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7, 2010

既是真理 - 打倒昨日又何妨?

以前曾提到政府最要不得的一個常見問題是擇惡固執:當推出為禍深遠的政策後(如年年幫助市民大蝕特蝕的強積金),即使問題多麼嚴重,經常寧可讓政策繼續禍害市民也不願撤回,除因為“反柏金遜定律”不願因而縮減體制(以強積金為例便是令積金局同仁丟飯碗)、還有免承認昨日主意大錯令“面子下不來” – 詳見舊文《老屈定律》


與此相反,假如政策提出後發覺問題為禍極大,以盈利為目標、失敗有倒閉之虞的私人機構“要錢不要瞼”而將問題項目收回不算奇怪,但若公共機關也肯面對現實、發覺想法有問題而願意改變初衷可是難能可貴了!

畢竟不少政策在蘊釀期間都是閉門造車而來,並未經歷過現實的考驗,從閉門造車中的翹楚經濟學家沾手實務的表現無不大鑊便可知這種單憑空想的政策出錯機會大、符合現實需要少;

如果是見利而忘義的立場搖擺自當被稱為小人,但若是發覺現實與想像大不相同而修正想法絕對是梁啟超所言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 發覺昨日的我大錯特錯而不肯改變的才是死撐!

     *          *          *          *

若說愛護環境應沒什麼人有異議,但不少自稱所謂環保人士的言行卻是邏輯欠奉、挑起公眾對所謂“環保”反感絕對有餘,例如2010年9月22日信不信由你報一篇由所謂理工大學副教授熊永達所寫、名為《熄匙未通過 議員先變臉》

沒有信報戶口的朋友也不用煩惱看不到內文,全篇也是不離幾句:作者大罵肥局長邱騰華及一班議員原本支持所謂“停車熄匙”,但當被邀請在沒冷氣的的士/小巴裡當十分鐘掛爐鴨後便紛紛“變臉”云云;

不會怪肥局長/議員們初時不知現實艱難而想出不切實際的主意,相反平日對特區政府/政客尖酸刻薄的本老頭對於他們知道司機先生們的苦況後明白幾鑄成大錯而懸崖勒馬大表佩服!

     *          *          *          *

蔽校飯堂的中人欲嘔出品可說是本州聞名,在本州住得久的校外人也知道本校出品的厲害,故來自本州的學者、議員、商賈等來校演講時,若校方邀請其留下吃飯無不立時勃然變色(當然每年都有不知就裡的外州人中招!)

雖然本老頭年輕時也是身經百戰的,但日日吃也難免會抱怨幾句,早前親友們來訪時,某爛賭師弟笑曰親友們吃罷一定會死撐曰本校飯堂也是不差,結果當然如這位師弟所料 – 只因親友們再痛苦也只是吃一餐,只要強忍一時痛苦,以後便可振振有詞說也不是太難受!

肥局長與議員們雖然養尊處優,但想來死撐十分鐘應不是什麼難事,難得他們不因為大不了一生人才焗十分鐘而妄顧現實說舒服得很,反而願意體諒司機先生們長年累月、日日焗不知多少個十分鐘的苦況,實值得再讚多一次;

     *          *          *          *

記得當年在香港中文大學(中大)讀書時,某年中大採購了一批新校巴,但登上後奇怪的是如此新車竟沒冷氣,與司機先生閒聊時其答曰正是校方交通組曰要“環保”所以不裝冷氣!

作為乘客在校巴內也是十數分鐘,可憐司機先生們日日工作上半天,據他說曾有工友將校巴泊在太陽底下、飯後歸來見車內溫度計竟指向46度!

本老頭當時已冷冷曰:「環保?咁拆左交通組辦公室個冷氣先啦唔該!」

     *          *          *          *

當時本老頭也是大意了,就算將辦公室的冷氣拆掉也不能重塑司機先生們的苦況:一則高樑厚磚的建築與頭上只有一塊薄鐵皮的車輛大不相同,二則車輛上還有一不斷發熱的引擎!

那位認為的士/小巴應停車熄匙的,請拆掉閣下辦公室的冷氣、然後置一台暖風機,在裡面每日逗留十小時後才發表偉論(又或換點口味:叫他來這入冬後大雪紛飛的地方整天不用暖氣?)!

向來不反對環保,應用便用、不應用便不用容易令人接受,但這種看人挑擔不費力的自稱所謂環保份子正令公眾將環保視作等同變態、套用政治術語是開倒車拖後腿的典範!


突想想起雪曼將軍的名言:「我對戰爭厭透了,所謂戰爭的光榮完全是吉的:只有那些未開過一槍、未聽過傷兵呻吟呼痛的傢伙才會鬼殺咁嘈大叫要血債血償、要打到血流成河。不少年青人亦以為上戰場威風凜凜,但我只會說戰場是地獄」 (I am tired and sick of war. Its glory is all moonshine. It is only those who have neither fired a shot nor heard the shrieks and groans of the wounded who cry aloud for blood, more vengeance, more desolation. Some of these young men think that war is all glory but let me say war is all hell)…咁鬼似某風涼說話的(雪將軍玉照,維基圖片)?

8 comments:

  1. 據說香港環保界講的三個敗累是綠色和平不和平(專用暴力手段),環保觸覺沒觸覺(無腦),長春社最不長(短視)!

    ReplyDelete
  2. 樓上無名仕,你好似仲漏左兩大成事不足巨頭。

    綠X力量最無Power,熊貓會最缺Fund...

    (仲有周博士田園同「小學生行動」....噢~無人識)

    唉,香城o既Green Group一係殘廢,一係就極端團體....

    嘩~唔覺意得罪左咁多人,大鑊了!(速逃~~)

    ReplyDelete
  3. 做得官的人,都係無腦。有腦就唔會做官!!!(我指地區性問題,香港的官特別有問題)

    無論客觀、主觀去判斷停車熄匙,都會出事啦。是否要再有第2位因此問題而死的人出現,先知死呢???

    ReplyDelete
  4. "如果是見利忘義的立場搖擺自當被稱為小人" <- 講緊劉江華?

    ReplyDelete
  5. 國內方舟子專打偽科學,偽學術,偽環保,熊永達也算是這種偽環保吧?

    不過方舟子打完假後便被打,老人軔打偽學術踢爆野雞大學,商業炒作排名,現在又沾手偽環保,可要小心了!

    ReplyDelete
  6. 下?對WWF印象唔錯喎!

    既然玩得這類專題,老虎都唔似方舟子咁曝光了,而且如對本blog有所不滿的機構請到樓上詩白爾處踢佢屁屁;

    不過講開老方被打記,真係不得不罵簡體字令人"數典忘祖"!打人那件簡體字曰姓"肖",但正體字地區(港、台)報導時都老實不客氣照"肖"可也,蕭氏在內地可真是...了!

    ReplyDelete
  7. 綠色和平在香港可沒甚麼暴力不和平可言,雖然有時也是譁眾取寵。

    ReplyDelete
  8. 方老,唔好說綠色和平本會出名以暴力手法,香港的也擅長破壞公物。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