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9, 2010

找藉口易、想方法難 - 香港研究環境何曾吃虧?(上)

向來有追閱網上小說的習慣,近年常追看的內地網上小說不少,以長篇計看得最多的是被稱為玄幻小說的《飄邈之旅》(但續集簡直不是那回事,非常懷疑是別人代筆的,莫說水準甚至連風格也完全不像同一人!),以及外表裝作是鬼故事、實際與鬼完全沒關係的《鬼吹燈》,後者最出色的是描寫場景的真實感,無論說的是西北荒漠、河南山間還是雲南雨林都有令人置身其中的味道,而前者最有趣的莫如人物過於一曰天真上人的角色:作為一人見人羨的仙人卻有開口便一叫「我好可憐啊~~~」的習慣,如原文曰彷彿天下間所有委屈都是他老兄一人擔當了似的;


不知何時開始這句「我好可憐啊~~~」亦竟成了雷鼎鳴(見2010年2月22日信不信由你報《利用優勢,確保香港不可取代的地位》)的口頭禪,每有人指香港各大學研究(尤指科技)不足時,雷鼎鳴等都會大叫「我好可憐啊~~~」,繼而編寫了一篇又一篇的都會傳奇,最常見者當為說香港各大學科研不佳不是因為不夠錢、便是因為歷史不夠悠久、又或說沒有相關環境云云...

當在討論區說到這問題時,更引起suesuesue111000版友為藍血大學(或稱香港大學)而抱屈。本老頭向來最尊重言論自由,雖個人認為上述傳聞純為以訛傳訛,但對另一立場的聲音亦無任歡迎,姑說出眼中所見所謂香港各大學的不幸是否果有其事還只是以訛傳訛;

     *          *          *          *

既然suesuesue111000版友以藍血大學為辯論重點,加上藍血大學財力冠香港,姑以藍血大學為本位看看香港各大學是否如此可憐、研究工作者在不利環境下日子過得如此艱辛:

學者是絕對不應談錢的,然而每說到香港各大學研究困難時,雷鼎鳴第一句往往曰香港各大學金錢不夠雄厚(開口便談錢的學者真是大煞風景...),更經常抬出資金最豐厚的哈佛來作擋箭牌!

哈佛或幾間帝國名校固然財力驚人,但既然開宗名義曰其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大學,若“沒哈佛富有”是一“藉口”,那可真是全世界其他大學都不用工作了!而且單以帝國而論名校也是多的是,誰說所有名校都是比香港各大學富得多?

就以財力傲視同儕的藍血大學而論,已絕不見得比不少外國名校來得缺錢,但比較財力是相當麻煩的事,畢竟每國家每大學的收入結構不同,有香港各大學強調自己不足的政府撥款、又或帝國大學最流行的籌款、又或與政府(尤其國防)/商業機構合作研發、又或大量售賣完全與學術無關的商科學位...但歸根究底,無論收入組合如何、又或總資產多少,有多少資源花費都在於總開支這本源上;

在總開支中究竟有多少用於研究亦是一個不易解答的問題:例如若某校想邀請邱吉爾這位前政要來校研究,除薪金外提供其他福利是非常普遍的事,這位前政要據云有兩大嗜好:一曰泡澡二曰做木工,於是乎為取悅大牌教授而提供特別泡澡/木工場絕非稀奇,但宿舍/澡堂開支會顯示在屋宇上、洗澡開支會增加水電甚至排污費用...這些千奇百怪的費用雖看似與研究完全無關,但卻是招聘最大牌教授常見的條件,可不要以為這是天方夜談,當年清華大學為邀請楊振寧回來掛單便專為其在清華園興建別墅!

