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0, 2011

閒話煙稅

經過這許久相信大家對於曾鐵雞司長要罵的都罵夠了,今次說說財政預算案中另一比較“小” 的話題:煙草稅。但在入正題前先補充一點,在群眾壓力下曾鐵雞司長一反常態,由一毛不拔的鐵公雞變成幾乎將毛拔光的光雞,有人問曰曾光雞司長幾乎將盈餘花光,會不會令政府出現赤字?答曰赤字只會因經濟不景而出現,單是花這一點小錢可不會,莫說政府向來有高估開支低估收入的傳統,單是這次派米而言,派出的金錢也可增加消費等經濟活動令利得稅(及其他收入)比派前增加,反過來抵消派米造成的儲備消耗,所以根本不用擔心 – 要擔心還是擔心在這“眼光長遠”的特區政府領導下前路怎麼辦吧!


在說煙草稅前先利益申報:本老頭從未煲過一口一手煙、對於二手煙更是恨入骨子裡,但個人喜好絕不影響客觀分析,對於坊間煙民對預算案的兩大論點卻是認為對的多、錯的少,只是建基於與煙民相同的論點下結論有點不同罷了!

     *          *          *          *

煙民反對加煙稅的論點大多有二,曰:

1) 私煙會減弱加煙稅的作用;
2) 加煙稅不會令煙民戒煙;

對於前者是同意一半、後者亦非常同意,可見本老頭雖然恨煙入骨,但向來立論公正,不因個人立場而否定有理據的論點也(雖然結論有點不同)!

(1) 私煙會減弱加煙稅的作用

先聲明:買賣私煙均屬違法,本文只是以此資料分析,絕不鼓勵人買私煙甚至完稅煙!煲煙危害健康更損害他人,還是戒煙吧!

入正題:無可否認私煙會攤分部份完稅煙市場,但以生果日報提供資料加以分析,卻會發現進一步加煙稅不見得會令私煙份額再進一步增加太多!

《私煙加得更狠 每條增至 390元》生果日報 2011年02月24日

“有報販指昨日有私煙商將每條煙由 240元至 260元增至 390元,即每包加價最多 15元,比每包 50元的完稅煙僅便宜 11元…由每條 240元至 260元增至 390元,加幅較每包煙加 10元煙稅更高。”

(即私煙每包39元、完稅煙每包加稅前40元、加稅後50元。)


本老頭從不跟煙草買賣打交道,故唯有依賴生果日報提供的資料:別的也還罷了,這方面生果日報的資料應還是可靠的。

看來生果日報的記者也不知道自己正在為支持加煙稅出了一分力:只要稍明相對價格的概念,便可見加煙稅正是減弱私煙的良方:

加煙稅前兩者價格:

完稅煙 = 40元/26元 = 1.54包私煙
私煙 = 26元/40元 = 0.65包完稅煙

加煙稅後兩者價格:

完稅煙 = 50元/39元 = 1.28包私煙
私煙 = 39元/50元 = 0.78包完稅煙

以經濟學術語:加稅後令完稅煙相對價格下降、私煙價格上升;說白一點,加煙稅拉近了兩者的價格、亦增加了煙民購買完稅煙的動機

為何會有如此有趣現象?首先一點是須在第(2)點“加煙稅不會令他們戒煙”下才會有機會成立(有關問題見下文),否則若兩者俱大幅增加時會令大多數顧客流失時戲便唱不下去了;而重要原因是:完稅煙與私煙是替代品,當完稅煙加價時,其替代品價格亦會被拉高(重申:這只是經濟分析,法律上私煙根本不應存在所以不算是有效“替代品”)

所以煙民的論點沒有錯,增加煙稅的確會令私煙販子獲益不少(第1點結論,但不是所謂市場佔有率而是Contribution Margin,見下文)亦不會令煙民因此大幅減少(下文第2點),然而不同意的一點是加煙稅不見得會令私煙市場佔有率大幅增加:因生果日報提供資料可見,私煙價格加得更狠反會幫助完稅煙獲得價格優勢!

     *          *          *          *

若兩者價格走勢同步,若再誇張一點加多點煙稅如何?例如若以加稅將完稅煙價格推至100大元一包,私煙還是相差11大元(雖然以生果說法可能私煙會加得更狠,但總不會與完稅煙相等),再以相對價格計算一次:

完稅煙 = 100元/89元 = 1.12包私煙
私煙 = 89元/100元 = 0. 89包完稅煙

可見兩者在同步上升下完稅煙會愈來愈相對“便宜”、亦令私煙價格優勢愈來愈低!若要消減私煙市場煙稅是加得太少而不是太多!

