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4, 2010

“分校”果真如“本校”?

早前回香港度寒假時,正好學校奸商學院MBA辦名為考察實是旅遊的中國企業旅行團,團友路經香港時順道舉行MBA Alumni Gathering;反正放假無聊故姑且見識見識;


看官可能奇怪曰臭老頭不是MBA無用論者乎,何以可以出席MBA Alumni Gathering?這便是另一證明玩MBA是浪費金錢了!有曰商學院所學的都是胡扯、MBA價值所在一曰校友網絡、二曰院校名聲:但即使修讀同一校MBA以外學位亦一樣可兼得這兩點,而且根本性差異在於無論讀什麼學位,所學的學問總會比MBA強 – 所謂只要是正數總會比零大也(更莫說絕大多數學位都比MBA便宜)

伸延閱讀:

BA三部曲.第二章.「富貴」MBA (上)
BA三部曲.第二章.「富貴」MBA (下)


     *          *          *          *

當然任何學位所學都會比MBA/零為多,更重要的是MBA的兩賣點相對於其他學位也完全沒優勝之處:人脈方面其他學位者(如老頭)固然不會在課室內結識其他MBA同學,但此因素亦可被我自己班上所識的同學抵消,完全沒有什麼落後處;而且學校每年出售以百計MBA時根本不會長期與所有同學朝夕相對,席上問到此問題時答曰他們也是以幾十人為一班而分組,故此MBA學生自己也不會長期與幾百人交際,除課堂上聽商學院教授吹牛時反正無聊不如派卡片外也是要依賴這類gathering場合才能互相認識 – 而這類場合其他學院同學 – 包括本老頭以法學院學生身份也可以參加!

至於名氣方面,他們是大學校友、我也是大學校友,雖然讀什麼課程也總比買MBA要費神得多,但在學校名氣上又有什麼分別?

(嚴格說是有,敝校法學院號稱十四金剛之一,但商學院的名氣卻有點削...)
MBA學生一般分析、學習能力較遜、對時事亦多十問九不知,席上所談的不外三事:

1) 當然是閣下的工作、家庭背景;

2) 不是說那個教授比那個教授無聊、便是那個教授比那個教授無料(這一點倒非常有共通語言,畢竟天下商學院教授都是一般的無聊亦無料,雖然不知人名但回想當年BBA歲月便能跟他們談得絲絲入扣!);

3) 校園生活,甫一閒聊便被問到老頭住那宿舍,當發問者(一老校友)知道老頭所住的便是他老兄當年同一宿時,立即再問現今是否入宿時仍逼迫宿生購買“Mean Plan”,跟著便是流淚眼看流淚眼,看得住其他宿舍的校友不明所以,該老校友答曰:

“舉例,你想咖哩是什麼味道的?辣?好,那裡的咖哩可能是甜是酸是咸是苦(苦咖哩你吃過沒有?這裡便有!),總之不會是辣;

又猜猜布甸是什麼味道?甜?那你可能吃到是酸是苦是咸是辣(到現在也想不到是什麼造成,既不是薑也不是辣椒),總之不會是甜!”


(其實這位師兄見識少,本老頭中學飯堂也是不相上下各有所長,所以只有他向其他校友訴苦而本老頭還忍得住不發一言...)

     *          *          *          *

說了半天究竟想說什麼?說到底還是近來又再被人問到紐約大學的法律碩士(Master of Law, LL.M.)問題;

近來紐約大學宣佈其新加坡LLM畢業生終可應考紐約州律師試(NY Bar),故被一班香港法律界朋友問曰值得考慮不?

如果覺得所求的單單是紐約大學證書、應考NY Bar資格,這點也還值得考慮考慮,但即使紐約大學法學院名氣了得,加上課程乃與新加坡國立大學(NUS)合辦,若在紐約市與新加坡兩課程二選其一,還真是沒有什麼選擇新加坡的理由!

首先與MBA不同,其餘什麼學位都總會學習知識的,但知識何止來自書本?每科常用教科書不外十本八本、而且大部份不是你抄我便是我抄你,內容也是八九不離十 – 真正學習重點是與教授互相間的交流

雖然可以看出紐約大學確實希望盡力提供基本師資:單以2009-2010學年而論已派9名教授前往新加坡授課;但畢竟是半地球以外的遙控課程,總不可能將整個紐大法學院搬到新加坡,無可避免還是要訴諸於NUS本身的師資 – 換句話說,學生能選擇接觸紐大教授的機會總遠不及在紐約市本校、也不能像本老頭般在大學本部拍門向沒有教導我的教授請教(尤其9人裡更有多達5人只在新加坡逗留半個月左右,無論授課的壓力還是接觸的機會更與紐約本校大不同了!)

更何況名校學位的價值除學習知識、與教授互動外更是一連串的生活體驗,如當日介紹紐約大學時亦提到:

「以法學院為例除讀書考試外,聽聽學校邀請來分享經驗的法官、律師、有空到紐約市法庭聽聽大案件審訊、假期到紐約市律師行實習、聽聽紐大其他學科的課、到紐大大學圖書館睡覺、泡泡比西岸動人得多的紐約女郎...無一不是對見識、就業以至生活大有裨益的事,新加坡課程能為閣下提供紐大證書、新加坡的生活體驗,但對於上述各項似乎遜色了一點...」

新加坡固然有其獨得體驗、新加坡國立大學的校園也不比紐約大學遜色,但以上列一大串對學習以至日後工作舉足輕重的玩意便是差天共地了!若只有新加坡課程錄取書也還罷了,若能選擇時可完全沒有捨紐約市而取新加坡的理由!


紐約大學法學院。

     *          *          *          *

以紐約大學的極強名氣、紐大法學院強大已極的實力加上新加坡國立大學的支援,雖然其強調證書絕對是紐約大學所發、亦可見其處處盡力不惜工本為新加坡學生提供各種學習機會(甚至為彌補各種缺點而舉行10星期的紐約市學習營),但其遙距課程相對紐約市一年制本校課程也實在難逃七除八扣的命運;

對於工作而言各種體驗的缺失還可能要時間才能漫漫滲出,但非常易見的問題在名校畢業生的主舞台 – Alumni Gathering時卻會立即顯現:當人家問你“咦我們在紐約大學時什麼什麼”,若閣下拿著這張紐約大學證書卻完全答不出來,場面如何熱烈自是不難想像。

1 comment:

  1. 就以VTC-RMIT為例

    RMIT 的Electrical Engineering 係 Engineers Australia (EA)認可
    在Washington Accord 和Sydney Accord 下, 和HKIE 有互相認可協議

    不過, VTC-RMIT要受到EA 認可係要分開評審, 另外EA 講明, 如果要係Washington Accrod 和Sydney Accord 的認可, 要HKIE 另外評審認可先會受到呢2個Accord的認可, 所以RMIT SECE 的department head 和Teaching Dupty Head 去香港和HKIE 相談認可事宜 (剛剛HKIE通過佐認VTC-RMIT 的課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