即使不從如此細微處看,的確大學無論是住宿、圖書館、獎學金、印刷以至食堂均或直接、或間接成為學者/研究生福祉,又何能一一細分?既然這是不可能的事,唯有比較總開支才是較合理方法。

(suesuesue111000版友爭辯時便曰總開支與研究未必有關,的確如上所言這是逼不得已的唯一方法,但若真要仔細比較只怕這總開支比較已是對藍血大學非常有利 – 例如下文比較的柏克萊加州大學校園總面積達超過1/4香港島的27平方公里(維基數字,史丹福更是誇張到極點的33平方公里)

雖然遊覽這兩校時所見其主校園大約都只是1平方公里上下,餘者除極少建築外不少是農場、郊野公園一樣的林地,接待遊覽的史丹福友人甚至曰其校最愛在後山幹污染環境的生化實驗,蓋不會影響民居...但即使是再荒蕪總也要開支、而兩者主校園也已是藍血大學總校園面積兩倍,若細究起來兩校這種“燈油火蠟”的“絕非用於研究開銷”比例肯定比只有半平方公里多的藍血大學高得多,同以總開支比較已是對藍大非常有利!)


     *          *          *          *

以最新公佈的2008-09財政年度計,藍血大學總營運開支高達HK$6,000,504,000,若與柏克萊比較USD1,888,454,000 = HK$14,729,941,200雖然表面看似相差達2.45倍,但作為人數最多的公立大學之一,柏克萊學生總人數35,843人 - 比藍血大學23,400人高出一倍以上,加上上文提到的超大校園耗費不少,人均資源絕不見得比藍血大學差得了多少(更不用說帝國生活指數根本比香港高得多,若再要細究,柏克萊稍高的開支在實質購買力上可能比藍大還要少)!

可能辯者曰規模經濟下人多總開支多總會有利,而且將貴族級的藍血大學與別號窮人大學的柏克萊比較有點屈辱,既然要在貴族層面上爭鋒,不如又看看與藍大同被稱為貴族大學的阿肥/長春藤盟校(Ivy League)之一的啡色大學(Brown University):同年啡大總開支才為USD636,547,000 = HK$4,966,066,600,若說藍大人均開銷比柏克萊差不了多少,說到總開支也比同是貴族的啡大份屬同級(當然啡大人數較少);

畢竟要找一所人數/校園完全差不多的學校不大容易:究竟是人均開支低一點但人海戰術容易有所成就、還是人少而集中較好也真是沒有定論,但既然柏克萊能弄原子彈/氫彈來玩玩,也能找到當今最古老原始人骸骨Ardi啡色大學更非常變態地嘗試製造類似黑洞的怪物,若根據雷鼎鳴曰錢是重要問題,希望開支與柏克萊/啡大各有所長的藍血大學製造哥斯拉出來瞧瞧也不算過份吧?

題外話:莫說如哈佛相比,不少響噹噹的歐洲名校荷包比藍血大學還要乾得多!


哥斯拉玉照,說起哥斯拉時不是聯想起藍血大學,而是別號無鹽大學(Alma Mater Xanthippe)的加州理工(Caltech)女生(偽基百科圖片)...

當然,這只是為回應suesuesue111000版友/雷鼎鳴論點而說,說到底本老頭也認為學術跟錢是完全不應有關係的...

(待續)

12 comments:

  1. 齋兄,
    我認為各大學研究(尤指科技)不足是因為沒有強大工業作後盾. 研究生數目不到 critical mass.
    而且他們畢業後出路小. 大學職位不多, 如小博士後等.

    ReplyDelete
  2. 敝除其實個人有點怕看恐怖小說,鬼吹燈個story line篇得好唔錯。

    ReplyDelete
  3. QA兄:好問題,你令小弟在第二篇中多想到一新論點,謝謝!

    (所以常說不同意我不打緊,在辯論中總會令人多想一步!)

    Derek兄:鬼吹燈一二集都不錯,但作者最新的迷縱之國刻意堆砌下佈局有點混亂,不知有否讀過?

