去推介??
    如果係好大學, 不愁無人讀, 佢會唔會要一d 唔識連報名都要靠人的學生??

    自問自己成績唔係突出, 在入大學方面係百分百的"邊緣人",
    所以我都要報定外國大學"打底".

    我當年一般人家中係沒有電腦的,
    更遑論什麼internet, printer了,
    所以我要去圖書館搵下昔日報紙,
    睇下有關的大學排名, 一般大學的要求,...等background information,
    選出心儀的大學,
    去領事館搵到間大學的prospectus/地址,
    再用打字機打信去索取報名表, 等3~4星期先會有回音,
    再填表, 又要寄回大學, 再安排transcript,
    ......

    以上程序我當年最少要用2~3個月, 都沒有用agent,
    反而今日internet盛行, 以上程序可以在一日之內完成的今天,
    反而有人要用agent, 真係......

    ReplyDelete
  3. 衰女:你唔知男既往往比女性更小器麼? XD

    ReplyDelete
  4. 講到尾都係d 人怕麻煩怕搞

    有些少錢的咪搵agent, 無咪直接上壇放條問題等人答

    科技進步但人在退化

    不過無左呢班人agent 恐怕無飯開了

    ReplyDelete
  5. HKU the Best!!!!!4/13/2010 09:06:00 PM

    Princeton是世上比HKU好的十幾間大學之一,的確值得遊覽。

    ReplyDelete
  6. 乜都要靠人,不如帶埋阿媽去讀書吖笨!

    ReplyDelete
  7. Master, I would like to apply for 法学硕士函授班 in 中国政法大学. Would you mind to let me have your comment on it? I am not interested in being a lawyer in PRC, so I am not sure whether the course worth time and money to be incurred. For your information,I am in the legal field, but I seldom come across with PRC matter.

    ReplyDelete
  8. CB老伯:其實你我都係愛之深責之切,想年輕人努力自立、唔好心存依賴而已;

    塵兄:搵飯食冇所謂,唔好好似正文整間野雞畀人咁大整蠱吧?畀"正路"意見可能搵唔到咁多回佣但亦餓不死人吧(雖然CB老伯又會話根本唔存在了)?

    水兄:政法有搞函授?政法是內地前列大學,不過函授認受性上點都會七除八扣,尤其內地教育認可性出名煩死人,if I were you會更加考慮神大同人民大學(內地法律幾乎一哥)搞的LLM~

    ReplyDelete
  9. I applied 10 US universities last year, and was accepted by 8 out of them.I did all the application stuff by myself.

    ReplyDelete
  10. Yes, I know. I have read (re-read many times) all your articles, and I know the drawback of 函授. I don't know how to write simplified chinese and it really limits my selection (such as 人民大學). However, if I do 函授 LLM, I can use computer to convert my writing to simplified chinese and it resolves the problem. The funny part of the program is that certificate of 政法 does not show the term "函授", and I think the university also understands the acceptability of 函授 as we do. In addition, can you tell me what "神大" is? Of course, 內地教育認可性 is a problem, and I am afraid that ORDINARY local PRC people does not recognize it (that is really bad if even normal PRC people does not appreciate it). You are a brilliant person and had advised on education in terms of costs and benefit before, and I shall be obliged if you will let me have some ideas on this matter. Thank you.

    ReplyDelete
  11. Mengru兄:恭喜!你申請既過程都係一種體驗,對你自己、將來人地問你都係一個有用資產;

    水兄:神大係香港城市大學在網上既美稱,我所指的人民大學課程是這個:

    http://www.cityu.edu.hk/slw/lib/doc/LLM_rmu_brochure_09.pdf

    可唔可以用正體字你要自行問神大了,不過你所講"ordinary local PRC people"唔識分相信唔係事實:內地學歷的學位證、畢業證...一大串野真係煩死人,當年搵內地畢業既朋友解釋完我都覺得頭出煙,但佢地自己分得好清楚的,相反唔少外地人(尤其香港人)幫襯完大學的附屬公司/校外部拿左張欠斤缺兩的證書都唔知就時有發生;

    神大搞的那個人大課程應是在香港讀的同類課程最好的,而且有相當面授成份應學得比函授課程多,至於政法那個或請你畀條link讓我同朋友研究研究。

    ReplyDelete
  12. Master, thanks for your reply. Here is the link:

    http://www.zzdzx.com/edu/

    Thanks again.

    ReplyDelete
  13. 水兄:不出所料,問過兩位在內地法律畢業的高材生,兩個一致耍手擰頭,其中一個MSN原文照抄如下:

    "話唔定唔係completion of programme studies, 係attendance certificate……"

    另佢都推薦神大與人大合辦那個:

    "CityU果個淫民LLM係有既…
    因為係教育部正規批出來同CityU搞既"

    (淫民係佢打既,我只係原文照抄,神大或人大要找霉氣請搵佢! XD )

    ReplyDelete
  14. 頭先趕住出門口打漏野:我講既係學位證;

    神大 + 人大既係貨真價實的碩士學位,甚至講港專同暨南那個...雖然暨南同政法冇得比,但佢畀既係真正碩士、政法既欠左國家憑證只能當係興趣班。

    ReplyDelete
  15. Hmm, it appears that it is "completion of programme studies", what does it mean? Is it similar to those program offered in Harvard University which you mentioned earlier?

    ReplyDelete
  16. 水兄:"課程班證書"只係話你上完碩士班既課,冇話你係碩士;

    我話國內學歷認可性煩死人唔係話國內學歷好唔好既問題,係制度煩得令人頭出煙既問題,正式承認既學位要由國家發既學位證先算數,冇國家文件單係拿住學校自己印既在屋企擺下就冇所謂,但唔算係正式學歷。

    ReplyDelete
  17. I see, so it is something used to "scare" people, right? Well, it appears that it is pretty much like the "school of external" thing offered by Harvard University (which you mentioned previously in the blog)?

    ReplyDelete
  18. 水兄:完全唔同,Harvard Extension就算令人"另眼相看"但至少真係一個完整學位,你講既只係話你上完學位既堂但根本唔係一個正式學位。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