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0, 2010

北京話才是“文化”?

可能是在香港中文大學(中大)時受喜歡雕蟲小技的某老而不造成陰影影響,對聲韻學除了厭惡還是厭惡 – 對於何氏的怪論請讀者自行參閱談錫永(筆名王亭之)的粵語文化傳播協會網頁而在此不贅,反正談錫永學問比本老頭勝十萬八千里、在這本老頭絕不擅長的領域更不應續貂;但今日讀到陳雲在信不信由你報大作《保衞大粵語》,忍不住湊湊熱鬧!


(說到教壞人的“何氏發音”,忍不住說到當年的中大聽到的一個傳言(Hearsay);

據畢業二十年以上的學長所言,當年中大有一必修課為大學語文,內容絕對是正規的語文課;然而當本老頭入讀中大時,卻變成一名為語文精修(俗稱“語精”)、內容除了(粵、普、英)拼音還是拼音的拼音課!

普通話、英文拼音也還罷了,粵語拼音也不是什麼難事,但竟附上以千奇百怪、嘩眾取寵、閉門造車而聞名的何氏發音便足以令人叫苦連天!當向一位畢業於大約由大學語文變成“語精”年間畢業的學長抱怨時,該學長冷笑曰你不知道轉變其時誰是教務長?該教務長的課向來大拍烏蠅,故當上教務長後有權力在手便能抓你們下水了!

其後與幾位同年代畢業的學長、學姐聊起,所聽的說法都是大同小異;當然重申這只是傳言(Hearsay),但也希望有熟悉情況的中大高層一解多年困惑:當年廢除大學語文改學拼音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大學生是否需“中學化”退而修語文向有不少人討論 – 畢竟大學生應早假設有一定語文程度,是否二十歲上下再來作基礎學習已有人懷疑;

退一步說,就算是大學生須在語文上下功夫,以中大學分制的方便也不妨要學生必須選修一定學分的語文課,拼音只是語文上的一分枝,何以獲得獨厚?

而且再退一步,教拼音便教拼音好了,何以普、英教拼音便只有拼音、唯獨粵語一部份卻插入何氏發音這異端?香港人發音不準?再不準的粵音也不及普、英吧?就以英文為例,即使不是十其八九,至少一半香港人讀“ham”字尾如英國足球員Beckham、地方名Durham都是讀錯 – 這還是絕對的錯(不錯便不會有“碧咸”這譯音了!)而不是某英國異端標奇立異,何以不將糾正英文發音的插入“英文拼音課”、卻偏生要教授奇詭的何氏發音?

衷心希望上述傳言是假的!著令所有中大人學習異端發音本是不合常理,若萬一不幸那確是當年某教務長的杰作,雖然該老而不還在人世但早已不在其位,也是拯救師弟妹不再被荼毒、廢除必修何氏發音的時候了吧?)


     *          *          *          *

說到某老而不真是事隔多年也還上火以至離題萬丈,還是回到正題。

聽過不少論者曰今日的廣州話(俗稱廣東話)才是唐宋時的中州口音,這方面沒什麼研究,沒有研究過便沒有發言權,是對是錯請精於此的君子指教;但現今普通話所建基的北京話(當然這兩者不是相等,但普通話的大綱建基於北京話沒人有異議吧?)絕非當年漢文化中心的口音卻可以肯定,如陳雲於上述《保衛大粵語》中云:

陳存仁醫師《閱世品人錄—章太炎家書及其他》記載,劉半農(劉復)倡導白話文,求教於章太炎。章說,白話文不自今日始,《毛詩》就是白話詩,《水滸》、《老殘遊記》,用蘇白寫的《海上花列傳》,也是白話文。但是你們寫的白話文,是根據什麼言語做標準的。劉半農侃侃而談:「白話文是以國語為標準,國語即是北京話。」章師聽了大笑,問劉:「你知不知道北京話是什麼話?」劉半農不假思索答說:「是中國明清以來,京城裏人說的話。」章質問:「明朝的話你有什麼考據?」劉半農無言以對。

章以明朝音韻誦讀文天祥《正氣歌》,發音與北京話迥異,說道:「現在的國語,嚴格地說來,含有十分之幾是滿洲人的音韻,好多字音都不是漢人所有。」此話一出,劉半農啞口無言。


     *          *          *          *

可能讀者覺得奇怪,為什麼北京話不是明朝音韻?章太炎說得簡略,而本老頭不擅聲韻學,但可用一更簡單的歷史方法解釋章太炎所言何以北京話(今普通話)絕非漢文化的延續、而是女真文化的旁支 – 女真話的主流滿州文今也近乎滅絕了!

