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6, 2011

閒說美帝國大學收生(二)

關於帝國大學收生最為重視的一環推薦信,張五常提到不少人誤會的認知 – 找誰推薦;但不知是因篇幅所限還是他老兄接觸帝國人太久而太理所當然不覺得是問題,另一非常重要元素 – 如何寫他老兄卻少提及;

在信不信由你報文中張五常提到非常重要的一點是以申請學士學位而言,找熟悉學生表現的老師作推薦人往往比位高但少親身接觸的校長更為有效,這點原因是推薦信的作用不是在證明你認識誰,而是校方希望從信中了解申請人的能力與所獲評價,而這特質建基在於推薦人對申請人的深入認識而非推薦人的身份職位:當然不是說位高者一定不能成為有力推薦人,只能說推薦人的職位不是重要考慮(申請研究院甚至工作道理亦然)

上篇提到吾友乜教授寫的“簡潔”推薦信害人不淺正是這認知問題:帝國大學所重視的不是單看推薦人的職位、亦不是空泛的形象詞如聰明、專心、勤力(如果強調申請人非常勤力甚至可能有反效果…即是他沒有腦子,最可取的只有勤力?記得某死八婆在玩PhD時強調自己是全校最勤力的研究生,晚晚都留在學校工作至最遲時簡直笑噴!),而是在親密接觸後的感受,這一點不是地位崇高而認識不深的推薦人所能寫得好,而乜教授的“簡潔”推薦信正是令人有這感覺;

有一非常簡單但清晰的說法是,一封差的推薦信是除一些硬資料如相識年份、申請學校/學位名稱等外,即使隨便放上一名字也是人人適用的推薦信便是最差勁的一種:以廣州話說法這曰“百搭”!

那怎樣的推薦信才算好?最理想的當然是相反 – 有如度身訂造說故事一般的可是非常理想了!


     *          *          *          *


撇除一根本是我自己寫的香港人推薦信(當然內容亦是以帝式口味作框架)本老頭現在常用的推薦信有兩封,分別是由一帝國人及一德國人所寫,愈看愈感歎帝國人愛吹牛的習性真是名不虛傳:一般而言帝國人對他人的讚賞可說是毫不吝惜(當然讚自己更甚!),來自帝國的那封真是看得本老頭自己也臉紅!

相反德國人處事非常踩實,雖然本老頭跟兩位推薦人的認識程度相差無幾,自身表現也非常穩定沒什麼大波動,但兩封信的“熱情”程度可說是相差甚遠(當然德國人那封再謹慎也跟吾友乜教授那封完全兩回事,若拿了封如乜教授般的坦言根本不敢用)

另一香港人較常接觸的第51州英格蘭人則比較麻煩:雖然他們讚自己時跟帝國人完全沒有兩樣,但要他們稱讚他人時卻跟德國人都是一個鳥樣,英地安格魯.撒克遜人文化上與帝國本土較相似,但血統上卻是日耳曼人的一支(雖然怪就怪在德國人處事嚴謹認真、英格蘭人卻是近乎亂來,真是龍生九子子子不同…),在這一事上英格蘭人卻是只取帝、德兩者一部份特質,每逢友人說拿了英格蘭人那淡而無味的推薦信都是欲哭無淚,更糟的是本老頭往往會落井下石:誰教你不找帝國人寫?

簡而言之,寫推薦信還是帝國人好,一則固然是他們一般較了解帝國人眼中如何才是較有力的推薦,二則帝國人用詞會較為慷慨激昂,除非像不少香港人般那封信根本是自己草擬的,否則有選擇時還是找帝國人、至少是留帝派好…


     *          *          *          *


若遇上這「自己推薦自己」的機會可應如何吹捧自己?雖不敢說是最好但手上兩封帝式推薦信大綱可說是大同小異,一封來自帝國法學院母校的一位教授、另一封改自一在某財富20(若說是財富500他老人家可會翻臉!)的老研究部主管提供,雖然為隱去個人私隱本老頭會語焉不詳,但相信單是大綱也對各位有點參考價值;

即使閣下申請的不是帝國大學/帝資公司也不打緊,畢竟帝國推薦信是牛皮最了得的一種,閱信人不是帝國人而依這種取向相信效果也不會差(可惜的是德國人處事非常認真不會著本老頭自己寫,否則若以這種格式加上德國人的簽名效果可更是恐怖:要德國人如帝國人般熱情推薦可是太難了!)

