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8, 2011

中國:患不均

記得金融問題初現時本老頭曰中國人可不要這麼鎮定,雖然中國人個性踏實不像安格魯.撒克遜人般喜歡興風作浪,但當帝、歐這班出口貨買家經濟出問題時,依賴出口的中國也極難獨善其身;


當時料不到的是中國政府立即祭出所謂四萬億財政政策,這倒是有立竿見影之功,但近日有朋友曰中國經濟也似乎逐漸出問題,不但買家復甦遙遙無期令工廠倒得不亦樂乎,就是當初為刺激內需而興建的基建如鐵路更蝕大本蝕得面無人色...究竟是不是本老頭原來的看法才是正途,所謂四萬億只是止了一時苦痛?

     *          *          *          *

無端想起這問題不單是因為早前對歐豬英國發的兩篇文章引起朋友回應,也因為近來讀到不少傳媒轉述香港中文大學肥教授郎咸平盛傳的言論而令本老頭有話想說;

先說明,這所謂肥教授言論不是由他本人發出,江湖版本曰這是他老兄在一講座所言、並要求聽者不能錄音云云,流傳的都是眾人相傳的併合版本,會否與肥教授本人意見有所出入、甚至可能他根本沒有說過可真是不知道,但姑勿論這是否肥教授所言,單從說法來呼應也是有點意思的 – 畢竟求學精神是名人說的不一定對、特區政府說的也不一定100%全錯(雖然跟100%非常接近),誰說的還是次要,重要的是論點本身;

這江湖流傳的言論曰肥教授指中國統計部數據不可信,近年所謂的增長根本是子虛烏有,實質各地政府早已欠債累累跟希臘沒兩樣,當問題累積到中央也救不了時中國便成了一個大希臘進而大大鑊云云;

中國統計部的數字嘛,這點倒不用跟肥教授爭論(假設真是他說的)而大家自行想像,不過對於結論所謂中國會變成希臘倒不肯定絕不見得;

     *          *          *          *

經濟學家的特色正是一切閉門想像,這點本老頭跟肥教授倒是完全相同(另一相同點是體型龐大):希臘前希臘後但根本沒到希臘看看實況,不過本老頭或許找到了一個替代品:倒貨真價實在另一南歐豬意大利生活過一段日子,據不少曾在希臘、意大利都生活過的友人曰這兩國實在非常相似:雖然這兩個歐洲文化發源地祖宗遺下了了不起的遺產,但後人都是懶得不可思異,最大分別在於意大利人對懶的追求更勝一籌而已(雖然意大利友人都不這樣認為,但其餘了解這兩地的都眾口一詞),沒有到過希臘而發言雖有點沒譜,但既然眾多歐洲友人也如是說,姑且以意大利的體驗當成希臘希望也有點譜;

即使中國地方政府欠下一屁屁債、再假設最壞情況連中央政府也收拾不了,單單“國家欠債”也不見得中國會變成希臘(或意大利),最根本原因卻是歸功於中國政府的“債”根本不是欠外國人更不是欠外國銀行,負債也不會如希臘般弄得全歐洲雞飛狗跳;

說來也神奇,若是欠的不是外國人而債主又夠忠誠卻真會奇蹟般“穩定”,最經典莫如當日本政府政府欠下的大多是本國人,而日本人對政府卻是非常忠誠的,竟造出國債超過GDP 200%的怪胎(簡單而言就是不吃不喝將打工收入全用來還債再加不用付利息…雖然日債息率的確低,也要兩年以上才還得了,現實中更是沒可能如此還債,既然還不了於是愈來愈恐怖),能令這“債填債”的詭異情況繼續下去;

現今中國的地方政府欠的不是中央也是中國國有銀行為主(說白了也是中央),中央政府倒還沒見有什麼嚴重債務更莫論外國債主,說中國因國債而走上希臘還是日本的路還不是短期內的事;

就算是最壞情況,中國也頂多是近似日本而絕不似希臘:倒不是單單因國債問題,卻是中/日與希/意的國民習慣大不同!

