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04, 2011

「說謊是當政治家的開始」

先澄清:這篇只是說帝國共和黨,絕對沒有暗指香港某身為高官時努力欺壓市民、當議員時卻反過來為表演而攻擊舊同僚的女政治家,請各位不要多心!


社交界向有兩大禁忌話題:一曰政治二曰宗教,因都涉及信念問題,就算再理直氣壯最多也只能令人口服而不能心服,所以向來都對這兩話題有所避忌,但近日終於吃不消benjiwong老兄的連篇歪理,忍不住要說兩句:不要當人失憶的!

近來benjiwong老兄所支持的共和黨部份議員大力對奧芭瑪大帝搗蛋,厚顏無恥地大叫若奧芭瑪大帝不“節省開支”便逼令政府賴債(嚴格說法是拒絕上調國債上限) – 當然不要一竹篙打一船人,共和黨人上千萬絕非都是一丘之貉,只是benjiwong老兄所支持的候選人實在非常奇怪,若下屆被他身登大寶簡直足以令人心寒:這便不再是帝國內政的問題,畢竟帝國還是世界第一強權兼軍火商,若由這種行事奇怪的人領導可是全世界人都會吃大虧的!當全世界人也可能會被牽連時,便絕對不是所謂“內政”問題了!

     *          *          *          *

奧芭瑪大帝雖然軟弱,但一個軟蛋破壞性畢竟有限;benjiwong老兄所支持的那位仁兄絕對不笨,但聰明人大搞破壞可怕程度才是最為慘烈:作為獨裁者“聰明”這一般人的優點正好變成絕大缺點,歷史上沒有一個害人不淺的大獨裁者是笨蛋!

當然benjiwong老兄支持那位上場絕不會是今日的事、也希望不會發生,在此想說的厚顏無恥絕不是針對一人而是近來共和黨在國會大放的屁;

先說所謂賴債不還:帝國(及其51州英格蘭)在他們自己製造出來的經濟問題後濫發鈔票壓低匯價損人利己
,但就是放棄了金本位(也可以說帝國人破壞承諾也不是第一次了)“印鈔”(再嚴格說不是大開機械浪費紙張而是增加貨幣供應壓低匯價:匯價便是貨幣的價格,供應量增加而使價格下跌)也不是可以無止境的:若將國債上限理解成銀行借貸的信用限額概念上也是差不多,雖然這信用額竟然是帝國政府自己決定的;

可怕的是近來有人論調說即使“短期”違約也沒什麼大不了,甚至可逼使奧芭瑪政府樽節開支云云。雖然安格魯撒克遜人信不過不是今日的事,但這般無賴可真是令人有點難以想像,就是小市民也知道信用二字無價:若閣下存心賴了債只怕是幾百大元的事也足以令信貸紀錄留下污點,竟會將毀約當作沒什麼大不了真是有點罕見罕聞!當然安格魯撒克遜人不大重視信用也不是今日依始(上面說到突然取消金本位制變相也是毀約),但號稱受過高等教育、出入上流社會(抄自周星馳《回魂夜》)的“精英”議員也明目張膽將賴債視作理所當然未免也令人呆上一呆!

     *          *          *          *

但若問到萬一帝國政府真的被這種無賴主導下賴債、後果卻是全球金融問題一發不可收拾又如何?世界第一大債仔賴帳即使再短期問題大鑊是必然的事,什麼問題不大只是自欺欺人 – 世上那一次大人禍不是事前搞事者以為沒什麼大不了?但這種政治家須為此付上政治代價倒是未必:可憐不少人都是太善忘!

為何說這班無賴跟會計師一樣厚顏無恥可不是意氣用事亂用激烈詞語,當聽到共和黨議員說減少開支時腦海除“厚顏無恥”外實在想不到什麼形容詞可更貼切說明:話說共和黨人列根大帝、布殊大帝一世搞出大赤字後,令帝國政府轉虧為盈的正是民主黨人克林頓大帝;克林頓大帝退位後究竟是那一位將帝國預算再一次搞出赤字還要推向新高的?究竟真是奧芭瑪大帝胡亂花錢、還只是接了不知是誰留下來的爛帳?

     *          *          *          *


日本哲學家臼井儀人說得好:「說謊是當政治家的開始」,所謂防微杜漸,各位父母若不想子女成為政治家,請好好教育下一代為人正直一點,當層層遞進對欺騙他人沒了感覺時,可是離當政治家不遠了(出自《蠟筆小新》中文版第4期第4頁)。

再一次澄清:這篇只是說帝國共和黨,絕對沒有暗指香港某身為高官時努力欺壓市民、當議員時卻反過來為表演而攻擊舊同僚的女政治家,請各位不要多心!

2 comments:

  1. 若缺齋老人,

    這篇只是說帝國共和黨,絕對沒有暗指香港某身為高官時努力欺壓市民、當議員時卻反過來為表演而攻擊舊同僚的女政治家,請各位不要多心!

    Anyone who is unable to relate this message does not live in Hong Kong.

    I got it.

    Practising unqualified Accountant

    ReplyDelete
  2. 樓上匿名兄:你都明白本老頭毫無暗示便好了! X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