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1, 2010

高地價何來

神話這玩意往往是人類願望的投射:或是希望滿足現實中不可能的願望、又或覺得現實中事物太不完美而想像出完美的形勢,前者最簡單的例子是長生不老藥:恐懼賣咸鴨蛋可說是無分中西,所以中西神話中都有令人長生的藥物/方法;後者則往往是建基於已知事物上,例如覺得虎(中國在引進獅子前本土並無)、獅(西方原亦沒有老虎)凶猛,唯獨是不會飛,但會飛的動物如鷹鷲卻不夠強壯,所以亦不約而同將兩者併在一起,中國版本是插翼虎、西方則是格萊夫怪獸(鷹翼獅身獸,Griffin)


但神話歸神話,如此理想化的總不是現實,以道家說法是太理想化便是過份極端了,過份極端自然足以影響平衡:若能長生不老,不是再沒需要繁殖下一代令人不能世代替換便肯定會人口爆炸、若插翼虎/格魯夫如此完美的獵食者存在,世間其他萬物便不用活了,當兔子死光了狐狸也自然不會長久(正版插翼虎傳說倒有下文補足這問題:曰插翼虎實在太厲害時自然會吃太多,最後肥得不能動彈而掛掉)

若來個圖表化,便如下圖般飛行與勇力不能兼容,只能在範圍上選擇一點,否認便如西諺般說“Too Good to be True”了!


     *          *          *          *

說神話可能有點虛無飄渺,來一個易懂的:現實中相信絕大多數人都聽過有云“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單從字面看總令人覺得有點古怪:難道說女人有點自虐、不喜歡好(男人)的只喜歡自尋煩惱要個壞的?

造成此奇怪現象絕非女性心理不正常,而是想出這句話的人有點描寫失當:女人所喜歡的並不是壞男人身上的“壞”,而是壞男人所必備、又或說是好男人所必無的另一特質:會dum女仔(予非廣州話朋友明白,意思大約是會哄女孩子開心);

伸延閱讀:

女性偏好找會dum人的壞男人、好男人在情場上只會節節敗退有堅實機礎支持,絕對經得起考驗:《Physical Attractiveness and the “Nice Guy Paradox”: Do Nice Guys Really Finish Last?》

所以若將句子修正為“男人不會dum女仔、女人不愛”便清晰易明太多!壞男人雖然壞,但愈壞自然會愈會搞情調、愈了解女性心意...相反個性愈專一、愈負責的dum女仔能力自然會愈薄,兩者此消彼長、不會共生 - 以數學說法,兩者關係是負1;



當然現實中極少dum女仔技術登鋒造極但壞得入心的playboy、亦少持身完美的呆頭鵝,大多數都只是兩個極端間的其中一點,但只要是雄性的人類,“好”與“會dum女仔”兩大特質都是一樣愈多另一樣自然會愈少,若期望兩者都為傻勝時,完全應了英謬“Too Good to be True” – 世上那有這等好事?


格萊夫怪獸/會dum女仔的好男人雖然非常理想化,但只會存在於神話傳說中;雖然人有追尋神話的自由,但成年人應為自己的決定負責,只要事後發覺原來神話角色不會存在於現實時不要抱怨便成(格萊夫怪獸,TopNews.in網站圖片)。

     *          *          *          *

會經濟學的朋友看完上面兩圖後可能大嘩:這不根本是無異曲線(Indifference Curve)分析、正確而言那兩條是筆直線(Budget Curve)嘛!欲望雖然無窮(想找會dum女仔的好男人)、但現實卻有局限,只能在兩者間取一平衡點了!

到這一步,可能亦有老讀者問曰為什麼本老頭如此喜歡挖苦經濟學家、卻經常搬出經濟理論?

再細心一點看可見本老頭所引的都是“(一廂情願)科學化”前的經濟學,對於馮.紐曼伊始、自稱科學的經濟學實在是敬謝不敏 – 只有近代才“變成” “科學”可不是本老頭亂作:話說早前跟一位在帝國玩實驗經濟學的長輩閒聊時說起阿當.史密斯母校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為何在近代經濟學界寂寂無名時,該長輩答曰原因有二(題外話,那長輩的職銜有點令人冒汗:首席“科學家”(Principal Scientist)!)