只要看看北京城的歷史便知道,雖然早在東周時薊城便早已是有中土人士居住,但向來不是什麼中原文化的範圍!不知廣州話是不是果真繼承盛唐文化,但當時北京卻肯定是胡人安祿山鎮守抵抗“更胡的”的大前線!

當然有普通話同學不忿氣曰當時北京不是中土文化,但廣東也不算是吧?本老頭沒考究當時廣東文化與中土如何傳承,不過歸功於香港學生精熟的中國歷史,不用翻書也答曰:廣東當時的確不是中土文化核心,但至少肯定比北京好得多 – 因北京的漢人傳承曾在宋代徹底滅絕(雖然之前也好不到那裡,版圖是中國的版圖,但也是鳥不生蛋的邊陲地區),莫說二百年間跟中土文化沒什麼相干、也不是中土政權的版圖,甚至所有漢人一度全數被遷!

話說北宋政府曾幹了一次冤大頭:自北宋繼承隋唐五代時今日的河北、山西北部被稱為燕雲十六州(包括時稱幽州的北京)都早已丟了給契丹人(遼),北宋末年為想收回故與更北的女真人(後來的金)合謀對付契丹,即所謂聯金滅遼事件;

重點來了!當契丹被滅後女真人雖曾一度(一兩年間)將包括北京(幽州)的燕雲十六州歸予宋,但早在歸還前早已將十六州人口盡數遷往北方,所還的根本是空城!而且第二年女真人再度南下,自此的北京根本是女真人充斥的地域!說到遠離中土文化,廣東相對於與漢人絕緣二百多年的北京可說是甘拜下風!

那北京何時再回漢文化的範圍?金滅元來,女真人敗退後北京便是蒙古人範圍,直到明朝第二任皇帝被他阿叔、原鎮守北京的燕王(又請留意,明朝建國時北京還是抵抗蒙古人的前線戰場!)奪位後,燕王自知在原首都南京待不下去,才由文化重心江南、中原退回自己勢力範圍的北京建都、故現今的北京漢文化是由明代才慢慢由江南引進、從(近乎)零建起(當然接下來的又再復歸女真)!

明白何以章太炎口中北京話與明朝文化沒太大關係、反而跟女真人走得更近了吧?

     *          *          *          *

當然現今漢人滿人都是中國人,但這裡只說文化不談政治,說到中國文化傳承的確大半是漢文化!跟幾個內地同學閒聊,其中一個無端開火曰老頭這種說廣州話的沒有文化,只有說普通話(變種北京話)的才是文化;

怱忙應戰的老頭反唇相譏曰文化也者,人所生活的習慣都是文化,世上可沒什麼人可是完全“沒有文化”的,只不過是你們這班崇尚女真旁支文化的看不慣我們廣東人這班與漢文化完全沒有中斷的不順眼罷了!

     *          *          *          *

後記:若不是這班內地同學主動攻擊說廣州話的本老頭與幾個香港同學,本老頭其實也沒有興趣參予這場政府消滅廣州話的論戰;不過若不是在帝國與人論戰,也不知道原來作為普遍香港學生的本老頭的中國歷史知識遠遠凌駕這幾位來自武漢、上海、北京等地的內地精英!自發炮以後他們的反應是安祿山是誰?不知道!聯遼滅金與燕雲十六州?不知道!燕王靖難?更不知道!

論戰時是面對面交手,不能借助互聯網的幫助,幸好大部份香港學生文史嫻熟,幾乎是“只有我講沒有你講”的局面,不然可真丟人了!

2010年7月21日後後記:下面的留言引起了朋友對時序的困惑;

話說上文北京城歷史的論戰是幾日前的事,內地同學找不到理據反擊,立即什麼不愛國的大帽子直飛過來;想不到昨日看到在內地備受推崇的章太炎也是如是說,才被本老頭搬出來作補充...

