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0, 2010

愛恨分明、以直報怨

幾日前在Facebook所言,實在沒心情細看菲律賓那宗新聞:並非不關心時事,而是作為一個懦夫,明知愈看會愈心傷,故索性只看標題而不願細讀每一細節;可真難為了從事新聞的朋友,身為市民若不願承受如此畫面還可像本老頭般逃避,但以此為工作的不得不連日將令人難過的內容看了一遍又一遍,箇中壓力真是有苦說不出吧?


新聞工作者固然辛苦,但相信大多數市民最難受的都是無力感:對受害人經歷愈看愈是難過、於混帳菲律賓政府愈看愈是憤怒,但再難過、憤怒也不能作出什麼努力去改變、出力...

     *          *          *          *

菲律賓政府上至總統下至差佬固然令人憤慨,但聽說有人將怒氣發泄在平民 – 尤指菲傭則有點太過,畢竟冤有頭債有主,平民們可沒幹過什麼壞事,正如若有香港人對外國人幹了什麼好事而引起外國人“排港”,相信大多數香港人也會喊冤,將心比己也無謂遷怒於菲傭頭上,還是集中在罪魁禍首菲政府可也!

     *          *          *          *

相反說到菲律賓政府可真是令人血壓上升,孔老夫子說得好「(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從事發時菲差佬將受害人推至最惡劣環境、到事後菲政府由總統以微笑開始三番四次惡意挑釁,不但傷口是菲政府一刀插下,所洒的鹽花亦是菲政府的大作;

堅持要討回公道是理所當然,絕非如某人所言無中生有的什麼“怨恨”謬論四字可以概括 – 混淆是非!


對人質遇害微笑中的菲律賓總統,還狡辯曰這是憤怒的表情?當人是白痴乎(中國評論通訊社圖片,應是無線新聞截圖吧)?

     *          *          *          *

絕非由今次事件而起,自當年在這第四世界國家首都機場轉機的經驗已對此國家的行政管理不敢恭維,今日回看,當年所言「叫佢第三世界簡直刻薄了剛果共和國,希望以後也不用再來這第四世界國家!」絕對沒一點誇張成份,甚至可說是與事實完全吻合;

馮京作馬涼的升學名詞(三) - 此「學士」(Bachelor Degree)等同彼學士?

菲律賓行政管理如此差勁似不但因上文所言“菲律賓學士”在國際上根本不算是“學士”(大約與香港的副學士相當吧?),菲律賓大學與香港相比亦望塵莫及,但更致命的應是其難得培訓出來的“精英”不少也投身外國家庭服務行業:莫說“菲律賓學士”本身已是欠斤缺兩,甚至這種欠斤缺兩的“學士”也有相當部份離開當地行政管理系統,如此行政管理焉能不一塌糊塗?

9 comments:

  1. 那不止是一個差總統,而且是一個無人性的總統!

    ReplyDelete
  2. 冷血菲律賓警察!

    ReplyDelete
  3. 佢地個教育制度係出左古惑, 與國際水平接唔到軌, 如果有請過大學畢業的菲傭就會明白我講d 乜...

    不過話時話, 北韓你又會比佢第幾世界國家呢?

    ReplyDelete
  4. 何解咁多牙醫到菲律賓學習醫術, 並能在港掛牌?_?

    ReplyDelete
  5. WYJIMMY兄, 乜北韓係世界既一部份咩??
    佢唔係自絕於天下喇咩??

    ReplyDelete
  6. 北韓我未去過,係第幾就唔知啦...

    不過講起差佬質素,帝國差佬Jimmy兄你少見識,佐一拍埋香港既真係好得不得了吧?

    另,於醫學學歷上,以往對於外國學歷比現在寬鬆,而家大幅收緊後係咪一件好事就見仁見智,不過肯定既係現今醫生們至少幾乎唔駛面對外國醫生的挑戰。

    ReplyDelete
  7. 我較愛以心眼看事情, 或許別人不認同...

    Mary對「阿奎諾的微笑」較能諒解﹕「你知道,他們家族都是這樣的,他母親當年也是這樣的,希望通過微笑來顯示自己的鎮定,這是菲律賓政治世家的訓練。我相信他那時真的感到十分憤怒。當然,他現在已是總統了,應學習更得體的面部表情。

    研究東亞國際關係的菲律賓大學女教授Aileen Baviera認識阿奎諾三世,跟Mary一樣,認為微笑是其一貫風格,「我親眼見過他談及自己最關心的嚴肅事情時也是那樣的,笑是用來顯示冷靜,真的不是有意表示不敬。」

    菲律賓國內軍方、警察、不同部門、不同門閥各自貪污、各自為政的亂局,不應由總統獨自承擔。對菲庸群體而言,憎恨的對象,似乎主要是那個不能破解的貪污機制;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0/08/blog-post_8044.html

    當香港人感到忿怒時, 請想想罵別國「奴隸國、僕人國」的嘴臉是如何好看

    政府腐敗, 猶如一棵被蛀蟲破壞病入膏膚的朽木, 其倒塌殺傷途人, 可向誰問責? 一個並非三言兩語可解決的根深問題,有何真相可言? 最受傷害的只是依附朽木苟延殘喘的平民百姓

    ReplyDelete
  8. 樓上Anonymous:

    第一,作為公眾人物在公眾場合,個人習慣絕非與是世人普遍反感行為的藉口:打一個比喻,假設你講的Aileen Baviera習慣伸懶腰時會將一隻手向上斜插,佢在屋企做一百幾十次唔會有人干涉,但如果佢出席猶太人酒會時來次這樣的"伸懶腰",被打成豬頭只怕是最輕微的後果;

    如果世人都將向猶太人一隻手向上斜插視為惡意挑釁而非伸懶腰,你就唔好怪作為公眾人物在回應悲劇的場合開懷歡笑被人理解成幸災樂禍而非鎮定;

    第二,只怕大多數人對於這位總統先生的憤恨絕非來自其單單一笑、甚至不止於停不了的笑,亦包括了由表情、用詞以至行為等一系列回應整合而來而得出即使未至落井下石、至少也算是輕佻的結論;

    第三,小至公司大至國家都是一個整體,唔係親手做唔係在高位者開脫的藉口(就算不論這位總統先生回應不接電話時曰是忙於指揮...指揮成咁既樣?不過都費事講e筆畢竟一聽都知係藉口而已);

    無論是公司高層以至政府首長能享高位的厚祿唔係因為佢係天潢貴冑,而係因為愈高位便要負愈大責任,無事就金山銀山錦衣玉食、有事就一句又唔係佢親手做所以唔關佢事,世上豈有如此便宜的事?

    再退一步而言,就算佢真係冇落過手,作為最高負責人都脫不了一個無知人能力的責任,既如你所講無論軍方差佬還是什麼部門都由能力不足的人負責,唔怪詮叙最高的總統怪邊個?

    每有大錯失時高層引咎辭職唔係找替罪羊而係有極強的理據!

    唯一同意你的只有萬方有罪罪在朕躬,要怪都唔該怪這位總統先生或相關官員、連坐到所有菲律賓人是太過份了。

    ReplyDelete
  9.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831/3/jzj2.html

    阿奎諾事發時與市長食大餐

    另方面,事發當日馬尼拉一間餐廳報稱被徵作危機處理指揮中心,餐廳經理昨踢爆,當日林雯洛、內政部長林炳智及警方人員等,於晚上七時半已到達餐廳指揮拯救行動,在人質事件接近尾聲時,總統阿奎諾三世才趕至,而餐廳當時有為他們準備中式炒飯及海鮮大蝦等。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