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0, 2010

別推人到對立面

相信不少年紀跟本老頭差不多的中老年人都應記得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正值“哈日”最高峰期 – 雖然今日喜歡日本的香港人仍屬不少,但與當年日本的鼎盛時期相比可說是小巫見大巫 – 尤其自上年臼井儀人一去,日本文化可說是衰了!而當年的年輕人(換句說法是“今日的中老年人”)如老頭般喜歡《高達》(Gundum)動漫的相信應不少,但這系列可說是一套比一套差勁:最好的還是第一章所謂「一年戰爭」、其後簡直是每況愈下,到「馬沙之逆襲」(台灣譯名夏亞)已是極限,再後的「同人」實在令人看不下去...看得不耐煩的看官可不用心急,今次說的不是漫畫,只是早前說到吃魚翅問題時,吾友詩白爾實令人想起「馬沙之逆襲」一書;



雖然以貌取人要不得,但畢竟俊男美女更易吸引目光,《高達》的老讀者應記得自護公國三大俊男「黑色三連星」吧?

成書時(1988年)所謂“環保”風氣還未盛行、曾被視為天方夜談,但今日回看「馬沙之逆襲」不能不佩服作者對日後風氣的先見(同期的叮噹/多啦A夢亦多強調愛護大自然的,只能再一次歎自臼井儀人後日本後繼無人):簡直而言,本書大綱是對人類失望的馬沙寧可將地球上的人類滅絕,令地球有“休養生息”、“回復健康”的機會 – 雖然當時被人認為作者發神經,但今日不但“環保”成為“宗教”,早前在帝國讀報時居然有一極端教派提倡的跟馬沙所行如出一轍、曰人類是邪惡的,若能令地球“回復生機”便是人類消失也沒所謂!向來習慣看帝語/美語時水過鴨背而沒有記下該教主/教派名稱,有興趣的朋友或可自行翻查。

美帝國是一個毫無文化底蘊的國度,孕育出如此極端的思想毫不為奇,但當身為中華上國子民的詩白爾小朋友曰“我反而希望人類消失o既一日快D降臨”時,不得不咋言他何時學會了帝國的布殊主義?

     *          *          *          *

在說吃魚翅/“環保”前先將問題扯遠,說一個好像毫不相關的問題:相信不少朋友都見過香港“齋舖”(素食店)售賣一系列“齋口不齋心”的玩意,由齋燒鵝、齋鮑魚、齋肥豬、齋鴨腎、齋田雞、齋魚翅、齋(豬)大腸...幾乎只要想得出的肉食也可找到“齋XX”的,但除齋魚翅是明膠或是瓜果外,大多除了黃豆還是黃豆,但卻不像是豆腐般雋永而是又煎又炸又染色的,往往比肉食更肥膩!

先莫說味道如何,記得年幼時單是聽到如此名字已大為奇怪:即使吃進口裡的是黃豆,但“一心”想著大口吃鵝/魚/豬…總不算是出家人本色吧?當聽到蔽祖母解釋曰古時佛教可沒完全禁食肉類,是梁武帝將戒殺推而廣之、才令中土佛家全吃肉而已(到今日其佛教不少派系也是可吃肉的)

畢竟年輕時比較理想化,當反問若能將這“肉食”的外表也禁絕了不是更好麼?還可克制物慾呀!敝祖母當時笑曰“你這不是將希望戒殺但戒不了口的人推向繼續食肉麼?”

這一句說話令本老頭讀柏楊罵所謂“理學”什麼去人欲也者歪曲人性深有共鳴。

     *          *          *          *

畢竟詩白爾也是在社會主義雨露下長大、受黨的親切教育的,絕不會跟美帝國子民思想一般膚淺極端,所謂“希望人類消失”也只是對人類某些行為的氣話:如此激烈的言論固然有“出氣”(發泄)作用,但如果想解決問題 – 或至少儘快解決最逼切問題,往往還是要妥協的;

就以上次提到的禁食魚翅問題而言,本老頭提議先從(一)禁止吃瀕危鯊魚,及(二)禁止以殘忍手法處置,詩白爾是恨不得一步到位全面禁食魚翅(當然亦是禁止商業性捕鯊),當然若能如他所想全面禁捕鯊魚自然會有所有鯊魚都受“保護”、今日不瀕危的物種亦可免除日後遇難的危險…但假如是成功的話!

既然“全面禁捕”如此理想,為何這糟老頭卻在此“阻頭阻勢”、提出效果“差一截”的反建議?只在於“全面禁捕”打擊面實在太大!無論立法還是大多數議題,或多或少都是雙方勢力角逐的結果,若將戰線從禁止瀕危物種一步擴展至全部鯊魚,肯定會將根本不吃瀕危物種、只吃多得不得了的人推到對立一方,過於激烈的主張更易損害在完全沒有利益衝突者心中形象,反會令先解決瀕危物種的成果推遲甚至告吹,換句話說是求快反得慢;

只要明白黨這種“拉一派打一派”、分散對方勢力技巧的妙處,便會明白某些一味硬碰硬、以暴力為主的“綠色暴力”團體為何吸引傳媒目光容易、但實質成就欠奉了!

