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03, 2010

為李官分憂 - 減低法律收費何難?

香港首任最高大法官李國能近日退休常說為窮人沒錢打官司而發愁,記得這已是爭議多年的老生常談了!對於如何解決這問題可是香港法律界以至社會的老話題!歷年來法律界朋友提出的,最溫和想來應是增加法律援助(Legal Aid)、近來較流行的是鼓吹架倆機制(Arbitration and Meditation)、較極端的甚至建議引入令美帝國律師(US Bar)聲名狼藉但確實能解決問題的分贓收費(Contingency Fee)…但建議歸建議,說了這麼久都是口水橫飛的多、有所實行的少,而且各有各的問題,若問本老頭的嘛,還不如學習學習會計師般釜底抽薪:只要在制度上放寬放寬一點已可輕易用市場解決問題!


法律援助(Legal Aid) - 最易找碴的莫過於增加法援:無論增加申請人資產下限又好、放鬆審批程序又好,總要面對一根本性問題 – 每增加一塊錢法援,便要增加一塊錢政府開支!增加法援不過於增加社會負擔、變相將打官司朋友的擔子移到所有納稅人背上,除公平問題外增加公共開支總是一件麻煩事;

近來亦有建議一種表面好像不會增加政府開支的變相法援:強制現職律師們提供一定時數免費服務 – 這倒是於身在帝國私本老頭非常熟悉,因正是部份州所採用的方法;

相對於增加法援,優點自是好像不用政府(納稅人)直接拿出大筆現金為打官司朋友結帳,但即使不計間接減少政府收入的問題(律師所繳稅款),非常人性化的問題是不難想像被逼上架的律師於自己業務時固拼盡全力、對被逼從事的工作懶散得多 – 當然不排除世上有義薄雲天的有心人的確願意為低收入人士付出全力,亦有年青律師為建立知名度而挑起額外免費時數,但歷史的教訓告於我們,世上固多有心人,但與人性相違的政策最後往往出錯機會比一如期望高得多!

架倆機制(Arbitration and Meditation) – 的確近年被大力吹捧的架倆機制某些情況下可令市民開支減少,但情質總有局限,不給架倆面子後固然仍是法庭相見,於不少民事/所有刑事案子更是根本用不上,故頂多可視為一輔助機制,整體而言於減輕大部份市民負擔還是沒太大作用;

分贓收費(Contingency Fee) - 雖然聽聞不少法律界朋友對實行帝國式分贓收費極有渴求,但經不知多少次提議都是毫無動靜,反對一方的論點多年來除了不想鼓勵“無謂”訴訟還是不想鼓勵“無謂”訴訟;

的確在實行分贓收費(還要配合包攬訴訟,Champerty)的國度如美帝國的案件數量比沒有的如香港多得多,不過所多出來的究竟是否真的“無謂”?還是只是將上文提到負責不起法律訴訟市民的案件反映出來?無疑對於需要一方(訴訟人)在看似沒有成本下會“輕啟戰端”(事實絕非沒有,而是不反映在原始帳單上而已),但持此論者似乎沒有看到供應一方(律師)的立場:如何案件是完全沒有理據(Ground),即使日後可能進行分贓,但律師們會成這種“無謂” – 換句說話是落敗機會八九成的案件而花費人力物力作戰才怪!

說到帝國案件訴訟泛濫,除分贓收費還要加上一香港(英格蘭)絕無的懲罰性賠償(Exemplary Damages)才會精彩萬分,單單將原因歸功於分贓收費未免有點過譽,但這涉及法律原則的似乎比其餘改革提議更是渺茫...

     *          *          *          *

既然現有大多數建議不是涉及公帑、便是影響範圍有限、又或涉及極麻煩的法律原則,如何才能令法律開支急跌?只要從最簡單的需求定律著手便不難解決!

或先反問一個問題,為什麼今日香港的會計開支比法律開支便宜這許多?說實話,會計師與事務律師的工作性質實在相差不遠,與其說律師工作複雜,倒不如說律師人數比會計師少太多!

如幾年前舊文《會計師需求之謎》提到,帝國會計師收入、社會地位比律師差不了多少,為什麼香港的會計同業總好像覺得不大對味、又或吾友帝國會計師benjiwong老兄總不肯相信香港會計師收入遠不如他老兄(當然,他老兄的豐厚收入一半來自帝國會計師的繁盛、另一半是他老兄的家底)

只要看看帝、港兩地人口與律師/會計師比例便不難明白:

香港人口:約700萬
香港會計師公會會員:26,050 (2006年11月數字)
每千人口會計師數目:3.72人

美帝國人口:約3億
帝國會計師公會會員:約330,000
每千人口會計師數目:1.1人

……

順帶一提,美國律師只有四十多萬,僅僅比會計師稍多(美帝國只有一種律師,US Bar,見 http://abanet.org/about/ );但香港兩律師會相加只有6,550人 - 分別為5,600位事務律師(2006年10月18日數字)與950位訴訟律師(2006年4月數字),若以此比例衡量香港的二萬六千多名會計師,後者實在多得駭人聽聞。)


在帝國律師、會計師人數大約相當,但在香港兩者比例近四倍(如加上持外國專業會計組織資格者更可能翻一翻),如此不難明白何以帝國會計師與帝國律師一般富貴、但香港會計師面對法律界朋友時總不大對味吧?

