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9, 2011

你管那是誰說的?

科學家理查.費曼(Richard Feynman)在他其中一本自傳(沒有實書在手,印象中應該是《What Do You Fucking Care What Other People Think?》,若萬一記錯便是在《Surely You're Joking, Mr. Feynman!》)提到一小故事,當他老兄追求女朋友(後成第一位妻子)、替她做哲學功課時,看到笛卡兒對其名句「我思故我在」的推斷後大叫荒謬:他長篇大論駁斥笛卡兒推論如何不確後,才想起被他批評得體無完膚的是鼎鼎大名的笛卡兒;


但即使想起被批評對象是得享盛名的哲學家後他老兄也一點不後悔:是支持還是不以為然應建基於所說是否真確而非誰說的,也幸而他女友的老師也是有這份胸襟的,若該教師只會盲從權威、甚至更等而下之只會跟教科書批改,她的功課便悲劇了!

     *          *          *          *

以往提到教師這問題、本老頭說起個人慘痛經歷時,時吾友幹探兄回應得更有趣:

初中時中史講隋煬帝被弒,習作有條填充:隋煬帝南幸時被_______所弒....

我懶叻咁填左宇文化及老兄個大名....點知派返習作時有一個大大的交叉,原來我錯唔係寫錯字,而係唔跟個model answer。個model answer係乜??

係"臣下",你話係唔係吹到b一聲?自此之後我中史基本上係自修!!

若費太太的老師也是如此人物,只怕費曼老兄早被甩掉...

     *          *          *          *

本博客的老讀者可能還記得年前曾經花了不少篇幅說大學排名何等無聊,但在一篇上戛然而止:無他,所謂大學排名本是一主觀評論多於所謂客觀的遊戲:即使是“硬數據”如師生比率、諾貝爾獎得主數等比較直接的如何轉化成大學成就也是排名作者的意見:為何這數據與大學成就有關?為何佔如是百份比?可見“硬數據”也有一半主觀成份,至於“軟數據”如坊間投票則更是完全主觀玩意;

但人性是奇怪的,即使是主觀多於一切,只要堆砌出一大堆數字卻會令不少人感覺上科學化了…即使對像(Subject Matter)根本就不是什麼客觀玩意,經濟學中的人性如是,大學排名更如是:

伸延閱讀:
《機關槍打鬼》


     *          *          *          *

回說為何當日行文近萬字的排名訪問突然斷稿(國內網上術語曰“挖坑”):之前與升學專家iTinHK故版主討論排名時,大多都是集中於上述數據所謂將主觀意見包裝成客觀資料問題,但畢竟我倆老眼昏花,到後來仔細看才發覺某份被香港人引用最多的英國消閒娛樂雜誌實在沒常識得太離譜,我倆老人失笑下在iTinHK故版主同意下索性懶得將餘下錄音打一遍了 – 反正也沒有讀者有興趣追問;

伸延閱讀:
《一微塵裡鬥英雄:論大學「名次」的虛幻》系列:
(一)(一.附錄)(二)(三)(四)(五)(五.附錄)(六)(六.附錄)(七)

令倆老頭罷手的一篇:
《白做了!》


若只是一般大學排名雖是個人觀感,但也有點花功夫說說這觀感有多少可信度的價值,亦是這篇專訪的由來;但當我們發覺這份消閒娛樂雜誌竟然連美帝國最基本教育常識也欠奉,可以滑稽得將密茲根、北卡、紐約城市大學等一大“群”學校誤作成一“間”時,都覺得根本沒有再花功夫討論的價值了!其荒謬地步已可與連每美語字詞須至少有AEIOU(或I轉化成的Y)響音也不知道便大談美語詩歌沒什麼差別;

主觀評論評得好不好當然有討論餘地,但原來這評論根本建基於錯誤事實、評論者原來更是一無所知,再花功能分析其評論成果豈非浪費功夫?

     *          *          *          *

關於這消閒娛樂雜誌在專訪停稿後有兩點更新:

第一是該雜誌THES原用的資料分析公司Quacquarelli Symonds(QS)不知何故自2010年被開除了,自此THES與QS分別推出各自“排名”;

第二點是QS近年終於陸續發現原來美語字詞須有響音一樣,終於陸續知道密茲根、北卡原來不是一“間”大學,所以在近年陸續更改,並在網頁上毀屍滅跡,但其印刷本流傳多的是,幹了蠢事不是單單刪改幾份網頁便可以當完全沒有發生;

但有趣的是其修正是持續不斷地發生:先是發覺密茲根原來是三所獨立學校、再而發覺北卡也不是一間,但直至今日也還未發覺原來紐約城市大學原來不是單單一個體名CUNY,唯一解釋應是該編輯根本沒有概念,只有接獲他人投訴才修修改改,一如第一年時竟然粗疏得連北京大學美語是啥也不知道,竟自創“Beijing University”並在接獲投訴後才改正一樣吧?更有趣的是該消閒娛樂雜誌雖曰其佔分極重的排名投票部份如何如何權威,但投票人竟會對“Beijing University”視而不見照投可也,有多可信真是...

