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3, 2010

談賭當說會計師 (下)

對於上文,有會計界朋友曰凡事都需要毅力恆心,儘管投身香港會計行業成功機會非常渺茫、回報可能非常低,但不試過又怎知道這十中總有一二的成功會計師不是自己(怎麼這麼似每逢賽馬日在投注站門外經常聽到那句“不賭不知時運高”?會計師都是天生的賭徒真不是亂蓋的...);當然,成功需恆心是真的,但人生有時而盡,假如人有永恆的生命,矢志十多二十年在一渺茫事物上如當會計、中三T不算奢侈,但當人生不過百年,將十年光陰白白浪費在一價值為零的玩意上便是太奢侈了 – 更何況學習會計/沉迷賭博能帶來價值的機會不高、造成永久性傷害如浪費金錢、家人疏離以至思考減慢卻是幾乎必然(而且即使有永恆的生命,為自己找個終生烙印只能稱得上更大鑊)


有不少看似“勵志”、實質非常不切實際的口號可真是害人不淺:投身會計過程中飽受挫折可是肯定的事,會計師口中與“不賭不知時運高”出現次數媲美的應是“在那裡跌下、便在那裡站起”(這句賭場上的版本便是“翻本”)

     *          *          *          *

一如以前提到,世上沒有什麼絕對的天才、亦沒有絕對的庸才:「莫札特可說是史上最有才華的音樂家:他五歲開始作曲、八歲寫交響樂、十一歲譜出歌劇,音樂家中有此才華的實在是絕無僅有!但能令他發揮才能的原因之一只怕是因為他老爸是一宮廷樂師。若他老爸是一騎師,不擅運動的莫札特大有可能會被誤解成庸才」,假如莫札特當日心血來潮找匹馬騎騎,摔得頭破血流是肯定的事;摔一次沒什麼,但假若學會計師般來句“在那裡跌下、便在那裡站起”,腦袋摔十次八次後只怕其本身的看家本領也會嚴重受損!

騎馬對於音樂家與會計對於一般人而言都沒什麼價值,而且學習費用昂貴兼對身體有損,而且與音樂家學馬術作興趣不同,投身會計者可是要全情投入、幾乎可說是將半生幸福押在一輸甩褲子機會極大的險局上 – 能糊口職業多的是,幹啥總是要刀鋒舔血搞這麼凶險又沒什麼額外回報的玩意?

的確,文首所言兩點機會(即概率)與回報是決定是否投入賭局的主要考慮,以賭徒為例,只要稍稍了解概率大家都知道偶然贏上一兩注大彩池不是沒希望的事,但主持一方的概率計算可不是含糊的,只要投注次數夠多,賭徒偶然收到的彩金絕對填不了其輸掉的偏高概率,莊家絕對是立於不敗之地,所以才有「長賭必輸」的老生常談;

同一道理,能說出“投身香港會計行業成功機會非常渺茫、回報可能非常低”但還一頭撞上去的會計師,豈非比一般賭徒還要過份進取?

(所以跟人家借錢入賭場一樣,被問到借錢考取會計牌可是從來不借的:不單能收回本金的機會不高,更大原因是不想鼓勵賭風、支持人家沉迷賭博與考會計牌總難免有愧於心...)

     *          *          *          *

回說“在那裡跌下、便在那裡站起”這口號絕對是老點:莫說貴閣下跌下的地方未必是自己最擅長的戰場,要站起來總應找到自己最適合、回報最好的環境吧?一如上文提到如果莫札特不斷地在馬蹄邊站起來不但回報欠奉,就算在馬場上能站起來也沒什麼意義,還不如找找音樂廳在那裡才慢慢站起來;

當令貴閣下跌得面青鼻腫的地方原來是因有一大灘黃油、而頭上卻是一大舊磚頭,閣下要在黃油上站起來固然千辛萬苦,就算好不容易才能站起來也是一頭撞上上面的磚頭(繼而再跌多一次),如此大整蠱者閣下想必希望痛揍一頓,亦難怪不少會計同業人到中年回想年青時也有想找當年指點走上會計路元凶的念頭...當然,絕大多數中年會計師都早已五癆七傷,根本沒有打人的體力(而且香港還是法治的地方,打人是犯法的)

肥雞吃蟲是容易得很口到拿來,但若遇上狼先生可說是死定,萬一肥雞先生遇上狼先生能僥倖得逃自應溜之大吉,著人“在那裡跌下、便在那裡站起”而不是在地上碌碌碌碌碌在沒有黃油的地方再站起、不好好吃蟲(找自己專長的)而煽動三番四次向狼先生挑戰,莫說每一次都是凶險異常,單是過程已足令人遍體鱗傷、大損元氣;

會計對體力、意志(但不包括頭腦)的考驗非但不是絕大多數人能吃得消,若是“天生的會計師”也還好說,但這種擁有奇特天份的與擅長鬥狼的肥雞一樣可說是百中無一,煽動正常人吃了一次大虧後繼續埋首會計,何異於煽動剛脫狼口的肥雞再次挑戰一樣簡直是靠害?


人說三百六十行,能謀生的行業多的是,一如蟲子也是遍地,但偏生因被狼先生咬上一口便煽動人家“翻本”,與因行錯第一步(讀會計/從事會計工作/考會計牌)後不盡快止蝕而繼續與天敵作對一樣未免有點大整蠱(網上圖片)。

看到被會計蹂躪得不似人形(難怪不少初入行的士大哥眼中,在半夜接載某幾所會計師行放工的會計同仁時會以為見到另一世界的朋友),已證明不是這種百中最多只能求一的“天生的會計師”,還要高喊“在那裡跌下、便在那裡站起”,與見人在賭場上輸得嘔血而不鼓勵人腳踏實地工作、還要大叫“翻本”去有什麼分別?

     *          *          *          *

曾有人問到什麼人最適合找會計師作伴,以會計師的天生賭性而言當然只適合喜歡比一般賭徒更好賭的 - 山本五十六是公認的大賭徒,但只會下注“要麼贏、要麼輸清光”的賭局,跟喜歡“要麼贏、要麼輸清光”的會計師相比(大贏當然有,但概率低得更可怕),只怕山本五十六也不敢再自稱好賭了吧?

當然,如果想找比較穩重/穩定的另一半,會計師可不適合閣下了...

伸延閱讀:

不少賭局莊家贏面(概率)六成已足夠令人輸甩褲子,但七成賭輸會計師們也是樂此不疲 - 《會計閒話(二) - "七成會計師"的錦繡一生》
萬一賭勝了銀子自然沒問題,但代價還是要付的 - 《耀眼光輝非吾願》
而且這代價並非單是(少數)勝者才要付,賭輸者也逃不了 - 《會計入行FAQ (八) – 入行篇 (三)》

6 comments:

  1. 會計師未必好賭,但靠唔住唔係好老公好老婆就肯定!

    ReplyDelete
  2. 真係唔知勸人做會計的是咩居心!

    ReplyDelete
  3. 肺腑之言, 至理名言.

    ReplyDelete
  4. 其實點解會計師係一條一歸路???

    高二時曾想大學讀會計 幸好高三想念逆轉...

    ReplyDelete
  5. 修改 ↑ 不歸路 想法

    ReplyDelete
  6. 都係睇胡定旭搞到香港公共醫療,就知會計師有沒有管理能力啦!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