    ReplyDelete
  4. 若老,作為一個insider,我只可以話,香港研究環境實在吃虧。

    當教授們又要fulfill teaching load,又要開project做研究,但各大專院校/大學都有一個phase out teaching fellow  trend時,真係好難去專心研究。

    原本可以有teaching fellow 幫手頂 teaching load,但因為開始phase out,teaching fellow相對減少,教授們自然要自己take up番teaching。

    另外,雖然有唔同funding可以申請,不過某d funding只限某個grade以下academic staff去申請,如academic staff過了個grade,就要申請其他 funding。

    當然,研究項目最後要寫paper submit去journal,但當傾續約/升職加人工等問題時,要有submit並於 top ranking journals 度 publish先會被consider為有效evidence。

    而家大學忙於搞3-3-4,因為每間大學/大專都有curriculum reform,尤其general education,學生需修讀學分會增加,而且有core curriculum,要2012年新制前必須制定通過並pilot新課程,其實教授們真係忙到癲。當要應付double cohort,大學暫時個priority一定係應付未來學生數量增加resources問題以及確保新課程個quality為先。

    而且,另外一個問題係,supporting staff如research assistant 其實出路唔係好,唔長遠,因為係contract basis,因此無相當熱誠的話,research supporting staff turnover好大。

    其實仲有好多因素,好難一一講明。總知就有苦自己知啦。

    ReplyDelete
  5. 錢就人人都唔夠啦,大學教授又何能例外。

    ReplyDelete
  6. HKU is Best!!!!!8/19/2010 04:33:00 PM

    沒意思的比較,將史丹福,柏克萊,理工學院根本沒hku好,所以條件好不好都沒意思,如果有哈佛的條件這幾間便勝過hku了!

    ReplyDelete
  7. 若老:

    未呀,我第二集都未睇完。

    ReplyDelete
  8. 請先回答一個基本的問題, 香港的大學為何要做"研究"? 香港的精英大學畢業生, 放洋取得博士學位(有國際視野), 回港任教不可以嗎? 大學以教學為主, 可提高現在偏低的大學入學率(小於20%), 提升整體社會教育水平。
    由於全部是公費大學, 請解釋所做"研究"同香港有何關係? 不要說爭排名, 做亞洲教育樞紐這些廢話!

    ReplyDelete
  9. 樓上的Anonymous: 真好笑... 香港的大學唔做研究, 又何來請"精英大學畢業生"回港任教? 你唔係天真到以為"精英"會淨教書唔做研究呀? 定係你想話有錢就請到? 1. 講錢大把學校好過香港 2. 係其他大學做研究有成果的話身價只會更高 3. 就算真係有"精英"等錢洗黎香港, 如果係香港無研究做, 三兩年後"精英"都變廢柴啦.... 你心目中既精英唔會係好似電腦咁成本書背哂就叫精英呀? 係既話又真係唔駛點做研究... :D

    ReplyDelete
  10. 香港地有返幾個錢剩都要供樓.

    為兩餐, 搵食姐

    科究, 搵到食既咩 ????

    一直覺得, 普遍人民既貧窮未得到解決, 果個社會都唔洗諗搞科究.

    日日 road show 播 hkicpa d 廣告同你講搵到好多錢, 人窮自然志短, 怪得邊個 ?

    ReplyDelete
  11. Carpe diem兄:你所講的不正全部是行政問題,講白點唔係環境不佳而是教資會的標準令香港各大學難有遠見麼?

    Anonymous/宇宙兄:有個大誤會,研究本身都可以搵錢的,或者第二集再講;話時話HKICPA又有新搞作?

    但我在講糕包聯盟學院時都講,的確大學未必一定要做研究,但既然定左位做研究就唔好再賴三賴四做好佢,唔係有人做既唔該學糕大咁專心教好學生~

    ReplyDelete
  12. 若老,

    係,我講的只係行政問題。UGC真係令各大學難有遠見。

    上一comment我無指出,但其實我見過有唔少教授d quantitative analysis 同research methodology真係恐怖得嚇人,當有教授話我知,percentage都可以有statistical significance,我當場差d噴血而死。當然,我都見過有d research supporting staff,係好多basic quantitative analysis都唔識,唔理解d statistics背後含意,唔significant就唔會report出,又或者連correlation其實係點interpret都唔識,真係無咩得可以要求。

    其實核心問題係香港對於研究真係唔多重視,大學undergraduate studies好少會教學生 research methodology,只有去到postgrad先會開始接觸到多d research methods,好難做到d咩比較複雜但完善research。

    講白點,其實無用途research,教授都唔多會做,但做得project,都係想搵d特定results比某d stakeholders睇,好難有遠見得去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