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9, 2011

與猶太同學閒聊兩則

以前提到在國外時學校的“國際化”跟香港的有點不同:雖然根據某些消閒娛樂雜誌“排名” “國際化”遠遠不及香港,但所謂“國際學生”真是五花百門,尤其奇怪的是今年遇上不少猶太藉同學;


除了猶太食物的烹調方法比較不合口味外,跟猶太同學們也說是非常談得來,近來聊起了兩個話題雖然可能老讀者們都有點熟悉,但聯繫了點新元素也是非常有意思;

     *          *          *          *

某上市公司嚴重計錯數後,在討論區有因而損失了的版友大為憤慨、大罵核數師把關不嚴:本老頭大笑後肚裡暗罵就算你考會計牌時讀商業法不留心,只要多讀本網也應該知道核數師的主要職責在於收取酬金、跟保障小股東丁點關係都沒有吧

這種閱讀不小心的版友可不止這位損手老兄,就連也是在討論區經常出沒的會計界名筆苦瓜大人亦然:早前苦瓜大人在網上外加在信不信由你報對本老頭大力聲討,剛好早前忙得不可開交,今次順道同時回應;

苦瓜大人曰“筆者的一位好友更以「破窗謬論」來比喻審計”,說本老頭因而否定審計的價值,先澄清一點:本老頭提及審計價值一共有兩點,第一點是對於小股東的保障、第二點是經濟貢獻,「破窗謬論」是回應苦瓜大人在討論區時針對後者所說,但苦瓜大人卻混進了前者,在此謹清楚介紹一次;

     *          *          *          *

對於審計師提高財務報告可信度、進而保障小股東權益的都會傳奇,本老頭早已在前文《開大我贏.開細你輸》中詳盡介紹故在此不贅,不過想突出的一點是明明審計師高昂的酬金出自小股東口袋,但審計師卻在因“疏忽”而對小股東造成損失啥責任都沒有,對於審計師而言審計自然非常有價值,但對於小股東而言這種“不用負責”的究竟有沒有丁點價值可真是有點商榷餘地!苦瓜大人可能混淆了本老頭下面的論點所以完全沒有回應,故也希望他老兄看看本老頭的舊文以為審計師發聲;

至於在討論區提到「破窗謬論」回應的是另一完全沒關係的問題。關於「破窗謬論」信不信由你報的讀者聽林行止介紹多次應非常熟悉,在此僅說幾句予其他朋友參考:假如閣下將街上的窗戶打到稀巴爛,戶主為修補窗戶自然要付出大把銀子,國民生產總值自然因此上升;然而數字是上升了,究竟國民福祉是否因而上升?有經濟學家答曰未必,因為這修補行為根本是不必要也不會帶來效益,相反戶主為修補而付出的銀子卻將其他更有意義的消費“排擠”了;

後來有人提出若戶主像吾友benjiwong老兄一樣是鐵公雞根本不打算消費,打破窗戶逼使他消費會不會因窗戶生產商獲得額外收入進而產生乘數效果、最後令社會獲益?

這修正說法是假設打破窗戶能逼使原來的儲蓄變成消費,理論上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但本老頭反問反正是將儲蓄逼出,也不一定要以毫無建樹的行為(打破窗)進行吧?若第一次消費本身用在也有效率的行為上是不是更完美?當然如何逼鐵公雞消費是一大難題,認識了benjiwong老兄多年也知道要拔鐵公雞一根毛只怕足以令舉重選手索氣,但方法另行再論;

回到核數話題上,雖然公司(與股東間接)每年支付高昂的核數費用予核數師換取沒什麼用的核數報告的確會令國民生產總值上升,苦瓜大人曰核數師也有消費/交稅便是貢獻,但究竟資金以企業再投資、股東收取股息後消費還是先養肥了核數師對社會較有利卻頗有爭議餘地…說到這苦瓜大人應該能想起當日說「破窗謬論」應是關於這問題而非你回應的增加財務報告可信度(?)吧?

