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9, 2010

賣貢獻還是時間?

往往人變得愈“世故”,便愈會對明明不合常理、但廣為“普羅社會”接受的不公視作理所當然;有時聽聽年青人的苦水,卻會喚回年輕時的感覺!


日前一剛投身社會師弟妹抱怨曰自己明明已完成手頭工作自然“準時”下班,卻被老油條們指其不肯加班、故不夠勤力云云...年青人自是氣不過去,抱怨曰難道效率高能在正常辦公時間完成工作是有忽職守,老油條們閒悠悠不事生產、雖然身體留在辦公室但靈魂卻不知那裡去才是好員工?

畢竟也是“見慣世面”的老頭,對這種不應只稱為不公、更是反智的現象早已見怪不怪,慢悠悠的道:「你不知道香港的僱主想買的不止是你的貢獻,還有你的時間?只要給了你薪水,便好像你整個人24小時也是他似的」;

回想答得如此神閒氣定,究竟是不是本老頭也有點老朽、己到了不分是非的年紀了?師弟妹對這無奈的現實自是暴跳如雷曰反智,但若非如此,為什人說香港只有政客而沒有政治家、商人多的是但企業家罕有得很?

(罕有也算好了畢竟算是有,總好過政治家一個也找不到!)

     *          *          *          *

潛移默化令本老頭將晚晚十時前放工(當然只指淡季)、星期六日不加班當作罪惡的,應歸功於當年從事會計師行時的經歷吧?還記得某資深會計師振振有詞曰:“想放工學咩人做會計師?”!

這句說話雖放諸四海皆準,但偏偏在香港卻成了真理 – 更可悲的是不單是會計師,香港不少行業也如是!但只要將腳步移離香港,卻總找不到如香港會計師(等)這般捨生亡死卻不求回報的大義精神:莫非外國的不是會計師?

若說是本地僱主來點本地特色也還罷了,最神奇的是橘過淮則枳:連“外資”會計師行到了香港也會融入“本地特色”!

     *          *          *          *

說到外資會計師行的溫床自是美帝國與西歐,說帝國先炒點冷飯:以前也說過帝國經濟體不可謂不大,其商業機構不可謂不進取,但就算是帝國主義的中心紐約市,該地會計師(及其他行業人士)也沒香港僱員般“拼搏”!紐約市地處溫帶,入秋時六、七時便已開始夜幕低垂,但在入黑前抬頭一望幾大會計師行,大多數時候早已烏燈黑火;雖然偶爾晚上八九時行過仍會見疏疏落落的幾戶燈光(即所謂旺季),但絕無香港同業引以自豪的“舞者光環” – 凌晨時望向有多所會計師行的太子大廈竟可見點點燈光(據計算應為該廈的幾間律師行)外有兩重完整無缺、以會計師行為軸的完整光環!

至於另一免費加班:所謂“食鐘”問題,近來回想帝國會計師benjiwong老兄的故事愈來愈懷疑他口不對心(當時以為benjiwong老兄是君子故被欺其方,但愈回想愈是不對味:benjiwong老兄這人不但不蠢,更絕不是君子!),他老兄在香港同業口中聽聞所謂食鐘文化後,與其當時從事的大會計行亞太區主席(香港人,現已退任)求證曰可有此事,該(前)主席誓神劈願保證其公司絕無所謂“食鐘”也者,否則他絕子絕孫云云,自此benjiwong老兄每對香港同業談起時,都對所謂“食鐘”嗤之以鼻...

姑勿論該(前)主席所說的是否事實、用不用因應誓而向產科大國手求救,但既然benjiwong老兄這位帝國會計師會將“食鐘”、“工作到凌晨三時”當作奇聞向香港人求證,也可想而知帝國會計師的加班風氣與香港大不相同,他們“辛苦”的定義也與香港人大不相同!


黃昏時份的紐約市曼哈頓42街水記會計師事務所,樓上固然烏燈黑火,未完全入黑也可見早已門庭冷落。

     *          *          *          *

炒完冷飯後,又說說近來到德國這名為公幹(實為玩樂)的見聞:歐洲人向以生活悠閒見稱,德國人雖然在歐洲中號稱效率最高、工作最勤奮的一族,但相對於奮不顧身的香港人而言還是差天共地!