這倒不是什麼稀奇事,畢竟北京城的漢文化只能上溯明代、北京話是女真餘韻是普遍事實,只是用的解釋方法不同而已;當眼前跑過一頭鹿時,不用翻查文獻也會說這是鹿、總不用先查閱章太炎說啥才知道不是馬;

但令人氣結的是本老頭口中說出便被人大扣帽子、章太炎說的對於同一聽眾卻完全不敢質疑...


鼎鼎大名的二戰解放硫磺島照片;

北京文化?自宋初北京所在的燕雲十六州根本是前線戰場,往後二百年的當家者不是契丹女真便是蒙古人,北京話與中國(漢)文化傳承有什麼關系?

15 comments:

  1. 講得好......論資排輩我真是唔明點解情況可以變成咁....難道只可以話在上位者都是講呢些話就話是正統乎?

    ReplyDelete
  2. 政府消滅普通話的論戰
    是否打錯?

    ReplyDelete
  3. 獨尊何氏拼音固然是何氏身為尊貴教務長帶來之患。(他甚至堅持「拼」讀陰平聲,是「ping1 音」而非「ping3 音」。)

    但我倒覺得學拼音是應該的,而且應該在小學就要教(大學才學這個不是太搞笑了嗎),只是香港沒有這樣做。

    至於語文課嘛,當年是因為中大被迫四改三,所以原有的語文課程要取消(又因為尊貴教務長的緣故僅僅保留拼音課,其實漢粵英加起來也不過十堂)。現在又三改四了,中大語文課應該會復辟的了。

    ReplyDelete
  4. 對於現在"所謂內地精英", 好有保留, 他們究竟如何精英?? 考試高分就叫精英??
    同時要澄清一個誤解, 以為內地生的中文或中史必好, 尤其歷史, 由於政治需要, 有許多扭曲同隱瞞, 港人不必妄自菲薄!

    ReplyDelete
  5. 所以用廣東話吟唐詩特別動聽!自安史之亂,經濟文化語言逐漸南移!當年孫中山投票,廣東話只一票之差輸給北京話,要不然,今天我可不須苦讀「普通話」,考國家語委……^^

    小明

    ReplyDelete
  6. Duck兄:謝,是打錯了;

    方老:咦你都係語精年代?不是大學語文麼?

    語文能力是重要,如小弟當年在商學院必修一英文課也沒什麼異議,但是否學拼音小弟覺得已是各人喜好的問題(有用但似不應是必須),至於何氏發音更簡直是旁門左道、害人不淺!

    題外話,雖然內地同學們對聯金滅遼、燕王靖難沒什麼概念,但剛提起章太炎竟全部都知他是誰(當然對於陳雲引文章氏嘲笑北京話的話完全不認帳),可能是內地推崇魯迅的功勞吧?

    ReplyDelete
  7. 唐伯虎點秋香 吟詩篇 廣東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OwhJCszj9A&feature=related

    冚家剷泥齊種樹。
    汝家池塘多鮫魚。
    魚肥果熟麻撚飯。
    你老母兮親下廚!
    廣東話 is the best Chinese Language!

    Waking Lif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b9SuTRUC_0

    ReplyDelete
  8. hi

    i work in accounting too and here is my 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jw!7wGyHWecGRQ9sWuSGwPD0jNsQr244vg-

    please feel free to come up to read it.

    thanks nic

    ReplyDelete
  9. 中共破壞文化就有,學咩人講做推廣?