至於若突然取消每年審計要求會否詞成社會問題?雖然對於為丁點利潤而掙扎的中小企和被剝削的小股東而言是大大的好事,但問題當然是非常大了!突然釋出上萬毫無其他謀生能力的核數師,勞工市場那能不大鑊?

     *          *          *          *

至於這點關猶太人什麼事?以前在《開大我贏.開細你輸》中也提到相對於千年來辛勤求生猶太人而言,坐地分肥責任有限的核數師才更似當得起“上帝的選民”稱號,猶太同學聽罷苦笑道上帝的選民是指上帝待猶太人如子,但你疼愛子女不正是應讓他們備受考驗麼?像給予核數師這種對社會雖無貢獻也能坐地分肥可不是鍛鍊子女好的方法吧?

     *          *          *          *

看了近日香港的新聞又跟他們聊起來...

老 = 本老頭
猶 = 猶太藉同學

:「聽說你們追殺老納粹是除惡務盡,由上至下寸草不留的?」
:「當然!」
:「的確,無論職位高低只要有下手的也是凶手。」
:「你明白便好了!」
老:「但近來有人說若是“奉命行事”的便不應責備?」
:「是什麼XX說的?」
:「一個說希特拉也是民主選舉選出來的。」
(情緒非常激烈,不方便轉述)


幹了壞事定當付出代價,雖然不少納粹魔頭逃得過審判,但戰後幾十年猶太人對向納粹份子討回公道的努力從未停過(維基紐倫堡大審圖片)。

5 comments:

  1. 最後段對話....
    成個維多利亞港都比你抽乾了 XD

    ReplyDelete
  2. 「是什麼XX說的?」

    XX : 福佳, 畜牲, 八婆, 禽獸?

    ReplyDelete
  3. 那麼猶太人幾時要為殺害巴勒斯坦人付出代價?

    ReplyDelete
  4. 揭發佢的支持納粹言論,版主真是想猶太人去圍捕納粹餘黨,存心要葉劉淑儀死了!

    ReplyDelete
  5. 先澄清一點:絕對相信尊敬的掃議員絕非,重申,係絕非納粹份子!請勿誣衊佢,更請勿誣衊本老頭屈佢!

    大家試回想當日上文下理:當日尊敬的掃議員(時為掃局長)係對民主選擇嗤之以鼻,提到"希特拉都係民主選擇選出來"恐怕第一意思是民主不是什麼好東西,一樣可以選出希特拉這混蛋來,所以原意應是在尊敬的掃議員眼中民主與希特拉都不是東西 - 正如與納粹份子相反,在尊敬的掃議員眼中民主與希特拉一樣要不得!

    第二個意思(這點倒不止尊敬的掃議員,也曾聽過不少人用以嘲笑德國人)可能是德國人自招報應,在有行使民主選舉時竟選出希特拉這混蛋,日後希特拉為德國帶來國家毀滅也是德國選民應受"懲罰"吧?

    無論尊敬的掃議員當日所想的是那一點,都可見在她眼中希特拉與民主絕對都不是東西,所以說她是納粹份子絕對是冤枉的;

    然而,雖然相信尊敬的掃議員絕無抬舉納粹的意思,但若尊敬的掃議員若在歐洲/以色列發表如此偉論絕對會惹上大麻煩:在她腦海中納粹雖然跟民主都不是好東西(法律上稱為主觀測試,美語曰subjective test),但在正常人(reasonable person)眼中民主若是好東西,將希特拉與好東西放在一起可有為希特拉正面化的意味(法律上稱為客觀測試,美語曰objective test),即使尊敬的掃議員本身不是如是想 - 畢竟民主在她腦海中可能跟希特拉一樣萬萬要不得,但別人都是以正常人而非她那高深莫測的想法為準;

    至於hkeric兄留言,這一點與帝國愈反愈恐一樣,用武力"解決"問題只會愈來愈麻煩,不止回教徒日日被炸得非常大鑊,相信在前沿的猶太人也不好受,歸根究底強力政策於人於己都只會帶來煩惱;

    也曾與外國同學聊過這問題,但似乎西方人對道家曲中求直的思想不大能消化接受,於是乎愈想快"解決"問題雙方都愈頭癢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