莫說六七時仍在辦公室的德國律師、會計師幾稀,星期六日更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假期!若是星期六/日致電其辦公室電話/公司付費手提電話,有十成機會會轉駁至留言信箱(香港版本卻是:公司出電話/Blue Berry/ I-Xxx給你便是要一星期7日24小時找到你!);若是有其私人電話而星期六/日去電不是約飲酒釣魚而是談公事,閣下關心的工作能否在這非辦法時間有進境實在渺茫,但想學習德文粗口卻是不難!

更能氣炸(香港)人胸膛的是若閣下半夜或星期六/日電郵德國人談公事,其次日/星期一回信時,若閣下跟他們交情夠深,出於關心下往往會附上一句慰問:為啥你這麼晚/周末也還在工作?

     *          *          *          *

不但所謂“專業”的如律師/會計師如是(在德國可沒有病,不知道醫生是不?),一般服務性行業更如是!帝國國際航班尤其離境的檢查煩得死人,為過關原因不少生活日用品也寧可到當地再買,但當星期日抵達德國時想不到不但電訊供應商(買互聯網“手指”)關門大吉,甚至超級市場也是悠閒地休息!由於逗留時間不長自不會買沙煲瓦撐自行下廚,但想不到星期日休息的還包括食肆在內!若非後來發覺市內中央火車站的Food Court也還營業可真是要減磅了(星期六還可能好一點,這德國大城市星期日根本是一座死城)!

帝國、德國並立於西方世界經濟、學術、研究最高峰,若說其國民在工作崗位上沒有貢獻只怕怎也說不通,但可見他們可是絕不會以一日工作18小時(至於貢獻多少則木宰羊)而自誇;德國人一星期工作才不過40小時上下(連每日一至兩小時午膳時間),但本地生產總值卻比香港人還要高(以維基轉載IMF數字兩者為USD40,832與USD29,803)

當然本地生產總值並非代表一切,但相信香港人不是特別蠢,不少香港人每週工作60小時以上卻還是少人一大截,只怕是邊際報酬遞減定律作崇:平均貢獻隨不斷增加的工時而下滑吧?可見只著眼於員工工時而非貢獻、只要見他們捱更抵夜的商人如何鼠目寸光!而且對於員工也不是好事:捱得五癆七傷,白白為醫生打工而不是換來回報便有點那個...

     *          *          *          *

說起香港不少僱傭合約將午膳時間(以現今流行的工時只怕晚膳也應計在內了)不被列為工時、加班沒津貼可是近十來年的新現象,回想十多年前所謂一日工作八小時的代號“朝九晚五”、加班一般會獲150 – 200%正常時薪津貼幾乎是不成文法規;

今日“朝九晚五”、加班津貼在商界已成罕見事物,就算是“朝九晚五”也被只視為七小時而撇除了膳食時間,但絕對是近十多年、應該是98年金融風暴後特區政府努力宣傳資源增值:同樣甚至更平的人力資源可大量增時工時的代名詞後才泛濫的現象,所以可不要說什麼壓榨員工是香港過去幾十年成功因素了 – 這只是近十幾年香港人捱得形銷骨立的因素!

(當然說到壓榨員工最獨步武林的還是我們尊敬的張廿蚊議員(His Excellency Twenty-Dollar Cheung),當跟帝/歐朋友說起香港有這一位尊貴議員建設最低時薪為HKD20 – 約USD2.6/Euro2時,一個聽眾便有兩隻眼、兩個聽眾便有四隻眼呆望著本老頭,繼而問曰有沒有國際救援組織接濟香港同胞...)

     *          *          *          *

為杜絕某些看官曰不要總找歐、帝國家,故再扯多一個例子:陳期在信不信由你報(2010年1月6日)也歎曰香港落後了,指香港的勞工保障真是落後得駭人!在花了半篇介紹內地四保、產價、最高工時什麼什麼後,作者“跟這裏的人事顧問說起兩地員工福利,他們會不屑地說:「香港的員工有福利的嗎?」”

年初富士康悲劇接二連三時,聽到不少資深會計界曰內地年輕人真是“捱不得”,一日工作“才”十二三小時便受不了云云,心想:「你慣左變態唔好當人唔變態就係唔正常先得架」!