9 comments:

  1. 綠色和平應該是最暴力的環保團體吧?

    ReplyDelete
  2. 要連 d 大xx 都唔賣 a 貨魚翅先得, 其實佢地收費咁賤, 需求自然大, 供應商賺的咁多又要做多多野, 邊有心機善待 d 魚? 如果 d 翅收幾萬銀一碗, d 魚話唔定好似 d 牛牛咁有指壓服務.
    DY

    ReplyDelete
  3. 一樓:

    年前小詩仲係大學上堂之時,某教授曾係課上戲謔一眾綠色團體:「Greenpeace最唔Peace,Greenpower最無Power。」

    當然,果間咩咩觸覺係無咩社會觸覺。

    老豬:

    小詩希望人類消失並非一時口快,著實環保戰爭同資源掠奪有莫大關係,原由都係人類o既自私引起。要解決,就要消滅自私,;要消滅自私,等於要消滅人類。非到滅亡關頭,人都唔會放低私心。

    另,現時無論香港定美帝,行o既政策都只係為求推遲人類滅亡時間,而非拯救地球。(有傳美帝已打算放棄地球,將子民變成外星人。這是妥協的藝術?)

    禁捕禁食瀕危物種,絕對符合香港同美帝o既大計。再者以踐踏人權欺壓百姓揚名o既特衰無義政府,多作此等賤行何樂而不為?小詩身為小民幫手推波助瀾有咩唔好?

    ReplyDelete
  4. 其實我都有你呢種諗法,如果"earth"係一個生命,人就係"parasite",我地人生存到左呢幾百年,已經嚴重破壞地球的"ecological balance",相信不久,崩潰就會加速同"irreversible"
    到時人類就會消失
    另,我不相信三百年內有能力殖民外星

    ReplyDelete
  5. 其實很多這些GREENXXXXX 什麼什麼的團體,都有種很濃的浪漫主義和理想主義,在象牙塔時或會信奉,走出後,就會發覺是行不通的.現實并不是非黑即白.
    當然人人都是這麼從年少走過來,對於他們那些有時激烈抗爭手法雖不認同,但會明白.
    總好過有些人在搞什麼總辭,然後又花1.5個億去補選好,這1.5億捐給青海災民來得有意義多了.

    ReplyDelete
  6. 認真想想,最理想,相信最多人滿意的結果是甚麼。

    我看應該是在不過份影響生態,不做出殘殺行為的情況下繼續享受高級美食吧。

    然而不能自然地實行矛盾在哪?在數量吧。過捕,生態即受威脅;捕太少,又不足以應付需求。

    那麼有沒有一個捕獵數量,是鯊魚能夠繼續繁殖,而習慣魚翅生活的人又不太失望?我們缺乏這方面的數據。

    正是缺乏這一類研究數據支持,我們沒辦法落實具實際作用的建議。

    一刀切走極端很簡單,亦是很懶惰的做法。如藍鰭吞拿魚一事,我不認為日本希望牠們絕種,但摩納哥提出全面禁止貿易,不留一點餘地,日本強悍民族又豈會輕易捨己就範?

    最終搬上政治舞台,否決了,花費唇舌後誰得益?

    科技發達,從生態角度每年最多可捕的鯊魚數量,翅食國家可接受最低供應量等數據,缺乏相信是不為多於不能,平衡點不一定存在,但有盡力找出的必要,倘若存在,限額捕獵絕對比全面禁止有效果且容易實行。

    然而今天多數的環保議題都缺乏尋找這一類較實質較整體的數據的動力,有的只是片面數字和極端做法,是以很多議題討論十數年亦未見成效。

    ReplyDelete
  7. Leo,對於瀕危物種,限捕唔係理想方法。限捕只適用於低度瀕危或者未受影響o既生態環境。瀕死物種數字係保育上係供官員玩弄自然,對解決問題幫助不大。

    有一點普羅大眾唔會留意o既問題係物種基因o既問題。假如大家讀過遺傳學,都有聽過咩叫近親相交(即係人類講o既「亂倫」。一個物種係某個範圍數量愈少,近親相交機會愈高,出現遺傳病o既機會亦都好高;因為近親相交導致下一代基因款式少,對抗外來病毒或者寄生蟲能力亦會下降。

    情況同農業o既monoculture有D相似。

    斷估自私的人類都唔會想食D唔「健康」o既野吧!

    ReplyDelete
  8. 詩白爾:或者你未明Leo兄與我既論點,或者反問你兩句:「XX鯊雖然都出魚翅但完全唔危險,點解要禁佢」已足夠令你地一方在爭取支持上大打折扣(而家往往就係連唔危險的都被扯落水),Leo兄的反問更大鑊:「如果可以令魚魚控制在X萬條以上時,雖然唔係最好但會唔會係一個更多方接受既提議」?雖然後者未必理想,但實行一個唔算差而容易令更多人接受的方法往往可能比你所支持的"綠色戰爭"每事去盡更易見功;

    另,講"環保觸覺"在冷氣口度人溫度單野同朋友笑到今時今日。

    ReplyDelete
  9. >人類是邪惡的,若能令地球“回復生機”便是人類消失也沒所謂

    呢種想法我自小學已經有!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