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0, 2011

強烈對比

前陣子有事南下意大利翡冷翠(Firenze,香港一般以美語譯成佛羅倫斯) – 當然無論理由是啥,心情仍是乘機旅遊,回想在香港搏鬥的日子真是彷如隔世呀...又扯遠了,是看到一名勝時,一對照德國柏林大樓,不禁想起我們親愛的特區政府;


柏林國會大樓 - 嚴格而言是重建部份設計難看、不倫不類自不用說,真是愈看愈令人難過,歐洲設計師多的是,真是不明白為何德國人會找出名沒品味(尤其對於外型)的英國人主師設計...

但嘔心還嘔心,這遊客可至的玻璃圓頂(近來因安全性關閉了,畢竟英國人設計的東西在安全性上完全靠不住)背後的意義卻相當深刻:有云政府應是透明地在人民監察運作 – 所以雖然設計得有如史丹福大學校園/加州理工女生一般的難看,但似乎也還說得過去;


柏林國會大樓,如沒有重建的玻璃圓拱的確是漂亮的(美語維基圖片);


近看更是不對味(美語維基圖片);

     *          *          *          *

在翡冷翠所見的卻是剛剛相反:有一名勝曰瓦薩利空中走廊(Vasari Corridor)與柏林國會大樓剛剛完全相反:論外表實在是漂亮已極,但有趣的是背後意義也是南轅北轍!

伸延閱讀:
美語維基瓦薩利空中走廊
翡冷翠博物館瓦薩利空中走廊介紹


這空中走廊是當時翡冷翠大公Cosimo I de' Medici搞出來的玩意:一則這位統治者認為既然身為貴族,自不能跟市民在街上走在一起,甚至坐馬車與窮人走在同一條路上也是太委屈了!所以自建空中走廊以區分貴賤;二則可能這位大公的施政跟特區政府一般的好,為免民眾見到他老兄時過份熱情、簡直希望以老拳擁吻他老兄的身體,性情保守不喜擁吻的他老兄更不願走到街上;

(說到這大公的姓氏Medici卻是與香港十萬市民息息相關,有空再介紹這“打開潘多拉盒子的邪惡家族” – 美莉琪家族的惡行!)

於是乎這位大公建造這漂亮無比的空中走廊,由他的辦公室(舊宮)貫穿今日的抓飛滋美術廊(Galleria degli Uffizi,當時亦是美莉琪家族產業)、再穿過幾座大樓為在老橋橫過阿諾河、然後再到這位大公常到的教堂,最後到大公住所鼻涕宮(Palazzo Pitti)

如上面網頁提到空中走廊不對遊客開放,內裡照片可在第二個網頁中看到,至於沿途景色可從照片中與本老頭共同感受:


空中走廊起點,左面為其辦公室舊宮;


抓飛滋美術廊,空中走廊在左翼穿過,再到照片最盡頭處轉右指向老橋;


老橋遠景,以“橋”而言這很奇怪吧?


近看便知是什麼一回事,橋兩邊都建有樓房,空中走廊便在邊上樓房穿過;


老橋附近有一非常奇怪景色,到這裡時隨處可見周圍都有鎖鎖上,源於鎖店為搏生意而散播謠言:謠言曰情侶只要向他們買鎖,將鎖隨處鎖上後再將鎖匙丟進河裡,兩人便會永不分開;

這謠言真是損人利己至極!鎖店當然賺得發似豬頭,但附近簡直猶如蝗蟲過境一樣面目全非、河道也真是多得他們不少(鎖還可以被剪掉,但丟入河的鎖匙可不易打撈,日積月累下後果可想而知)...最大鑊的是根本便是一吹出來的謠言!當想起一認識的與ex來此一遊後不久便散掉,實忍不住肚裡暗笑...



而且扣鎖也還罷了,為啥有人連臭襪都綁上了?又有什麼特別含意?真是要問溝死女專家歐世圖兄


空中走廊終點鼻涕宮的夕陽,建築猶在但盛極一時的美莉琪家族早已衰敗,畢竟做了如此傷天害理的事終難以長久;

     *          *          *          *

柏林國會大樓與瓦薩利空中走廊真是完全相反的玩意!一者極醜而一者極美、一者置從政者於絕對透明一者隱藏得幾乎看不見主體、一者置政客於人民以下一者卻踏在市民頭上,世間竟然有如此強烈的對比!

特區政府高官在品味上似乎比英國人還要差一點,但不知在透明度、對比市民定位這兩因素上是似德國人還是衰敗已久的美莉琪家族?

4 comments:

  1. 政府要自絕於人民,自然不會有人愛戴的。

    ReplyDelete
  2. 條空中走廊先係極醜...

    ReplyDelete
  3. 有趣有趣。

    不過我倒不覺得那個透明圓頂不好看——雖然在下本來就欠缺美感。

    ReplyDelete
  4. 方老兄:主要問題是新舊部份不協調感,第一幅太細第二幅只有新的分開看可能不覺,實地見到會好明顯。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