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5, 2011

香港大學生不濟?

近年香港不知何解流行嘲笑大學生如何不濟(若連大學也進不了的年輕人更被老一輩曰“現今如此易入大學也考不上”),在討論區所見尤其對八大中對於收生比較寬鬆的嶺南、城大、開大(JUPAS部份)更被說得一文不值,突然心血來潮想查看查看究竟現今的大學是否如這班老年人所說般“易入”、進而看看香港大學生是否如此羞人;


     *          *          *          *

雖然在現今JUPAS制度下令學生有“求學?不!是求分數!”的傾向,但這倒不應怪被動的學生本身、還是應問問為何有這除了節省學校行政人員本已不多工作量而設的機制吧?只要參與過JUPAS的朋友相信也得數出一大串如欠缺以面試表達入讀熱誠(面試雖然有,但除了少數如藍血大學建築系等以面試為主而聞名的外,大多數都只是佔了一小部份,到底還是分數主導)、為應付機制而不得不將心儀學科調後、又或為免全軍覆沒而不得不將“水泡”大幅調前、結果弄假成真被逼入讀莫名其妙學系等不一而足,“求學?不!是求分數!”說到底也是制度逼迫出來,指著作為受害人的學生大罵過份重視成績未免倒果為因;

但要比較香港學生與外國人有點不易,畢竟A考試的70分與B考試的50分誰易誰難有點說不準,但絕對分數雖無意義卻可從相對分數入手:當分數成為爭奪學位關鍵時,無論試卷深淺、表現分數幾何也最終化成線性分佈(Line Curve,廣州話卻成了非常生動的“拉Curve”)進而表比例分配學額,所以以相對分數看看香港大學生是否如此“容易”入學相信離事實不遠;

長線而言香港大約有18%適齡人口能入讀教資會(UGC)資助學位,所以以香港人熟悉的英式A Level難免有點難以比較:當大約1/4(25%)英式A Level會得出A級時,所謂“AAA Offer”已不能代表什麼(所以近年有更高的A*,姑且看看這A*能撐得了多久 – 當然每科的Top 25%與總分Top 25%是有點差別),還是以劃分比較細緻的其宗主國帝國式SAT比較易入手;

     *          *          *          *

以Top 18%計算即在香港入讀UGC大學學位中位數是Top 9%(即表中over 91%)、上/下四分位數為Top 4.5%/13.5%,根據帝國2009年SAT分數中位數即為:

Critical Reading: 660
Mathematics: 680
Sub-Total: 660 + 680 = 1,540
Writing 660+650/2 = 655


那即是什麼概念?就以幾所“一線尾”帝國大學收生成績而言(完全隨機抽樣、毫無準則,純為本老頭眼中幾所屬“一線尾”大學而拿來比較而已)(SAT數字手上只有2009年,但相信線性分佈長遠而言相去不遠):

密茲根大學安阿伯分校(University of Michigan Ann Arbor):注意,只計安阿伯分校,切勿如某些消閒娛樂雜誌般將三所密茲根大學“三合一” – 另外兩所與安阿伯完全沒有關係:

SAT Critical Reading (middle 50%):
620-730 (Top 3-16%,中位數675分即Top 7.5%)
SAT Math (middle 50%):
670-770 (Top 2-11%,中位數720分即Top 5%)
SAT Writing (middle 50%):
640-740 (Top 2-13%,中位數690分即Top 5%)


(注意middle 50%中的底即下四分位數而非最低入學分數。)

除Reading下四分位數外好像都比香港整體大學生(注意是八所大學綜合而非單指一所香港院校)高一點;

卡內基.梅爾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最王牌的工程學院(Carnegie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其他學院分數相對稍低):

SAT Critical Reading (middle 50%):
630-720 (Top 3-15%,中位數675分即Top 7.5%)
SAT Math (middle 50%):
710-790 (Top 1-6%,中位數750分即Top 3%)
SAT Writing (middle 50%):
630-720 (Top 3-13%,中位數675分即Top 6.5%)