記得幾個月前在會計版討論區各會計同仁還在高興地慶祝香港會計師公會會員數字突破三萬(以2010年7月31日數字為30,608人),但以早在七十年代投身回計界的CB老伯伯回憶,只是十多年前的八九十年代之交香港會計師公會會員才不過五千多人而已 – 莫說依賴這位年屆花甲的老版友記憶靠不住,以香港會計師公會官方數字,於1995/1996年度其會員人數才不過11,496人而已,並以每年千多人速度增加,想來CB老伯伯提供的數字應為可信(當然若有朋友能提供更確實數據則更為歡迎);

雖經歷二十年通漲,但今人可能難以置信的是當年的會計費用比今日還要高!就以比較常見的收租公司(行內俗稱Investment Properties,IP)為例,今日不少最簡單的持有一/數IP公司核數費用連報稅每年收費才不過三千元上下(若加上公司秘書服務一般再多三四百元、當然若要會計師行提供薄記服務一年再加近一千大元也是少不了),這類IP公司可說是最簡易 – 俗稱“手辦眼見”、無論那一所會計師事務所在工作質素上也不會有什麼差異者,但在二十年前同類工作(當年報表要求可更簡單)單單核數往往收費八千甚至一萬大元,絕對有今日法律收費的味道!

(如閣下的公司遠超此數請多走幾間格價,的確見不少資訊不完全的客戶還在為此付出遠超市價的巨大會計/核數費用)

     *          *          *          *

何以加入二十年通帳反而今日市價大幅下降一半以上?無非又是需求定律 – 當會計師人數還不及今日三成,當會計師供應量以倍數級增加,會計收費焉能不倍數級下降?

同一道理,只要律師供應量增加幾倍,在市場力量下法援開支不必增加、不用擔憂架倆涵蓋範圍有限、亦不用為分贓收費這種備受爭議的法律原則傷腦筋,法律收費便會因(律師)供應量大增而令一般市民有力負擔!

或反問當律師數量大增會否引起質素維持不易的疑慮?這點可說是有點擔心太過!又是一市場問題,現今社會資訊發達已極,專業服務的質素優劣不難流傳於市面,若有律師表現遠低於合理質素者不難醜事傳千里,在市面有足夠律師選擇下自會被餓扁 – 即以市場力量淘汰!相反若律師數目不多、法律同業應接不暇時濫竽充數者倒可分得一杯羹!通俗一點說,有競爭自然有進步,有強大競爭反能逼使同業提高質素、令自己能在人海中得客戶青睞!

     *          *          *          *

在香港制度下每當說到律師人數/質素往往會被扯到PCLL(所謂Postgraduate Certificate of Law,吾友死肥仔兄提供更傳神、更貼近現實名字日Population Control of Law)收生標準上,更常聽到所謂“Second Lower/ Third Honour者如何能讓他們當律師?”論調(香港PCLL收生一般說法是Second Upper Honour絕大多數均等獲錄取、Second Lower Honour者機會不定、Third Honour者除非情況極特殊否則一般都會落空),但論者似乎太將工作能力與讀書分數掛上等號;

據云某著名資深大狀當年第一學位是Recommended Pass(雖然不是法學位),其能力又何以弱於以First Class Honour自誇的眾位精英?蓋學位所讀的固非無用,但與工作表現只能算是一正函數而非等號也!是龍是蛇在工作環境中面對市場競爭絕對比分數更能作準,若工作能力果真不佳處於市場中亦會被淘汰,又何會憂慮法律服務質素受拖累?


與閱讀兵法比較,臨陣戰鬥更能分辨龍與蛇。成績差劣者固有弱兵,但熟讀兵法而臨陣即敗的不見得比前者少,未到臨場那知誰是高手(華語廣播網長平之戰圖片)?

     *          *          *          *

既能令法律服務質素從競爭中得以提升、又能令法律收費從市場力量而調節至市民可負擔水平、更令有志投身法律專業的學生更有機會接受市場洗禮,還未算法律院校為應付訓練而聘請更多導師刺激經濟就業、兩律師會會費收入增加...只要大幅增加PCLL學額一次可解決多個問題、一圓李官最大心願,更能充份實現市場經濟,對業界、兩律師會、市民、法學院、法律學生均有百利,實為改善法律服務的上策!

12 comments:

  1. 我諗國情唔同,個比例只能做參考罷?

    以前讀書時有個lecturer話hk的則師人數只有美國的一半(比例上),所以應該前境唔太差

    但我之後一諗就覺得唔對路,美國咁多人住係suburb,一世人都可能請幾次則師起間屋仔/ 改建,但hk大多數人都係住d一式一樣的樓,三幾個則師夠起成個屋宛住成千上萬人啦

    不過如果開得多學額令律師收入受影響的話,未上位的律師都唔會讚成罷?