當然有關分析要有幾個假設:私煙利潤增加不會引起更多新販子加入令供應增加而拖低價值、煙民行為以價值為基礎、海關打私煙努力足夠等;

     *          *          *          *

至於結論是否正確?不同意張五常的人很多,但有一點卻很難令人不同意:推算完結論後總要跟現實對照,若現實與理論不符,那錯的一定是理論 – 雖然近代計量經濟學者在每估包錯後都會大罵現實怎麼跟他們閉門想像的方程式不大合作...

現實情況如何?正好如本老頭分析:加煙稅後私煙根本不便宜,致令生果日報的記者也忍不住抱怨私煙吸引力不大夠(雖然他老兄可能也不知道自己提供的資料正好為他罵的新政策見效而背書),其說私煙在市場佔有率上升,倒不如說在新價格下政府跟私煙販子一樣利潤(會計說法:Contribution Margin)增加,兩種互相替代的產品收入都是愈來愈豐厚:只要政府不能消滅自己的“競爭者”,政府與私煙販子荷包便會共榮!

很滑稽但卻很現實的結論吧?

(2) 加煙稅不會令煙民戒煙

這句的原因可更是簡單了!所用的理論正是凡讀過經濟學的朋友都會懂的:需求定律!

雖然不少煙民大罵要他們戒煙他們寧可死掉,但暫時也沒見過誰會因戒煙而掛掉的,但為什麼煙愈賣愈貴他們卻老是不戒?

先扯遠一點:城中富貴李佳佳及其家族總身家超過千億(雖然不少所謂富豪“排名榜”提供數字不一,部份提供資料可沒千億又或多很多,但這類“排名榜”大多只是簡單將其持有的上市股票乘以市值,相信李佳佳家族資產可不止於上市公司股票吧?所以這類“排名榜”只有段估,然而莫說是外人,只怕就是他們家族中人自己也說不清究竟有多少,只有用約數千億好了!),若突然有什麼原因令他突然大蝕十億,他老兄可會因而大屋不住、遊艇不玩、高而富不打?

即使完全不認識李佳佳家族中人,相信大家都會立即回答絕對不會,因十億大元雖是大多數小市民十世也掙不到的數字、即使對於blog友中著名的富豪Hana大姐而言也足足是一半身家,但對於李家即使突然損失十億就是再肉赤也不會因而明顯影響生活質素:即使李佳佳一家在記者面前笑著說很心痛,大家也知道也是純粹說笑而已 - 所以煙民們大叫牙痛也是一樣聽完便算不用當真:當口說肉赤錢卻照花時,誰信真的是肉赤?


早前在討論區會計版說起特首為誰的問題:對於2012年上場者大家都相信不外是唐老年、曾光雞、范太太還是振英叔幾位,所以也沒什麼談興,反而對於2022年上場者為誰比較感興趣;

雖然現在離2022年遠了一點,但本老頭說起其實也有點頭緒:以年齡看應是現今大約四五十歲左右的“中年才俊”吧?結果不少版友都不其然想到李佳佳先生...

當然現在而言只是段估冇辛苦階段,但世事難料,不知道2022年起的十年是不是李佳佳先生主香港浮沉(網上圖片)?


     *          *          *          *

正如李家的大屋、遊艇、高而富會藉一樣,煙怎樣也是一種奢侈消費品,也總是用維生以外的“閒錢”而已:以現今50元一大包的假如每日只煲一包(相信不少煙民大大不止),一個月也要1,500塊:已非常接近早前網上流傳的“綜援碩士”一整個月基本維生開支!

說來也是差不多,雖然近來百物騰貴,但要吃20元一餐總也有機會辦得到,也是說即使即比較“克制”的煙民所花已足夠低收入人士最基本吃飯開銷:這又豈非荷包不豐、每花一塊錢也要考慮的低收入階層所能負擔?

或問,雖然煙民都是財政比較優渥的一群,但不是說價格上升需求量便會下降乎?為何煙價不斷上升但煙民也不會少抽?這便是所謂需求彈性的問題了!如上所言李家在一千億身家水平下,即使少了十億大元所少買的奢侈品也是微乎其微:所謂需求彈性低也!但對於二十億身家的半富豪Hana大姐而言,少了十億可真是要“勒緊褲頭”(雖然剩下的十億也足以令大多數人羨慕得口水直流),即她對大屋遊艇高而富會藉的需求彈性遠比李佳佳一家為高;

既然煙民皆曰政府再加煙草稅他們也不會少抽、因此煙草稅對禁煙沒太大作用云云,亦即是說明煙草這種奢侈品於大部份煙民而言都是李家而非Hana大姐的遊艇:遠遠還未足以逼令煙民改變生活習慣!