幾個數字都比香港整體大學生強上一截,但畢竟卡內基的工程學院是帝國第一線而非“一線尾”了,所以公平起見還是看看真正屬“一線尾”的卡內基人文及社會科學學院(College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SAT Critical Reading (middle 50%):
620-710 (Top 4-16%,中位數665分即Top 8.5%)
SAT Math (middle 50%):
650-740 (Top 3-15%,中位數695分即Top 7%)
SAT Writing (middle 50%):
630-730 (Top 2-13%,中位數680分即Top 6%)


數字比香港八大學生稍佳但差異不算大;

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


SAT Critical Reading (middle 50%):
630-730 (Top 3-15%,中位數680分即Top 7%)
SAT Math (middle 50%):
650-750 (Top 3-15%,中位數700分即Top 6%)
SAT Writing (middle 50%):
660-750 (Top 1-8%,中位數705分即Top 4%)


整體而言紐約大學入學分數中位數比香港八大整體略高、然下四分位數略低:相信是紐約大學人數太多之故吧?但總算是差不多了;

以帝國大學而言能進入紐約大學算是不錯了吧?

     *          *          *          *

可見單從考試成績而言香港八大總體學生能與紐約大學拼個旗鼓相當:既然能擠入紐約大學的都被視為半精英,何以香港人對至少是Top 18%的本地大學生如此輕鄙?

當然這數字只是單從考試成績而論,至少有兩大假設:

1) 應考香港公開試(注意:是幾乎全學生皆考的會考或新文憑試而非在會考中撇走2/3的香港A Level)與帝國SAT考生質素相當…咳,帝國中學生質素如何熟悉兩地的朋友相信心裡有數、不用明說;
2) 單以分數論英雄:在香港這“求學?不!是求分數”的機制下確是事實,而帝國可是以重視考試以外表現而聞名的,這的確令帝國大學收生分數受了點拖累,但從大體上影響未致太大;

既然香港八大整體學生能與紐約大學相當,又何差之有?

     *          *          *          *

或問兩點:若說以副學位(副學士或高級文憑)入讀者會有何影響、又或入讀大專院校如演藝、珠海、教院者又如何?

須注意香港固然有副學位以為公開試落敗者提供第二次機會,帝國又何嘗沒有社區學院(Community College)轉入大學?上面尤以密茲根大學安阿伯分校這類公立大學最為明顯,固情況也是如一 – 而且誰說以副學位入讀的學生質素一定較差?

至於第二點即刻稍弱於Top 18%,以幾所專上學院收生人數之少也是相差不遠吧?若說是Top 20%或多一點在帝國也可以對應如土伏苓大學(Tulane University)或尊敬的陳克勤議員母校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 – 這類“二線頭”學校質素絕對優秀(尤其尊敬的陳克勤議員所說讀的雪城大學蜜絲維爾公共行政學院更是帝國首屈一指),總不算是太丟臉;

     *          *          *          *

另一香港老一輩常說的是香港學生美語不及外國畢業生(有趣的是常持此論的老一輩往往自己的美語也不見得高明得到那裡),這簡直是有點無理取鬧:將香港人的第二語言與別人的第一語言比較是否有點搵笨?

本老頭也算是在帝、歐生活過,歐洲國家學生固然多通兩、三門語言,但以美語為第二語言者除德國外也不見得如何比香港學生(至少包括在香港大學生中算是中下的本老頭)優勝多少:德國人一是因德、美兩語系出同源較易學習,二則是西德曾受數十年帝國殖民地統治,單是前往前民主東德地區或文化完全相同的奧地利已可見美語在當地並不是十分普及,若閣下與法國人、意大利人說美語更可是以悲劇形容:甚至他們選取第二、三語言時根本不選美語(在歐洲本老頭多寧可以極破爛的德語應付也不願用美語來招人白眼)(在歐洲德、法語的應用範圍遠較美語優勝,唯一例外的是在荷蘭用德語會有點像在其他歐洲地方用美語一樣受人仇視:歐洲國家中最放不下德國侵略歷史的是荷蘭人),只有香港不知何解會有第二語言不及別人本家功夫便是罪惡的怪論!