    ReplyDelete
  2. 嘩!一係唔出,一出就長到呢...

    等我慢慢消化下先...

    ReplyDelete
  3. 版主out了點,現在local firm做IP如果只是幾間樓二千應該已有交易,如果三千已經是包bookkeeping的價了!

    ReplyDelete
  4. 無論是英國原裝的LPS還是美國的Bar Exam都是讓法學畢業生有能者居之,讀完法學後考到便能成,可惜在香港卻成了Jan Jan說的Population Control,成了現有律師阻止競爭的手段,說到底大力反對Contingency Fee還不是老律師不想新律師能以低收費起家,對他們造成威脅?

    ReplyDelete
  5. 當然國情唔一樣可以有差異,單是帝國的核子工程師香港就學唔到、但某幾種工程師在香港卻發似豬頭,不過會計同法律這兩種社會/公司制度輔助性的"專業"在性質、市場以至吸水能力不但相當,以角色而言亦係隨整體環境同榮共辱,令香港會計師平均收入等不及律師只怕都係倍數級人數差異而已;

    對於所謂市價5千又好2千都好,我反而有興趣既係假如市價係2千,好多舞者都會話一分錢一分貨質素好,但好奇既係如IP、多文這類東東究竟如何"質素高"得值收市價兩三倍?

    另,Hana大姐,小弟寫野向來簡短為主喎! XD

    ReplyDelete
  6. not sure if i got it correctly. i went to hkicpa website and found that there're only 3,370 member with practising status. the non-practising member count is 26,867 - which means the total is 30,237.

    about a month earlier, i also checked and found there're 6,657 solicitor, 1,104 barristers in hk.

    so looks like who's being outnumbered is the lawyer instead of the accountant?

    ReplyDelete
  7. sorry. just make my statement wrong.

    what i mean is there're 3,370 practising accoutants only while there are 6,657 solicitors and 1,104 barristers, the more scarce supply is actually the accoutants?

    ReplyDelete
  8. 樓上:知唔知"Practising"在會計界點解?

    (如果你係律師既,唔怪得會誤會。)

    ReplyDelete
  9. haha not really. actually i'm assuming the term has the same meaning in the law field. seems they're acutally substantial difference?

    ReplyDelete
  10. 與律師行中無論個別工作性質,擔當律師職位的人都係practizing完全唔同,會計師中的practizing只係其中一個功能中、再其中一部份人先需要;

    打個律師的比喻,假如差佬叔叔們引進一條新例,所有去差館支援的律師都要特別持有一個"劫法場牌",雖然去差館對於律師係好常見的一個水源,咁你認為會唔會所有律師都會做、又或當個"劫法場牌"本身又麻煩又要每年畀多一大筆錢時,會唔會成間律師行人人都拿住個、定指明三數個先拿,其他人繼續在其他地方搵食、又或只處理幕後工作而只畀一份錢推一個出面去差館?

    當你將去差館轉成audit、專畀人推出來那個轉成簽audit report便明白"劫法場牌"即係等於會計師中的practizing。

    btw,仲因為會計同律師相反,律師係玩完PC先開始traineeship、會計大多數係一邊入行一邊玩,所以會計仲會出現一個律師行唔易見到的景象:往往有人工作多年仲未考完牌、但工作上貨真價實係做緊會計師做既野!

    相對大行對e類人士會有職級限制,但細行做十年八載而"無牌"、但真係做足十年會計師工作的大不乏人,計埋e筆對職場供求就有更大關聯了...當然影響仍遠不及考外國會計牌的人(與foreign lawyer不同,除簽report或做老細外,這種"foreign accountant"工作與其他會計師完全冇分別),又是另一會計行業"得天獨厚"處。

    ReplyDelete
  11. thanks very much for the detailed explanation. i learnt a lot from your blog.

    so that means practising is for auditing only and all members of hkicpa are already a qualified accoutant?

    i'm acutally from engineering field and the system is very similar.

    members of hkie (that refers to corporate members) are considered a professional qualification in our field and we gained that through on-the-job development. A lot of ppl work in the same capacity but without the qualification and a lot with the professional designation are not really "qaulified" for the job.

    1 of the problem in our field is that membership is assesed through a report and peer interview only (which includes another essay writing right after the interview). there's no examination or test to assess the technical knoweledge of engineer (except for structural engineer which has a compulsory exam to pass).

    ReplyDelete
  12. 多謝你對工程師資格的分享;

    "Practizing" CPA唔止係"is for auditing only",仲係在auditing中負責簽名那位仁兄先需要花鉅款每年維持,除佢外剩下一大班落手做的都不是必須;

    "all members of hkicpa are already a qualified accoutant"不但係,而且有唔少在香港行會計師職責人士都唔係香港會計師公會而係AICPA/ACCA/CPAA/各式CMA...等會員(雖然香港討論區會計版有某版友不斷話佢地只要冇HKICPA會藉就唔算係會計師,但我個人認為在職場上只要有任何IFAc會藉已經算是)。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