或有人問曰既然陸續改正豈非便變得可信?莫說對於CUNY直到今日也是錯足多年,從中也可知道該公司對於教育常識如何了得;據云QS主持也在美帝國拿了個MBA的,想來應也至少在帝國住了兩年,竟然也對帝國教育一無所知、犯下如此離譜的錯誤,真是典型MBA的特質:宣傳能力一流、真實功夫全無

     *          *          *          *

可能讀者奇怪:既然事情“已了”,為何事隔多年又舊事重提?這便與文首故事有關了!

討論區有人提起所謂大學排名問題時,除老頭外不少人也是嗤之以鼻,但有趣的是有版友堅稱該連基本常識也欠奉的QS排名非常可信,理由是帝國非常出名的US News and World (下稱US News)也將QS排名刊出,名日World’s Best Universities

版友們自然提到這QS如何故說八道,但有趣的是提出者堅稱若不是QS如何頂呱呱,這麼有名的US為何會用QS成果作自家產品?

勿論US News本身的帝國大學排名雖然極有影響力也經常被批評,更勿論該World’s Best Universities評論留言十居其九(客觀點,絕不是其十)帝國人不是大罵荒謬便是嘲笑,即使假設US News如何了不起,單單“是它說”而不是“說什麼”竟成是對還是錯的理由?

     *          *          *          *

本老頭向來承認自己有立場(如特區政府般常說自己沒有既定立場的才是搵鬼信!),但在討論區當版主多年非常自豪的一點是從沒因異見而打壓過一絲言論:即使你所說的我不同意,但只要言之有理便絕對尊重,若能指出我的錯誤更是令人高興,但這位“排名可信,因US News也支持”便太令人有點失落了…

莫推到哥白尼推翻天動說、牛頓理論也被後世修正,單是哲學博士(PhD)論文的基本要求便是「破而後立」,若權威以至前人所說動不得,請所有博士生朋友們執包袱回家好了 – 說起來也不只是博士生,所有人的學習態度也應如是吧?

當然有人過猶不及總以為自己才對權威便一定錯結果撞了大板,這類朋友說起來也是忽略了同一點:權威不一定對,但也不一定錯,更精確說法是言論究竟是誰說的應是不相干(Irrelevant),是對是錯完全只在言論本身;

如費曼評笛卡兒,是對是錯只在言論本身是不是是誰說,他老兄駁斥「我思故我在」也只是針對這一分析而非笛卡兒本身;《What Do You Fucking Care What Other People Think?》遠流中文版翻譯成《你管他人怎麼想?》,容本老頭修改一下,對於學問研討應是「What Do You Fucking Care Who Other People Say?」(你管那是誰說的?)吧?


若權威真是不可質疑,今人當仍相信宇宙圍繞著自己轉的(維基圖片)。

6 comments:

  1. 政府就係最討厭e種佢講唔照信的人。

    ReplyDelete
  2. 佢講唔照信的人...
    所以丫媽鐘意聽聽話的仔女唔係"伍"逆子囉
    好管嘛

    ReplyDelete
  3. 無記錯, 應該係後面嗰本
    http://www.amazon.com/Surely-Feynman-Adventures-Curious-Character/dp/0393316041

    佢幫手做功課時遇到嘅正係笛卡兒以"思在"論證上帝存在. 過程就不贅言了

    (引大家買本書睇吓. 再唔係打吓書釘都得, 反正故事就發生喺好前的頁數)

    ReplyDelete
  4. model answer呢種死法,我o係小學已經死過好多次。

    只係去到中學都遇到有個同樣的老師﹕

    問題﹕乾隆皇年輕時_________
    答案﹕頗有作為

    當然大部分人都答錯(除左某幾位背書背到出神入化既同學,抵佢岩),但呢位仁兄畀我地背後笑足咁多年。

    ReplyDelete
  5. 方老:我會估"風流成性"! XD

    ReplyDelete
  6. 方潤提到的例子, 令我想起某一屆小學常識問答比賽

    問題曰: 形容一個人逃避現實, 我哋會叫呢啲做"乜嘢"政策呢?

    一學生旋即按燈搶答: 八萬五政策!

    結果兩位主持人先係愕然, 之後不禁莞爾, 緩緩說: 我哋呢度嘅正確答案係"鴕鳥政策", 雖然你個答案好有創意, 但都唔可以畀分你(大意如此)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