至於帝國便更簡單了:絕大多數帝國人以為世界是東起緬因州、南至德薩斯、西圪夏威夷、北垂五大湖,外國人與火星人在不少帝國人眼中沒什麼分別,又何來學什麼第二語言可言?

當然美語非常重要,若能學得如帝國人一樣流利自是優秀資產,但作為第二語言能應付一般運用也算是無愧了吧?又是一句老話:洋人絕大多數不會嘲笑中國人美語不佳,嘲笑的卻多半本身是中國人!

(最大原因是學過第二語言的洋人也知道能說得順暢已是不易,當自己的中文也學得一塌糊塗,自不會嘲笑沒有什麼牛音紐約音的中國人說美語;當然,閣下仍可說只有美語重要,中文說得如何沒啥相干 – 若如是本老頭無話可說。)

     *          *          *          *

反而比較有力的一點來自極端商學院原教旨主義者chibus:看罷上文草稿後他曰紐約大學學生可能真的不比香港八大(總體)優勝,但分別在於紐約大學提供的訓練比八大好吧?


的確香港雖有不少優秀學者,但平均而言比外國名校還是遜了一籌:香港某些大學收生可能比密茲根大學安阿伯分校還嚴苛,但至少香港諸大學的訓練難以如安阿伯般培育出如唐老年司長般言論擲地有聲、舉止風度翩翩、思維更是能人所不及的政治家:試看香港那頭土鱉能有唐老年司長般言出必精彩百出(文匯報圖片)?

這一點的確比較難駁,但細想一會:這究竟是年輕人的錯還是提供環境的老一輩的問題?

伸延閱讀:
《站在巨人的肩上》
《一言豈足蔽萬人?》

10 comments:

  1. Hi, I've been following your blog for a while and you are damn right about many sick HK mentalities.

    只有香港不知何解會有第二語言不及別人本家功夫便是罪惡的怪論

    I also study abroad and this is something I learn from the foreigners that there is nothing wrong if I don't speak well a foreign language, it's just a bonus. Then I spoke of it with many HK friends, we found that it was the English who had destroyed our language confidence. And it's pathetic to see how HKers still teasing each other. Isn't Cantonese a beautiful language?

    ReplyDelete
  2. agree

    watch this video and you will completely agre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gMHSpwemxU

    ReplyDelete
  3. 有一個不能忽略的前提:
    sat+interview選出的top 18%,跟hkcee+hkal+jupas選出的top 18%,起碼是大致上相若的。才能得出香港8大vs卡內基,紐大的學生應該相若的結論。

    但你看看ce+al+豬爬屎...悲劇呀

    ReplyDelete
  4. 且看以下信報占飛大戰陶才子:


    忽然文化 占飛
    信報 2011年5月23日

    燕窩才子陶傑有隻吊靴鬼

    「燕窩才子」自從兩年前畀個不懂香港文化界潛規則的專欄作家踢爆寫文法不正確的英文之後,錯英文就像吊靴鬼一樣跟住他。他今次有啲無辜,因為那個礙眼的錯誤不是出現在他署名的文章之中,而是文章下面幾句關於他的簡介。

    英文免費雜誌HK每期都這樣介紹他:「Chip Tsao is a best-selling author and columnist. A former reporter for the BBC, his columns have also appeared in Apple Daily, Next Magazine and CUP Magazine, among others.」

    寫作指南列明正確句子守則

    寫這段文字的人,想必沒有讀過被很多職業寫作人奉為聖經的The Elements of Style。這本權威的英文寫作指南列出有關用法的八大守則(Elementary Rules of Usage),第七大守則就是「句子開端的分詞片語,所指的必須是句子當中文法上的主語」。原文照錄如下:A participial phrase at the beginning of a sentence must refer to the grammatical subject。

