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02, 2011

南歐二豬:一豬還有一豬大

相信不少香港人跟本老頭一樣對希臘總理突如其來、莫名其妙、自尋煩惱地突然提出是否接受歐盟(說白點是德法)援助希臘方案付諸公投,對於遠在半地球以外的香港人而言都覺牙癢癢(尤其手上有不少股票者),連生活也直接受影響的歐洲人更當然破口大罵:莫說歐洲人文化底蘊深厚,面對切身問題尤其這問題太反智時第一反應也是人身攻擊,遠因固然是因為歐洲人向來對帝國不大順眼、對其第51州英格蘭輕鄙,近因是帝國、英格蘭正是全世界最希望歐羅出問題甚至崩潰的 – 前者自不高興出現能打破帝金壟斷者,後者不但向來是最不希望歐洲聯合、更想證明自己不加入歐羅決定正確,於是這個帝國學士出身的倫敦經濟學院(LSE)碩士自當被歐洲人罵曰究竟是不是安格魯.撒克遜人派來的間諜,從談判開始到今日都總想找機會瓦解歐羅、至少將希臘拉出去也好云云...


雖然這個希臘總理不是東西,但是否間諜這說法有點虛無縹緲也不易證實,比較實在亦容易明白的只怕是廣州人所說的“縮骨”:雖然歐盟方案對希臘而言是比較有利,但要得到支持便要進一步削赤,這對於不客氣說是懶慣了的希臘人而言進一步削減坐著便可吃的福利自是不能接受;

如果這希臘總理真是一個政治家自是頂著壓力撐下去,可惜這位政客如是搞自不是其所說“尊重民主”,只是不願明知民意不願削赤而自己冒著民意硬撐,若是公投結果支持接受自是萬事大吉,若是失敗大不了希臘全國一起倒霉,至少自己也不用犯了眾恕;

不過上天是公平的,若是堅守立場的硬骨頭即使面對大多數壓力總也有知心友,這種“縮骨人”(或稱騎牆派)往往兩面不討好,執政黨固然知道一旦拒絕歐盟援助希臘必定大禍臨頭,民眾也不會因此而感激他:畢竟削赤方案是他當政的政府談來的,而且不用太久,只是幾個月後萬一希臘經濟真是崩塌怒火自也燒到他身上,想不到這種走搖擺步弄至眾人皆怒的特區政府專長竟會有人表演得更高明!

說到底這疑似安格魯.撒克遜間諜...既難證實姑且當作不是,但至少非常混帳的希臘總理如此胡搞最多只是壓斷駱駝背的最後一根稻草,說到底都是希臘那奇厚的福利制度令人愈來愈懶惹的禍;

     *          *          *          *

聽到不少香港友人奇怪即使希臘真是崩潰也只是一小國,為何歐洲人會如此緊張,有金融業朋友說得出歐洲各銀行互相持有不少債務恐一國出事引起連鎖反應,但更令人擔心的是希臘的確是“小事”,更大問題是還有一龐然大物:向有“歐洲第一懶人國”美譽的意大利也會接連出事!

雖然認識幾個希臘友人但始終未在希臘生活過作不得準(所謂small sample size問題),但在意大利倒生活過一段日子,對於意大利人的“悠閒”實在是佩服得五體投地!當然歐洲人向來都比香港人享受人生得多,不過分別在於德國、荷蘭、奧地利等國人雖不會如香港人般捨生忘死加班,但在辦公時間總是非常勤力盡責的,而意大利人工作時間比德國人等更短、而且所謂辦公時間究竟是不是在辦公也大有疑問:香港人不少曰某些公務員非常懶散,公務員比私人機構來得輕鬆似乎是全世界皆然,但相比下香港比較悠閒的公務員若生於意大利恐怕也能在私營機構拿個勤工獎...

(領教過意大利政府機構的威力,感覺是...你不會生氣得罵粗口,因為早被他們氣悶得連罵粗口的氣力也泄了!)

在意大利時跟同學說了個老掉牙的笑話:有人站在門前不動人家問他在幹啥,答曰推門太費氣力了,正在等風將門吹開,同學聽罷立即忍不住倒地大笑,曰是不是意大利人的真實寫照...當然這實在誇張,但能令人立即會心(大)笑可想而知在意大利生活時當地人給予了怎樣的印象;

     *          *          *          *

正題是,意大利雖未出事,但說到福利跟希臘不相上下,說到懶(根據熟悉兩地的同學說,本老頭未在希臘住過比較不了)意大利人更勝一籌,萬一希臘出事肯定會扯高意大利債券息率,希臘是小國的確沒什麼大不了,但若這歐洲第四大經濟體(假設英國也算是歐洲)也被牽連只怕再無人能救可真是大大鑊了!

但更可怕的還是某些政客似乎想將香港引上同樣的路搞什麼必定爆煲的所謂全民退保...


跟同在德、意住過的朋友說曰本老頭的評價是德國什麼都好就是食物令人受不了(難吃外重油、重鹽、重糖,與德國人同種的奧地利人更特別喜歡油炸!),意大利剛剛相反,的確意大利菜真是沒什麼可挑剔的,就是跟本老頭一樣吃了意大利人不少鳥氣的同學都對意大利食物完全沒有批評(攝於翡冷翠)。

4 comments:

  1. 香港政客提出的所謂全民退保不可與歐豬國家的福利同日而語, 生果金現時每月一千零幾十元, 全民退保每月祇是生果金的三四倍而已, 當中約一半更是出在羊身上的羊毛, 不勞稅費, 與歐豬福利相比, 全民退保形同雞肋, 社會可以輕鬆負擔, 除非, 香港今後的經濟情況快速衰落, 變成大陸的一個普通城市.

    ReplyDelete
  2. 就算單係現方案已經計極供款都填唔到數,而且這家玩意最麻煩是加易減難(睇歐洲而家個貓樣就知),當年意大利初有這玩意時跟香港政客所提的一樣都看似沒這麼恐怖的殺傷力。

    ReplyDelete
  3. 希臘佬我覺得佢玩野, 志在用個公投一係拖時間, 一係想同歐盟反枱,我諗法德二國真係巴不得踼佢走; 奈何一走成個歐羅體制傾向崩潰時邊個都唔掂。

    ReplyDelete
  4. 今日蘋果日報的報導完全不離"縮骨"的推斷。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