    ReplyDelete
  10. 廣東話
    2010年07月22日 (蘋果)
    廣東省疑似打壓廣東話一事,按道理好難有效,廣東有幾千萬人,不是少數民族,廣東話好難失傳嘅,況且全國十三億人,凡上過學嘅,都識普通話,廣東話對官方語言─普通話─全無威脅,做乜事要干擾地方語言?中國與印度唔同,印度主要方言 Hindi並不全國通用,印度嘅英文報紙係主流報紙,知識分子以英文溝通,情況與中國一啲都唔同。普通話在中國已佔盡上風,官員怕廣東話做乜?
    好似係舊年啩,《文匯報》刊登咗一篇長文,細述廣東話之源流,可遠溯至秦始皇強逼六國豪門遷徙嶺南,大批中原人士因此從嶺北流入現今之廣東,到咗魏晉南北朝,外族人士佔領中國北方,再一次引起中原人士大逃亡、流亡,到咗廣東。因古時廣東與湖南有山野阻隔,交通不便,故此北人南遷之後,文化語言自成一國,保留古風,反而北方歷朝不斷有戰亂,有外族入侵,語言不斷變化,與能夠保存原汁原味之古代廣東話越行越遠。高麗人與唐代有戰爭,有文化交流,有派學生留學中國,今天之韓國仍有唐風,睇韓劇,聽一啲韓語,發音有不少與廣東話接近 㖭。名家如白先勇有次在嶺南大學講詩,講到唐詩朗誦時,白教授(廣西人,爸爸係白崇禧將軍)就由普通話轉用廣東話誦詩,話更押韻。記得已故羅香林教授曾經考證過,廣東話就是唐朝比較普遍嘅語言,今天之廣東人豈可輕言放棄。
    之前介紹過吳瑞卿女士之廣東俗語,商務印書館原來又出版咗一本《英譯廣東口語詞典》,關傑才著,可能幾啱做口語嘅翻譯工作者參考─例如立法會嘅同步翻譯。作者收集咗 2472條廣東口語,加上註解,英語譯音,及英語翻譯,例如第 276條「木口木面」,音譯 muk hau muk min,直譯 Wooden mouth and wooden face,意譯 Be wooden-faced, Be wooden-headed, Be slow in reacting,普通話譯:無表情,遲鈍。第 1141條「定過抬油」,譯作 Compose oneself, Have the game in one's hands,第 1150條「屈質」,譯作 Be confined and limited,睇落幾好玩,啱翻譯人士用。

    (左丁山)

    ReplyDelete
  11. 保持方言
    2010年07月22日 (蘋果)
    共產黨搞過不愛爸爸媽媽,只愛毛主席那滅絕倫理的失德之事,如今又想滅絕方言了,簡直荒謬,普通話和自家方言都能說,對國家有害嗎?共產黨就是要控制,什麼都控制,不控制的反而是貪污舞弊,官商勾結,這個黨還有臉目見自己的國家嗎?
    一個人不止能說一種語言的,我的普通話和台灣所用的正宗國語都說得很好,加上我是香港人,粵語和英語都天天說的了,不許說方言,想人民忘掉家鄉嗎?那是卑鄙的治國歪法。
    「禮失而求諸野」,共產普通話有很多不通處,古語幸得廣東這古時南蠻之地保存,打死我都要說粵語,有理由的。看內地劇集,現代的他們說普通話,古裝片如《漢武大帝》、《越王勾踐》、《江山風雨情》等等,編劇所寫的都是古語,很多就是粵語,我抄下了好些:
    但凡:「夫人,以後但凡有事就找你。」
    火燭:「火燭燒光了又怎樣?」
    精:「他比你精。」
    頂住:「我一個人頂住。」
    猛:「你跑得那麼猛。」
    阿貓阿狗:「管他是阿貓阿狗。」
    惡:「她再惡也是一條人命。」
    攤牌:「我只好跟他攤牌了。」
    賴:「我是賴你。」
    黑心:「你想我能幹那麼黑心的事嗎?」
    一味:「皇上一味打仗。」
    還有很多的,篇幅不夠。日本話不少有粵語發音的,如「問題」、「簡單」等,都是古代中國傳過去的,怎能廢除活生生的考古資料?
    呀,忘了,周六下午 3至 4時及周日下午 4至 5時我要在博覽道入口簽名喎。

    (林燕妮)

    ReplyDelete
  12. 同感。加拿大多完文化,用多種語言,只有益而無害。

    ReplyDelete
  13. Holly Cow兄:

    不止我,相信若不是政府賴加干預,廣州話為母語的朋友都不會如此對普通話/北京話群起而攻,想出這回事的官員果有挑撥社會分化大功。

    ReplyDelete
  14. 版主﹕雖然我也老,但還未老到讀過大學語文﹗ XDDD

    ReplyDelete
  15. 今日的廣州話(俗稱廣東話)才是唐宋時的中州口音,這方面沒什麼研究,沒有研究過便沒有發言權

    ====================================
    今日的廣東話自然是唐宋時的中州口音
    但早於春秋時期的古越語就是今日廣東話的始祖
    然秦始皇南平百越,又帶來了秦朝口音
    廣東話就是這樣歷代演化而成

    再說現在的國語,慬港人恨之入骨的兒化和翹舌音明朝就沒有....

    及至明朝音韻(有元朝口音的成分)亦與清音大不相同...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