    它還舉了一個例子。「On arriving in Chicago, his friends met him at the station.」是錯的英文,要改寫為 「When he arrived(or, On his arrival)in Chicago, his friends met him at the station.」才啱文法。

    同樣道理,「A former reporter for the BBC, his columns have also appeared in Apple Daily, Next Magazine and CUP Magazine, among others.」須改寫為:「A former reporter for the BBC, he also writes columns that have appeared in Apple Daily, Next Magazine and CUP Magazine, among others.」明未?
    ***
    獨眼新聞 紀曉風
    信報 2011年5月24日

    陶傑還擊占飛 英語沒有永恒法則

    本報占飛前輩昨天在文化版的《今日焦點》中,指在英文免費雜誌HK中對陶傑的介紹,文法不通。陶傑旅英多年,英語水平一向不賴,老紀昨天又「啱啱遇上剛剛」和才子聊起,才子當即時列出三大理由,解釋有話直說,老紀亦有語直引,純粹給讀者作個參考。

    陶傑直言:「一個黃種人批評另一個黃種人的英語,好難睇!」又豪言:「你落蘭桂坊、西貢或南丫島,隨便找一個白種人問問,究竟邊一句啱!」他指HK內的介紹:「Chip Tsao is a best-selling author and columnist. A former reporter for the BBC, his columns have also appeared in Apple Daily, Next Magazine and CUP Magazine, among others.」這一段是由兩名白種高加索裔美國人撰寫,是否文法有問題見仁見智。

    才子推斷,占飛是文化人林沛理(老紀雖和占兄同為《信報》賣命,但確不知占飛兄為何許人)。陶傑謙稱英語並非其「First Language」,故本不欲解釋,然而他又指:「English is art, not science」指英語是藝術、文法,而非數學等有公式可背。他舉例指,時至今天,不會有人以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或柯南道爾(Sir A.I. Conan Doyle)的英語書寫行文,「但無人會話狄更斯或柯南道爾的英文是錯!」

    陶傑批評提出這種質疑的是「三流學者」所為,又指自己不是第一天被批評英語有問題,「當年有人提出我寫『commit a mistake』不對,應是『make a mistake』,但我後期找到一大本書,講應是『commit a mistake』,那又如何?」以上為才子和老紀交談直引,才子說時不時哈哈大笑,沒有怒火。他指本報向為莘莘學子學習語文平台,才特意和老紀一談,以釋前嫌。

    ***
    忽然文化 占飛
    信報 2011年5月28日

    撕開陶傑最大敵人的真面目

    明明鍾意一個人,卻對佢處處針對;好憎一個人,卻表現得過分友善;自己其實是同性戀者,卻話畀人聽最討厭同性戀者。在心理學上,這叫做「反向作用」(reaction formation)。陶傑喜歡罵人是洋奴,原來他自己最貨真價實。幾日前,一心要幫朋友的紀曉風化身為陶傑的傳聲筒,回應占飛批評HK介紹陶傑的英文不通。如果老紀沒有quote錯陶傑,全無自知之明的陶傑就是他自己最大的敵人。

    他說「一個黃種人批評另一個黃種人的英語,好難睇」。如此唔經大腦,令人嘔心的說話,虧佢講得出口,也難為紀曉風「有話直引」。這樣「難睇」的事情,每天都在香港以至亞洲甚至全世界的學校和辦公室發生。

    按這樣的邏輯,任何人只要母語是英語,就自然成為英語的權威。黃種人的英語再好,也是徒然,因為他們唔可以將自己的膚色染白。這等於說英國人一定最好波,因為職業足球是他們發明的。你唔可以批評政府的政策,因為你沒有可能比制定政策的政府更了解政策。英文的文法是色盲的 (color-blind),連這最起碼的常識也沒有,就不要強出頭討論英文了。我只是批評幾句介紹他的文字,他卻飛撲出來告訴我們他怎樣用腦。這樣不顧身世地自暴其短,不要說紀曉風,就算上帝都幫唔到佢。