9 comments:

  1. 會計行業慘無人道, 無良僱主滅絕人性.

    ReplyDelete
  2. I usually finish work and leave punctually if I can. I am not in Accounting industry.

    ReplyDelete
  3. 若老:
    借問為何水記把 logo 改成像一路 fall 的奠訊跌落樓梯公司一般, 連簡寫也只差一字了?
    DY

    ReplyDelete
  4. 每過一段時間總會來看若老你的大作..
    在稍早前看到... 若老你好像非常BUY五常伯伯的觀點...認為需求定律在任何時候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敢問若老可曾聽過吉芬商品和偉伯倫商品?

    ReplyDelete
  5. 根上:本blog唔包睇風水;

    另,首先澄清一點,世上沒有理論、更沒有人是神聖的,如果凡事盲目崇拜、唯唯諾諾,今日我地仲會相信太陽伯伯圍繞住地球轉、亦會相信特區政府...

    (你將我預備寫菠蘿煉奶大學的台詞提早拉左出來添,乘機賣下廣告! XD http://100universities.blogspot.com )

    講番需求定律,需求定律亦唔係咩神聖,只係現今暫時未諗到點去推翻佢,所以如果同需求定律相反既文章,或多或少總會有點問題;

    就以你講既Veblen goods為例,往往只係混淆左沿需求線上變動(價格影響)同整條需求線移動(需求本身變動);

    香港人最易明、亦係誤解的既應該係所謂豪宅吧?當價值上升時成交量愈來愈多、好似愈炒愈熱,但若以為係Veblen goods違反需求定律就係誤會左因果;

    先講因,一間樓原本只係用來住,但點解會升價後會更熱炒?作為居所唔會因為貴左而出現改變,改變既係發覺樓仲可以作為一個投資項目(外加一般人對Veblen goods理解上既晒命) – 亦即係對樓既需要本質上起左改變,用供需圖而言就係成條需求線右移;

    當需求線右移時成交價、成交量上升,令人睇落好似有需求量隨價格上升的表象一樣,但背後原因唔係因為價格改變做成需求量上升,而係價格上升需求量的下降都抵消唔到整條需求線移動既效果。

    再畀多個角度證明:當中國政府真係落手打擊炒樓(而唔係好似特區政府咁發吟發話得把口),只要對擁有第二房(住既單位以外)作出限制樓價即受重創:唔係因為樓作為住既功能有變、樓價下跌更只係打擊炒樓後既果而唔係因(所以唔係Veblen goods:價格作為原因下降而令需求量下降),而係樓房作為投資工具/晒命的作用喪失而令需求線整條移動。

    ReplyDelete
  6. 若老, 多謝您的論點...記得在袋鼠國讀大學的時候, 同學們總是話, "香港人很聰明, 但太過努力!"...其實, 小妹頂頭上司曾經講過... "你唔忙係代表你無本事!" 那時候,我呆了一呆...

    但現實我也要做下去, 因為有十萬九千七個DEADLINE要去趕, 同時, 三年工作經驗的生死大權又在老頂手中... 做散仔的我, 怎何能不買死頂帳?!

    有時想, 我們可以怎樣過日子...人工少, 考試貴...上有政策, 下有對策... 唉!

    ReplyDelete
  7. 「你慣左變態唔好當人唔變態就係唔正常先得架」

    呢句正正係我地呢一代(6-70後)需要反思的題目.我地好多人根本攞自己同下屬去比.但大家的經歷資歷背景都唔同,根本唔可以就咁好比.

    ReplyDelete
  8. 其實我反而想知道自己唔走監視人有冇走的管理層唸乜,你加班咪即係佢要加班?

    佢自己唔通真係冇人冇物

    ReplyDelete
  9. 而且公司唔會想OT 的電費/ 冷氣唔係錢呀?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