開首自是推薦人與申請人如何認識、認識多久,雖然乜教授也有說該申請人是他老兄的學生,但這可遠遠不足夠:至少認識年期、認識多深,如是師生自是較簡單,但若是研究員/員工等外人不一定了了的也應詳列(如教授曾教多科也應列出);

在開首列出項目後自應深入一點說該結緣的項目具體狀況,例如該科目大約關於什麼、該工作/研究項目主要目的甚至資金來源、項目規模以至研究成果是什麼也應略略提及;

相對於硬資料,接下來更重要的是申請人具體幹了什麼好事,例如課堂討論上表現、有什麼獨有見解、對同學甚至老師有什麼啟發;若是工作上更應非常詳盡說明申請人負責什麼、這職位的重要性及獨特性,而不是單單什麼表現良好、盡心盡力、非常勤奮…等空泛溢詞了得 – 亦是這一段那位帝國推薦人令本老頭直起雞皮:我何時變得如此出色?

不但上文提到推薦信絕不應只換了名字便能“百搭”地用於所有申請人,更理想的是甚至每一封推薦信也有其獨特性,例如學生的研究經歷如何對申請研究院尤其研究方向吻合、又或以往什麼工作經驗對申請職位有重要貢獻 – 這一點嚴謹到何等程度?除本老頭手上那封“To Whom It May Concern”的一般用途推薦信外,那位帝國教授甚至會對某些收信機構在這一環作一點調整,以令內容切題外也令閱信人覺得有誠意!

更理想的是除了以往親身經歷外,推薦人也可由聚焦再回到廣泛,回說除兩者相交經歷外申請人本身的性格、特質、興趣,例如說本老頭對知識產權法的熱愛必能對助紂為虐、侍奉權貴、打擊創意、欺壓良民…的職位勝任愉快

(只是不欲說出本老頭真身的特質而胡扯的舉例,本老頭對知識產權法可是討厭得很!)

大多數推薦信後部都是說申請人如何如何優秀、推薦人如何如何大力推薦(帝國人愛吹牛皮大家都知,有一說法是若帝國人不說“強力”推薦便已有問題!)、如何如何適合有關學位/職位,如有什麼什麼問題請不用客氣找推薦人算帳等;但也有另一不是必要但可供選擇的內容是略為自我介紹推薦人是啥;

記得本老頭受不了乜教授的“簡潔”推薦信後也將那位財富20老研究員的版本給了他老兄參考,他老兄對這自我介紹的段落嗤之以鼻曰怎麼這才乘機推銷自己?當然帝國人(這一點英格蘭人亦然)遇上自我吹噓的機會絕不放過是原因之一,但也不是毫無道理:若推薦人是(至少業內)人所共知的名人也還罷了、又或是比較自千篇一律的中學教師也不是必要,但若不肯定對方是否孤陋寡聞時這一段可非常重要,雖然可能閣下的確了不起,但對方見識可說不準:尤其當不少帝國人以為世界東起緬因州、南至德薩斯、西圪夏威夷、北垂五大湖,連笨象銀行也不大知道是什麼東東時,即使閣下在香港/強國無人不識,能肯定帝國人知道你是誰?