    香港太多英文藝術家

    如果他不喜歡為HK寫東西,就應該乾脆唔寫,何必這樣挖苦它,說那兩句共二十九個字的簡介,是「由兩名白種高加索裔美國人撰寫」。難道這兩個美國人是難分難解的連體嬰(Siamese twins)?他又說「English is art, not science」,如果寫錯的英文就是藝術,寫啱的英文就是科學,那香港未免有太多的藝術家和太少的科學家了。

    話人英文唔好嗰個,可能真的是三流學者;但三流學者教訓九流作家,還是綽綽有餘。余豈好辯哉,但看見這樣赤裸裸的愚蠢,還是要出手的。

    科學家王爾德(因為他只寫啱嘅英文)話齋,我什麼都抵受得住,就是抵受不住誘惑 (I can resist anything but temptation.)。

    ReplyDelete
  5. 個人觀感是,香港大學生的硬知識是可以的(求分數的後果),但要活學活用,就不敢恭維了。

    打個比方,就是岳不群教出來的華山弟子與風清揚教的令狐沖之間的分別。

    ReplyDelete
  6. 葉兄:那請問會考/AL課程係邊個寫出來的框架,而且課堂所學只係一部份,講課外知識、開闊眼光既帝國學生真係蒜掃把...

    魔兄:事有例外,話說曹捷自己燒人美語不濟都燒唔少,畀人丙下都唔算冤枉(雖然如你所講段野根本唔係佢自己寫既!); XD

    好似本老頭咁向來自認美語差勁倒沒什麼,不過更有趣的是向來笑慣人的如果自己出錯往往招來更猛的火力!

    不過活學活用這一點本老頭倒更要同情學子/曹捷:親眼見過幾份論點非常詳盡、寫作亦算頗佳,但立場非常唔愛黨愛港(特區政府)的通識報告無一例外唔係大炒就係勉強合格,真有點懷疑係本老頭眼光太差還是高考所謂通識真是如坊間所言只是掛了別的名字的愛黨教育課...

    ReplyDelete
  7. 第二個都算,但經常笑人小農、土頭土腦的陶傑叫人唔好攻擊佢就真是有趣了點!

    ReplyDelete
  8. 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 極權政府最明白這道理, 於是用盡方法去封別人的口(比如廿三條法例), 令到祇有佢講冇你講, 祇有佢剃你的頭而你無法還擊.

    ReplyDelete
  9. 城大學術水平高, 只係港人naive, 孤陋寡聞

    城大於數學範疇列全球第十九

    http://paper.wenweipo.com/2012/07/05/ED1207050024.htm
    QS分科排名 港大教育全球第八http://paper.wenweipo.com [2012-07-05]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高鈺)國際高等教育研究機構QS(Quacquarelli Symonds)日前推出2012年度的世界大學分科排名,其中香港大學在今年新增的教育範疇排第八位,創出香港院校歷來最佳成績。
     另外在化學範疇方面,香港大學及香港科技大學分別佔全球第九位及第十一位,亦為香港整體表現較佳的學科。
    29學科範疇 港校整體表現佳
     是次QS世界大學分科排名收集超過5萬名學術人士和僱主的回覆,規模為同類調查最大,並就共29個學科範疇,依據各大學學術聲譽,僱主聲譽以及論文引用率作出排名。香港院校整體表現出色,以港大為例,除教育及化學外,亦有多個範疇打入全球二十大,包括土木工程(第十四位)、現代語言(第十五位)及統計與營運研究(第十六位)。
     其他院校方面,港科大也分別於統計與營運研究及電子工程範疇佔全球第十四及第十七位;而香港城市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分別於數學範疇列全球第十九,及於哲學範疇列全球第二十一,為該校最高排名學科。
     以全球排名榜計,則以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及哈佛大學表現最突出,兩校各在11個範疇膺最佳,而英國牛津大學(3個範疇最佳)、美國史丹福大學(3個範疇最佳)及英國劍橋大學(1個範疇最佳)緊隨其後。

    ReplyDelete
    Replies
    1. 神大死士殺到此,版主也是很無奈吧?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