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4, 2011

樓市閒話三則

不少俗語聽上來令人覺得好像有點道理,但細想下完全經不起考究(例如甘迺迪大帝所言“不要問國家為你做什麼、只問你能為國家做什麼”,更可怕的版本是到了香港會計界當員工曰晚晚加班到凌晨薪金還是一萬許、完全看不到前路時會計師行老闆曰“不要問公司為你做什麼、只問你能為公司做什麼”!),近來會計界名筆、若參選立法會會計界足以摧枯拉朽的苦瓜長老大歎特區政府不知搞什麼,在所謂壓抑樓市泡沫時採用收緊樓宇按揭簡直藥不對症,也是駁倒了一常用俗語“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這句話原本並非完全無道理:頭痛的原因極多例如工作壓力過大、睡眠不足、飲食失調、與人打架被扑中腦袋(這也算是頭痛吧?)、又或簡而言之從事會計行業便可一口氣符合上述原因,若不解決病因單向頭痛本身下手是治標不治本(以哲學大師李宗吾說法即「鋸箭法」)

然而痛本身雖非病因,但用病徵中可帶來尋找病因的啟示,至少令斷症有方向可依;相反如香港樓市由不用按揭的炒家帶起,特區政府卻一拳打在用家命脈上,簡直是“頭痛醫腳、腳痛醫頭”,連大方向也錯豈非更大鑊乎?

     *          *          *          *

曾說香港樓市跌是肯定的,但估泡沫何時爆破是非常危險的事,泡沫爆破時間都比大多數人想像為遲、爆破前規模亦比大多數想像的大,唯一能做的便是盡早離開以免被爆炸波及;

最令人吐血的是英明的特區政府在京官施口術前還高舉所謂自由市場(但對其喜愛干預的倒不見自由市場到那裡,想干預時便毫不留力地大力干預),對民生基礎的住居問題當成完全沒有問題,完全是應了一班學藝不精的經濟學家口號;

長期來說市場的確傾向均衡,但問題不在於最終位置而在於過程:當泡沫爆破前住不起樓民不聊生是大痛苦、泡沫爆破後資產不見一大截也是大痛苦!雖然左一巴兮右一把將你打得左搖右擺後也是返回原地,看似沒有動過但箇中滋味也已令市民叫苦連天;

世上沒有完全的自由市場(不然市民交如此高的稅金付高官這麼高的人工啥都不用幹要你做什麼?),無論中國還是帝國也看歐洲每見泡沫澎漲時無不逐步壓制、泄氣為求軟著陸(國內術語宏觀調控聽了不知多少次吧?)、以求爆破時破壞力沒如此恐怖;但當市民福祉不在施政考慮上英明的特區政府自是可以所謂自由市場作藉口袖手旁觀;

     *          *          *          *

討論區上不少網友不大欣賞欽敬的林瑞麟局長這位藍血大學精英校友的表現,但本老頭力排眾議,認為欽敬的林瑞麟局長才是特區政府高官中罕有的利害角色!

不少人說掃把前局長、林鄭局長“好打得”,這兩位作風強悍自是能逞一時暢快,但回看這種以硬碰硬的手法雖然看似過癮實在無益;

作為特區政府高官首要目標當是令其政策通過,而能通過所恃的自是立法會內一眾忠黨愛國的保駕議員,看欽敬的林瑞麟局長揚長避短,明知說道理絕無可能說得過索性笑罵由人罵自由你罵,只要捱到投票一刻在一眾忠黨愛國的保駕議員拱衛下自然順利通過、其高官職責亦可順利完成!

相反掃把前局長與林鄭局長以絕對自信、每每在站不住腳的立場上與對手擺事實講道理,硬碰硬下雖然暢快非常,但這種硬杖勝了也是殺敵一千傷己八百,敗了更是有負特區政府重托,最極端時令忠黨愛國的保駕議員面對拳風熾盛也不敢公然支持繼而功敗垂成;

若是兩位硬氣局長的任務交予欽敬的林瑞麟局長施以軟皮蛇大法只怕不少碰了釘的議題早就通過了!高深武學不易理解,柔弱勝剛強雖然不易為人理解更可能令不少熱血人士吃不下這口氣,但絕對能經得起實戰考驗!


雖然掃把前局長/議員常以其一級榮譽而自誇,但以完成任務而言成績卻遠不及其藍血大學校友、軟皮蛇大法宗師欽敬的林瑞麟局長(網上圖片)。

5 comments:

  1. 所以版主唔好話business school教的無用了,兩女將便是不懂SWOT Analysis。

    ReplyDelete
  2. 我極度懷疑齋老既腦袋比超級電腦更快! 呢頭話寫blog,果頭就完成兼post埋.

    ReplyDelete
  3. 這叫人若無恥天下無敵!

    ReplyDelete
  4. "會計界名筆、若參選立法會會計界足以摧枯拉朽的苦瓜長老大歎特區政府不知搞什麼."

    I support Bittermelon to be our legislative counciller.

    Practising unqualified Accountant

    ReplyDelete
  5. 咁似乎掃把議員的MBA兩年都係白過了...

    瓜老自是魅力非凡,可惜叫極都唔郁!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