     *          *          *          *


另一強國人比較難以接受的可(應)選擇內容是自提缺點:找一不太重要的缺點可令人有"最壞也不過如此"的印象外,更可令之前那一大票牛皮看來更可信,所以較佳的帝國推薦信往往有一段落說說申請人美中不足的地方,如性格比較內向、美語不盡純正等 - 當然要視乎情況選擇,例如申請極重視團隊合作、言語溝通的學科/職位時這對一般人而言不算太大問題的缺點可會變成非常重要,更不要找上難以挽救的缺點,例如若提及本老頭年輕時當過會計那可不是美中不足而是揭人瘡疤了!當然也應加上一兩句彌補之詞;

這在強國人信中比較罕見可能是民族性使然,強國人比較偏向"力求完美",覺得若是好的人便不應有缺點,例如鄧小平改革開放的貢獻自是了不起,將口蜜腹劍的經濟學家掃地出門免得落下如蘇聯般的下場更是英明到極,但其人生也不免有缺點,強國人的口味是無論你怎樣稱讚,只要提及他的缺點便覺得你叵心可測或至少不夠朋友,這思維可真是有點不夠完善,試看帝國民主黨人對於克林頓大帝年代經濟表現極佳自是自豪,對其豐富的"課外活動"更是津津樂道,但也毫不諱言他極怕老婆!




     *          *          *          *


推薦信如是,個人陳述(Personal Statement)道理亦是一樣,對於內容自是應將閣下經歷與申請項目連繫:從有關經歷閣下有什麼體悟、與申請項目有什麼關係、認為這體悟如何有助於申請?如上篇所說雖然看不到那號稱高考狀元的藍血大學生李泰伯如何撰寫,但若從其被帝國大學拒絕後在網上發言憤而列出一大串什麼什麼銜頭但沒提及有關經歷的體會、跟申請有啥關係,被帝國人投籃可說是必然 – 更詳細一點說法是個人陳述根本不用鉅細無遺有多少說多少,只擇兩、三項最重要、最相關的多加發揮比將“履歷文章化”有力得多:列出那一大票銜頭是履歷的工作,說故事才是個人陳述的目的;

當然凡事有例外,例如由政府保送的MPA、又或跟學問完全沒有關係,只重視申請人現有/將來薪酬好作吹噓的MBA自不大跟從這種以認識申請人能力為本的方法,但相信絕大多數情況下帝國大學/公司都對推薦信非常重視,如何寫好推薦信(及個人陳述)是關鍵性亦是不少香港/強國人忽略的一環;

另一例外是江湖盛傳香港某真正殿堂級學者的推薦信簡潔得很只有一句五字“You fxxking take this guy!”,不過莫說他老兄的盛名,就是他老兄本身也在哈佛大學身居高位,哈佛基本上見他老兄簽名便已即收,這不知究竟算是推薦信還是給同事的便條自作不得準,除非貴推薦人自問有他老兄的級數與聯繫吧?


香港各大學雖然近年引入所謂全盤考慮,但收生仍是以分數為主,那句著名口號被人斷句成反映事實的“求學?不!是求分數!”,但不被分數牽著鼻子走在帝國(及歐洲)絕對是事實;

所以藍血大學校長徐立之在即使中文大學分數是三級榮譽,只要有潛質並挾強力推薦信下帝國匹茲堡大學也歡迎之至,這對於香港/第51州而言雖不可思議,難怪吾友乜教授對於其分數極高的友人能拿太古獎學金到牛牛但被帝國大學盡拒感大罵帝國大學奇哉怪也 – 不過只怕這種「主觀性」取向比單看分數更能找出真人才吧(網上圖片)?

2 comments:

  1. 怕老婆唔是缺點吧?克林頓唔怕老婆邊有咁發?

    ReplyDelete
  2. 香港學生申請直接入讀美國精英大學的PhD學位,其失敗率幾近99.9%,以下是我個人認為的申請竅門:(1)首先申請入讀美國較具名望的私立大學碩士班。碩士班多為大學的cash cow,較易成功入讀;私立大學師生比例小,且多聘有學術名望高的教授任教,學生容易與教授打好關係,便可成功取得其推薦信,精英大學的研究院是極其看重寫推薦信者學術研究的江湖地位的;(2)研究院極其看重申請者是否一個good fit入讀他們的program,有沒有適當的教授可以作為其導師,是故在申請的「個人陳述」中,要力陳自己如何對該program是一個good fit;(3)不要化太多時間預備應考GRE,除少數大學外(如普林斯頓),大多數不會理會GRE成績。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