     *          *          *          *

又來張五常喜愛的現實觀察:據云過去幾次加煙稅是令總煙草消費量(坊間提供的所謂完稅煙 + 私煙)不跌反升,說明了煙民對煙草的需求彈性有如李家遊艇般低、具體點說是即使煙稅加上一倍也不過少抽一成半成,還不足以抵消新血煙民的補充,可見第二點的解釋在現實觀察中也是站得住腳!

     *          *          *          *

有點不同的結論

可見本老頭真是光風霽月:雖然立場跟煙民完全相反,但以其提供的資料加以分析配合觀察現實,對他們的論點也是同意的多反對的少,絕不因個人立場而因人費言!

然而論點雖然一樣,結論卻大有不同!要煙民多交點稅自然有點不忿,但小心求證下財政負責能力較強的煙民對於點點煙草開支根本猶有餘裕,不然對於屬於奢侈品的煙草早已吃不消早就戒掉 - 行為總比言語可信;

既然如煙民所說加煙稅不會令煙民戒煙,故建議曾光雞司長若你是口對心、加煙稅只是從市民健康設想而非謀利,還是請你全面禁煙,否則單單加那一個幾毫一根的煙草稅,有如要求李佳佳家族捐出一萬幾千塊,不但不會少了一根毛,甚至可能眉頭也不皺一下!

但假如曾鐵雞司長一如政府絕大多數時候般口不對心、加煙草稅純是為收入考慮(撇除無數研究指出煙草稅收入增幅根本抵消不了醫療開支上升),從上分析可見就是多加點點稅也動搖不了煙民的習慣,現今的煙草稅根本是太低而不是太高!當在過去多次加煙稅後私煙價格也是同步向上,所謂加煙稅令私煙市場大增的顧慮可以免了!而且如是說豈非指海關伯伯們白吃飯不成?

(熟悉經濟學的朋友可再多想一個概念:消費者剩餘,因篇幅所限不再詳述了!)

既然煙草需求彈性極低,至少現今稅率也還遠遠未致於撼動煙民的習慣,反正“劫富濟貧”正是徵稅三大原則之一,向生活較富裕的一群徵收奢侈品稅總比令窮人買口飯吃都要被斬一筆的銷售稅公義得多,曾光雞司長還是放心再多加幾倍好了!

6 comments:

  1. 消費者剩餘,因篇幅所限不再詳述了!

    下一篇再詳述不就好了麼?

    ReplyDelete
  2. 完稅煙嘅代替品,唔單止有私煙,仲有丸仔喎^^

    ReplyDelete
  3. >因十億大元雖是大多數小市民十世也掙不到的數字、即使對於blog友中著名的富豪Hana大姐而言也足足是一半身家,

    十億?我點止咁少吖!幾仟萬億都有吖!































    精子吖嘛!即情要幾多有幾多添啦!

    哈哈...

    ReplyDelete
  4. 我睇不如全面禁煙,並且將香煙提升為毒品的層次,吸者要坐牢,咁就一定如政府所講可以減少吸煙人數.哈哈...不過呢D只係政府既借口啫. 眼見香煙業已經夠衰,仲唔係呢個時候踏多幾腳,抽番多D水幫補庫房咩.

    ReplyDelete
  5. 這篇討論的角度很有趣。

    不過我也不贊成全面禁煙,全面禁煙只會把煙草市場完全推向地下,成為黑社會的專利(就像毒品一樣)。

    至於「吸煙變吸毒」之說,如果吸煙和吸毒都是「癮」就可以互相轉換,那麼煙民何不轉而酗酒﹖反正酒是合法的,而且還減稅﹗

    ReplyDelete
  6. 飛仙老兄:表達到意思便算了,畢竟基本需求定律已足夠解釋,消費者剩餘也是需求定律演變出來,再講落去恐怕悶死人;

    Ebenezer老兄:恐怕冇乜人食完飯走去整幾粒丸仔吧? XD

    Hana大姐:原來...你是男的?竟然連精子都有?你老公難道是這片男主角? @o@

    http://en.wikipedia.org/wiki/M._Butterfly

    苦瓜大長老:正文都有提向有錢的一群收奢侈品稅較符合稅務原則,比向窮人收更高稅率的銷售稅公義得多了!可見本老頭是對事不對人不是凡特區政府政策都是批評的...最多是抱怨明明找對了方向但力道嚴重不足;

    方老:若如你所說可不用禁什麼,反正禁什麼便流向黑社會?有點說不通吧?

    btw你知早前叫你一位年高德劭的老教師是誰了吧? X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