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01, 2010

站在巨人的肩上

讀到北京大學將胡適“迎回”校園新聞時,看到一個有一絲絲印象但絕對不深刻的名字:向達。如果不是與胡適名字連在一起,相信絕大多數朋友都不會想得起向達是啥:畢竟若非由他主持批鬥胡適大會,以這位前北大圖書館館長的斤兩而言,絕對沒有“名留青史”的能耐!諷刺的是,雖然胡適在這位向老兄口中不是東西,但若非提起胡適,今人也不知道這位向老兄是什麼東西(更諷刺的是五十年代向老兄批老胡批得興高采烈,但十多年後在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中報應不爽,到他老兄被“民主青年”批得更興高采烈!當然他老兄實罪不應至此,不過將前後事聯想起來難免令人覺得難以同情)


可不止一人說新文化運動中包括老胡等幾乎巨子的學術著作其實不是太高明,更有友人諷刺曰在那年代的所謂博士論文往往只是將中國名著譯成英文、再加幾句註釋而已 – 而今科技真方便,不少論文都可以在大學圖書館中查到電子版,略看下有關說法未免有點誇張,每篇絕對不止於幾句註釋而至少有幾百句,但的確以內容而言不少都不脫中國人對中國名著的認知,創見可說是甚少(問題正是創見是博士論文的重點),更常見的是加入外國的分析手法“分析”中國名著(而且老實說不少翻譯真是譯得不怎麼樣,有時不回想中文原文甚至估不到究竟在說什麼,真有點佩服他們的論文導師究竟如何“看得懂”的...)

但作此論絕非對他們有一絲不敬,畢竟衡量的尺度要顧及當時的背景、人情,以受傳統教育、身處資訊不通的年代,能首先有如此眼光見識已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若說今日不少人的眼光比胡適等還遠闊絕不是什麼稀奇事,一則現今教育普及、資訊流通,這麼多被釋放的腦袋加起來,勝於前人是理所當然;二則如肥牛所說後人是站在巨人肩上(Standing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今人的思想是前人畢生累積後再上一層的,回望前人而覺得不足也是不算稀奇,相反應該感激前人的貢獻而令自己可看得更遠!

杜甫有詩曰:

王楊盧駱當時體,輕薄為文哂未休;
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胡適(以至其他同仁)單以承先啟後便足以令後人回味,向老兄批鬥老胡時得意非凡、但若非“依附”老胡名聲只怕沒多少人記得他的大名,兩人位置可說是與當時完全相反,實在是有趣已極!

(所以對於蜚短流長真是一笑可以置之!)

     *          *          *          *

說起肥牛名言站在巨人肩上,一方面是對前人致敬,但另一方面也能感受到肥牛對一代新人能勝舊人、包括絕對會有勝過自己的新人極有信心的味道!

雖然部份肥牛的理論被後人修正(微積分是不是肥牛首先發明更引起激烈爭議),但說肥牛是震古鑠今的大宗師相信沒太多人有異議;

以肥牛如此人物都對後人滿抱信心,每當聽到不少老而不曰後生一輩如何如何不及他們時實忍不住無比佩服:連肥牛都沒有他們這份必勝後人的自信呀!

持此論的香港“社會賢達”近年愈來愈多,香港由如此了不起的“超牛級”官賈領導有厚望矣!


單從自信而言,開口便曰一代不如一代的老而不絕對勝肥牛一籌(德國郵票上的肥牛像)。

伸延閱讀:

The Greatest Love of All

3 comments:

  1. 六,七十年代香港到處都充滿機遇,大部份行業都處於起步階段,只要有一己專長,晉身管理階層比現在容易。
    若果以同樣能力,現在一代恐怕要付出多幾倍努力才能得到同等收穫。 預期說一代不如一代,不如說一代比一代上位既機會少;或在一行業固然既運作模式中,下一代得到發揮青出於藍既機會愈來愈少。

    ReplyDelete
  2. 所以人類史每幾十年就打一次仗?

    ReplyDelete
  3. 肥牛點都估唔到人類有一個時代:

    1.有長達50年以上和平時期
    2.活70-80年很普遍

    沒錯,現在人實在太長命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