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03, 2011

奇特的香港“版權法”

記得學知識產權法時,常跟班上有一專擅該門學問並以此為生的同學鬥口,本老頭常嘲笑知識產權法是維護權貴、打壓創意的玩意:這倒不是本老頭自己作的,在法理學上有一派對變相造成壟斷的知識產權法非常反感(更而反托辣斯法與知識產權法往往會被放在一起研究),而且他們亦非“有破壞冇建設”:真正提出了不少既保障原創人利益、也減少壟斷造成問題的其他方法,但這會愈扯愈遠故在此打住...當然這位同學賴以此為生便大大不以為然;


但吵咀歸吵咀,跟這位同學的交情倒相當要好,而且在吵架中也學得不少知識(在班上囫圇吞棗的卻多半忘了!),記得(不止這同學)曾聽多位玩知識產權法的學者、律師都曰這門玩意非常全球性:無論帝、歐以至中國原則都相差無幾,畢竟知識產品是跨地域的玩意,而且演變日新月異,各地往往要互相參考其他國家以令自己的法律能與國際接軌;

     *          *          *          *

然而香港特區政府真的人才眾多,往往會有出人意表、獨步世界的見解:

新《版權法》 網上惡搞屬侵權

知識產權法雖然煩得死人,但基本的還是記得(亦正是愈基本的往往愈“世界通行”:發展出的細節或許會有點不同,但除非想將自己隔離於世界資訊流通,否則基本原則極難不“照抄”):對於版權上有諷刺的經典案例非Campbell v. Acuff-Rose Music, Inc.莫屬;

對詳情有興趣的朋友或可按此參考Cornell法律網;簡單而言當樂隊2 Live Crew拿著名樂曲“Oh! Pretty Woman”開玩笑改成“Pretty Woman”、歌詞由挑逗漂亮女生變成毛茸茸女人(Big hairy woman)或禿頭女人(Bald headed woman)後,原創“Oh! Pretty Woman”版權持有人氣得直跳腳,將2 Live Crew歌手Campbell告上法庭;


嚴重懷疑Campbell是到荷里活遊覽時見到加州理工女生才嚇得留下既禿頭又毛茸茸的印象,圖為禿頭猩猩(網上圖片)。

然而地球不是圍繞著版權持有人而轉的,原創人利益固然要保護,但也不等於不用平衡各界;帝國最高法院倒沒單單為維護“保護原創人”更令原曲變成摸不得的屁股,曰有關惡搞(Parody)若符合指定原則下可被視作合理使用(Fair Use);

當然不是所有惡搞都不被視為侵權,但至少與特區政府的高明實大相逕庭。嫌原裝判詞難明的朋友或可參考這文章《權法中的滑稽模仿——從《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是否侵權談起》,如本老頭所聽似乎國內版權法跟帝國判例完全一樣

     *          *          *          *

特區政府的明見果然是奇特而有創意,說不定香港自此引領世界版權法發展!若奧芭瑪是器量淺窄的大可以引入、以侵犯《星球大戰》版權名義將這段片子的製作人告甩褲子:



然奧芭瑪雖行政表現不佳,跟特區政府完全相反的是倒非常有政治家的氣度:即使特朗普三番四次誣蔑其不在帝國而在非洲出生時(非洲出生沒什麼問題,但根據帝國法非帝國本土出生可沒資格當元首),也能在記者晚宴上自嘲曰放一段自己出生時的影片,結果卻是一段《獅子王》中小獅子在非洲出生的片段...

3 comments:

  1. 最慘的問題是,香港根本沒有 fair use 的概念,法律只講更狹窄的 fair dealing。

    ReplyDelete
  2. 請教一下如果對政府刊憲的草案有質疑, 一般市民可以如何提出異議, 從而使該草案獲得修改或不被通過呢?

    ReplyDelete
  3. 最有效還是從立法會議員入手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