1. 該長輩問曰阿當.史密斯現在在做研究還是賣咸鴨蛋?正賣咸鴨蛋?那跟今日的格大有什麼貢獻?

(這不難理解,美帝國人向來不會理會傳統、歷史:畢竟美帝國自己完全沒有這回事。)

2. 阿當.史密斯時代的經濟學是一套哲學,但現今的經濟學卻(經濟學家自己發夢、希望)是一套科學了!

(這說法極嚴重有問題:只有經濟學家自己認為自己是科學這筆暫時不論,哲學本身是啥?曰是思考的方法,所以包括這位長輩的博士學位都稱曰Doctor of Philosophy, PhD,因博士訓練本身便是培養如何思考;而老牌大學的物理、化學、生物、數學等基本學位往往都會稱Bachelor of Art等「文學位」,蓋因即使是真科學也只是哲學的分支…還是因現今害人不淺的計量經濟學的確是沒有什麼思考的含金量、所以不是哲學?)

對於近代經濟學家的“威水史”以往已談太多,今次不贅,有興趣的朋友請參閱舊文:

伸延閱讀:

機關槍打鬼
請給我獨臂經濟學家!
一微塵裡鬥英雄:論大學「名次」的虛幻 (六)

     *          *          *          *

為何“哲學”年代的經濟學沒什麼問題、但當成了(偽)“科學”時卻會害人不淺?一則固然是變數太多、人心更是難測(見《我笨,但我沒中招!》),就如最簡單的需求曲線(Demand Curve)不但人人不同、甚至每一刻亦可以有變化,用所謂“科學方法”分析人心自然撞其大板;另一方面卻是人的性格對“精確答案”往往比大方向易過份依賴(諷刺的是這“精確答案”亦是(偽)“科學”經濟學更易為人接受、繼而中招的主因!)

一如若閣下身在中環而跟你說北角在東面,閣下向大方向行時自然會不時修正、隨機應變,只要大方向不錯總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但若跟閣下說先向93度(地理習慣以正北為0度)行300米、再向72度行600米…如此以往這般,人性卻往往會“跟到足” – 莫說計量經濟學家提供的數字往往錯的多對的少,即使原來是對(以經濟學家的表現而言機會不高),但在瞬息萬變的世途上對錯改變亦只是剎那間,過份依賴的後果是削弱了隨機應變的能力,即使突然有人僭建一道牆,依賴“精確數據”者比跟隨大方向的更難盡信書不如無書、臨場改變方向而一頭撞上大板!

     *          *          *          *

說了老半天終於進入正題:早前《買樓?不值!》一文登出後有網友提到除實用外有關炒賣的問題;

當然,炒賣可以令貨品短期內脫離實用價值,但長期而言價格總是依實質價值而行 – 以金融說法,股價短期看交投、長期看的卻是業績,用於其他商品市場上道理亦是一樣;

不過相對而言,有實用價值的商品會“比較好一點”而言,畢竟價格如何顛簸,總有一條實用價格線作為長期價格的主軸,若是完全沒有實用價值的玩意可更會在熱潮過後跌得不知到那裡去了:遠例如歐洲的鬱金香狂熱,近例可參考歷屆漫畫展!

說到香港樓價如何反映實用價值時,不少人誤解曰人總要居住,故樓價總不會跌得到那裡:這跟以為商業活動總要會計,所以會計師薪金不會跌到那裡一樣,是將一樣固然是客觀事實連繫上一個完全無關的結論:住固然要住,但人是有彈性的,當年獅子山下年代一家八口住實用面積三百尺固然是住,今日兩口之家住建築面積三百尺的也是住(至於實用面積卻是木宰羊);住三萬大元一尺固然是住,住三千元一尺的屋子也不見得頭頂會多漏點水 – 雖然交通費可能高得驚人;

問到香港樓價自70年左右歷近三十年拾級而上固然有炒賣成份,但能支持多年穩定上升自有實用因素在內,而對於當時香港樓價何以會高,在“哲學性”經濟學上有一非常美麗邏輯的答案:再具體一點,就以為何中環的會計師行所付租金比灣仔同業貴得多為例;