     *          *          *          *

兩個亞洲、南歐國民大不同情況最少有三:首先東亞人有非常強的積穀防饑天性,即使政府真的一時陷入財政困難,單是靠國民私人儲蓄絕對能支撐上一段極長時間而令本土消費不至突然崩潰,莫看日本已浮浮沉沉了十多年,日本國民的積蓄仍然是非同小可;

高儲蓄率的作用在不同時候是相反的,在經濟熱熾時固然會令本土消費佔國民生產比例總是高不起來(所以克魯明說什麼中國故意壓低匯價增加出口又不鼓勵本土消費簡直是胡說八道:中國政府巴不得國民增加消費減少對出口依賴,但中國人的儲蓄天性就是你想他們多花他們也就是不花!)(作為經濟學家克魯明不了解中國而亂說中國固然成了笑話,但他說身在其中的帝國的倒是說得不錯,尤其罵Mitt Romney反智更是對極!),但在經濟差時強大的個人儲蓄正是令消費市場不會像帝國及部份歐洲國家般突然崩潰 – 就是沒了收入、政府發不出福利金,單是個人荷包也足以支撐一段長日子;

另一根本性不同的是工作態度,中、日人的工作態度大家熟知,艱難時多免費加班(雖然太極端也不是好事)、薪金高的工丟了也從事收入低一點的先捱上一段日子、萬一失業了也會積極找找工作,就是日本人近年出現的“假上班” – 失業了的每日也盛裝出門晚上才回家好讓鄰居以為自己還有工作雖然聽來古怪但至少也說明了東亞人會以好食懶做為恥,但南歐人則不大然,希臘人沒見過,但意大利人的懶是絕對親眼所見不工作靠政府養也是心安理得,莫說絕非一般香港人所能想像,就是歐洲如德法人沒香港人工作般捨生忘死,當見到意、希人那副鳥樣也忍不住破口大罵!

當政府大鑊時,國民肯努力(找)工作至少保證了稅款不虞大跌、福利負擔不至天高,無論是下跌時的俯衝速度還是恢復時的動力也是大不同,中國將來是否果真大衰退不得而知,但看看現在已出現的日本與希臘情況如何倒可見到,日本就是沒人救也餓他們不死,但希臘現在一方出事全歐羅區援手拉也拉得手都軟了(更氣人的是你有你拉他們繼續懶洋洋般放鬆躺下)

說到福利時便是第三點根本性差異:江湖流傳版肥教授所說的也不是錯,弄了一大堆用不了的基建的確會變成國家債務,這種債務雖然來得有點冤枉但至少“易放易收”:大不了爛尾了事,雖然也是大鑊但至少要止血也是止得了;

也是這一句:希臘沒有到過,但意大利的債務絕對與基建無關,而是由強大的逃稅漏稅(意大利稅官的勤勞程度可見一斑)、國民極懶的工作態度及極短的工作年期與稱得上凶悍的福利開支構成;能否令稅官突然努力收稅不得而知,令懶了百多年的意大利人/希臘人突然勤力倒不如祈禱中了六合彩頭獎,就是第三樣也足以頭癢:若像工程爛尾般將福利開支說斬就斬莫說政府對選票流失受不了,迫在眉睫的不是引起暴動便是饑民遍野,香港人聽新聞可能對意、希只說不做的削赤大不耐煩,卻可能是不知他們實在不是不為而是實不能也;

如此根本性不同,單單因政府欠債而說中國變成意大利/希臘是否太武斷?

     *          *          *          *

當最壞情況中國可能走上日本相似道路時,問題在於是否會發生?

相信各位老讀者都知道本老頭是非常樂觀主義的(尤其會計界出身的讀者朋友更是了然),先說兩點比較好的;

首先日本先來泡沫再而大鑊實在少不了廣場協定的功勞:在帝國將其貿易赤字歸咎於日元“過低”而逼令日本提高匯價後(非常熟口熟面吧?),日本先是因日元大升而引起經濟泡沫繼而出口業大受打擊;

至於中國無論是奧芭瑪大帝諸多理論又好、希拉莉攝政王又叫又跳也好、Mitt Romney這種土豪政客緊握拳頭破口大罵也好、經濟學家口蜜腹劍說提升人民幣匯率如何對中國“有利”的信佢一成雙目失明鬼話也好,中國政府就是說了不理便是不理,至少可保障近來已過高的樓市不至火上加油、也保障了出口貿易不至全線敗退;