題外話,曾見網上有人指本老頭寫文愛“抄人”:往往一篇會連上十個八個出處,這可真是冤枉:這是寫論文的習慣呀!若是論文忘了加上出處可是會立即掛掉,網上寫文雖然沒這要求,但從道德上而言將他人成果當成自己想的總不是好事,今次所引的是大衛.李嘉圖老兄的《政治經濟及吸血原則》(Principles of Political Economy and Taxation by David Ricardo);

說回租金例子,若問為何中環的會計師行明明進行與瑟縮在某破舊商業大廈同業同樣服務、但收費高上一大截,不少人可能答曰因為中環的成本高呀,不收貴一點怎能補償高租金?以李嘉圖老兄提供的答案是「全錯」!不是因為高租金所以令中環會計師收費高人一等,正好相反的是因為在中環開業(例如形象,在甲級寫字樓開業的會計師會令人以為比在瑟縮在某破舊商業大廈的可靠專業一點…雖然其實都是一樣不大可靠)的知道能收取較高費用、獲得更高收入所以才願意付出更高租金 – 因果關係正好與大眾的理解相反!

要證明這邏輯非常容易,只要反問如果在顧客眼裡中環會計師的服務與瑟縮在某破舊商業大廈的會計師價值一樣(雖然現實根本是),顧客會因為中環會計師所付的租金高心生憐憫、為補貼他老兄的負擔而多付核數費用麼?若是不然,便可明白高租金不會引致高價格,相反正是高價格才能支持高租金!

     *          *          *          *

套用回整體香港情況,自70年代起的三十年香港經濟雖經過點阻滯但總算穩步上升,正因為在香港經營能獲高收入所以香港樓價/租金才會同時上漲;當過去十年香港經濟不是收縮便是橫行,樓價自然暴升不起來:雖然炒賣可以令樓價短期偏離實用價值,但從來沒有能令價格長期偏離的能耐,亦回答了當日詢問炒賣因素網友的考慮。

李嘉圖的理論非常易明易解釋能力極強,可不會跟計量經濟學家一樣以極度複雜的方程式搞上老半天、妄想猜度市場會如何如何走結果卻撞上大板!但諷刺的是張五常沒有說錯,今日以“科學家”自居的計量經濟學者往往會將“哲學性”經濟學經典棄如敝屣,認真讀《原富》的竟已成為少數,未聽過更莫論讀過《政治經濟及吸血原則》的“經濟學家”竟大有人在!當聊起這本大作時,玩計量經濟的朋友都會瞠目結舌,問曰為何不是主修經濟的本老頭會連他們眼中如此僻的書也會讀,答曰這便是通識教育呀,香港學生讀過李嘉圖老兄大作的只怕也有一半吧!聽得他們表情簡直豐富已極!

扯遠一點,想想為何香港地價會比非洲高得多?租金固然如此,薪金亦是一樣,資本家不是開善堂的,若員工不能為僱主賺取高利潤,僱主自不會付高薪金予你;所以特區政府所言香港因薪金比內地以至剛果共和國高所以競爭力下降、不大減中低層市民人工不能救香港完全是放屁:莫因什麼高學歷、什麼哈佛大學甘迺迪大帝學院畢業便怕他有牙,胡說八道便是胡說八道、不學無術便是不學無術...呀曾俊華司長不是說你!

8 comments:

  1. 但女人每有搵到好男人時,就嫌唔夠情調呢!

    ReplyDelete
  2. 所以好多女仔都鍾意蒲鬼,鬼仔真係好鬼識冧人,但無意識天長地久。

    ReplyDelete
  3. 因為好多女仔以為壞男人會因為愛她而改變,殊不知要令一個人為他人而改變是沒有可能的事。

    ReplyDelete
  4. 新年快樂!

    祝你今年大把女埋身...

    ReplyDelete
  5. 在演化角度而言,女士們被壞男人所「騙」的最大好處,不是他對自己的甜言蜜語……
    而是被「騙」後所生的孩子也懂得對其他女人甜言蜜語。

    ReplyDelete
  6. 恕我唐突, 其實我研究了很久, 到底真的是"西謬", 抑或"西諺"的手民之誤?

    路過完畢, 各位繼續

    ReplyDelete
  7. Hana大姐:這問題小弟冇眼睇、早就唔諗了!

    方老兄:唔怪得你...

    Anonymous兄:唔需要懷疑,係...打錯字! X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