其次是近來中國樓市已開始冷卻甚至明顯跌價,不少金融業者大力要求放水以保泡沫,但政府就是不為所動;的確收緊銀根不但令業主利益大受影響,甚至如本老頭這等手持銀行股的利益也受損害,但跟安格魯.撒克遜人相反中國人天性是為公而易忘私,就是短期利益受點損傷本老頭也會支持不要胡亂放鬆銀根,現今中國樓市實在已經過高,若不將泡沫慢慢放氣後果只會是大爆炸,寧可短期內手上銀行股帳面蝕一點(反正早預了是持有到退休的)也不願見到泡沫砰的一聲突然爆破;

只要緊守不大幅調升匯價、不令樓市如當年日本般如脫繮馬(再加一今日英國),中國情況就是再壞也不易如日本近十多年般倒楣;

     *          *          *          *

當然,就是本老頭再盲目樂觀,也有問題不能不重視;中國的貧富懸殊可說是獨步天下而且“下端”問題嚴重,如帝國近來流行說法1比99(富豪:平民)(說到這不得不擔心吾友benjiwong老兄的安危,以帝國人好武兼拜拳的性格他這絕對是“1%”的走到街上遲早會被人痛揍一頓)中的“99%平民”生活就算是有點苦也只是相對,若是細看他們的生活質素絕對比香港不少中產還要好得多(至少住的房子大得多、工作時數短得多,雖然食物比香港人的難吃得多…不過帝國人根本沒味覺這倒不打緊),相反中國的富人富得絕對不比帝國的“1%”遜色,貧民可卻絕對是處於饑寒的困頓境地,更不可能如特區政府般豪氣干雲一句全民轉職做金融便能了事,解決不了這問題無論對經濟發展還是社會安定也是心腹大患!


有道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在帝國的所謂窮人相對於中國窮人的苦況簡直不值一提;

不過中國人再窮再苦大多也會努力求生而不會躺下來等政府派福利,單是這點中國已不會淪為意大利/希臘(維基圖片)。

8 comments:

  1. 鄧小平的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有一思想誤區,以為一部份人富起來後會幫未富的人,但現實是富有了的不但不幫窮人,更因力量大了便更有力去搶窮人剩下的一口飯,香港人討厭富人便是只討厭這種搶窮人飯吃的而不是仇富有。

    ReplyDelete
  2. 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

    This is the same policy by pre-1949Chiang kai shek which led our motherland to nowhere.

    ReplyDelete
  3. 那是經濟學家想像的所謂滴漏效應,現實中要既得利益的分番部份出來當然唔易,不過亦唔止於中港,西方如美帝皆然,如果唔係富豪錢就收得多但愈來愈唔駛交稅都未必激發得起帝國現今所謂1比99矛盾。

    ReplyDelete
  4. 剛剛中國調低了儲備金0.5%。

    ReplyDelete
  5. 希望不成趨勢吧,否則危矣!

    ReplyDelete
  6. 我也不相信中國會變成希臘,因為國人早已習慣/認清自求多福有多重要.

    ReplyDelete
  7. 以我小小眼睛所見, 99%里面, 極大部分人認同自己生活水平一直在提高. 極端貧窮的人群幾乎都在偏遠地區, 一代接一代的貧窮, 貧窮對他們是正常不過的事. 這班人幾乎不問世事, 即使再大不均, 似乎於國運不足患?
    另外有一點, 中國証劵市場是一個不尋常的市場. 這個市場也扮演著均衡財富的作用? 例如褲袋穿窿的國有銀行, 爺爺泵水後再賣出市面, 爺爺套現的是有錢人的錢, 填補的是國家資產. 又如高鐵, 明知蝕入肉難以翻本, 一樣向資本市場借錢, 借的同樣是一班有錢人, 補貼的同樣是普羅百姓, 而且這些工程造就多少家庭安穩.
    雖然我目光只那么陝窄, 但爺爺不笨, 也没有不顧子孫後代福祉!

    ReplyDelete
  8. 我記得在朗教授講話,他問:“難道我們(中國人)有日本人相同的質量?”

    中國可以照顧日本式“失去的十年”? Are you serious?

    p.s. 我忘了提及腐敗,這個中國腐敗政府稅率在世界上第二個最高, 僅次於芬蘭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