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03, 2012

盡聚蛋蛋於一籃

可能是讀得書少吧,向來被指本老頭常煮鶴焚琴大煞風景可真是沒有說錯,跟一極有才情的文藝青年到香港歷史博物館參觀罷其《開科取士》展覽後,雖然眼前是一非常脫俗的文人雅士,但本老頭腦海卻是俗不可耐,所想兩點都是世俗得很;



     *          *          *          *

說科舉窒息人思想是廣泛說法但有點籠統,較實在的是金庸在其《袁崇煥評傳》所言:考試所考的根本與現實本領無關,以寫八股作挑選帶兵將領,遇上袁崇敞這既會寫八股又會帶兵的只是巧合,但更多的卻是會寫八股卻不會帶兵(或治理民生、掌管國事);

但現實中偏有人喜歡拿著這種巧合而極少數例子來概括全貌,只因袁崇煥會帶兵便合理化八股取士而加以保留幾百年、又或拿著幾個富貴了的會計師說會計行業待遇不差,可惜袁崇煥這種會帶兵的八股高手史上只有幾個、在中環放眼富貴而還能扎扎跳的會計師也不比袁崇煥多得了多少;



     *          *          *          *


另一個也是非常掃興的現實問題;

在香港俗語說到雖然機會不是零但非常渺茫的事,例如說能富貴更能身體健康的會計師會說“跟中六合彩頭獎一樣難”,問題在“中六合彩頭獎”有多難?

現今六合彩每星期搞珠三次,若假設每期均有一人得中頭獎(現實中有沒人中獎、也有多票同中,雖不見有相關統計但印象中應是後者居多,當假設每期一人也與事實應相去不遠,而且也不大影響結論),一年大約150位頭獎得主相對於香港七百多萬人口的確算頗不容易;

但相對於考上進士,中六合彩頭獎也還不算太難:一般會試三年一次(不計額外的“恩科”),進士數目不定但以展覽中的「金榜提名」上共153人為例,平均每年才大約有五十多位進士產生,考慮到自有科舉以來的隋朝四千多萬到晚清的四億,單就概率而言即使加上恩科也可見中進士比中六合彩頭獎、又或成為富貴又健康的會計師還要難!

當然不是說成功機會渺茫便是浪費,但問題在於當士子將全副精力投入寫文章並進行“成功”概率這麼低、不“成功”者生產力卻非常有限便對國家大有影響;上文提到金庸指出會寫文章跟辦事能力沒什麼關係的問題還姑且不論,士子若不能獲至少舉人功名的(可佔了士子比例中的絕大部份!),單持秀才甚至老童生(考得一頭白髮卻連秀才也考不上)的大多只能教教私墊而完全沒有謀生能力,而古時讀書人大多不會放下身段從事體力勞動更少有沾手工商(中國傳統所謂士農工商,商人再富社會地位也是低下,與今日香港剛好相反),白點說這一大群人口可說是完全沒有生產力而被浪費掉了,對個人以至國家都是莫大損失!



     *          *          *          *


當然最可悲的還是展覽的最後一幕:說到光緒末年廢除科舉對於國家而言的確是有正面作用,但對於投入半生精力的士子跟被裁掉的會計師一樣在沒有任何其他謀生能力下簡直是大災難;


展館中的末代狀元劉春霖書法,跟同行的文藝青年說笑曰他老兄真是廣州話中的“搭沉船”,他老兄一上船科舉這條大船便立即沉了! XD



     *          *          *          *


莫以為這是遙不可及的故事,雖然會有點修正但歷史往往是非常奇怪地不斷重覆的,近來香港所謂金融獨大又成了話題,以往也提過在初中時教科書上也提到第三產業雖然最重要,但第一、第二產業不重要卻是非常必要:莫說第三產業大多建基於第一、第二產業而來,而且人口中的確有不少人根本不能亦不適合從事第三產業尤其單單局限於金融業,某哈佛精英曰金融業能養起一千萬人云云根本是放屁;

但出身於富豪群立的芝加哥大學、不大吃人間煙火的陳家強老兄卻推波助瀾,提出一似是而非的狡辯曰金融業不但有金融從業員職位,有不少非技術性者如文員等都能依附金融業而生;

這說法驟聽的確不無道理,但再細想下若香港金融業出了問題,這班依附金融業的非金融職位可還如何生存?當然芝加哥大學大學盛產、也是陳家強局長常見的富豪高官社會賢達可能的確沒什麼影響,試看金融問題出現後吃虧的是富豪還是平民便見端倪,但這班“金融企業文員”在金融業出問題時如何生存便是大問題;

陳家強局長雖當年在芝加哥生活,但相信對匹茲堡的鋼鐵、汽車業不會不熟悉,想當年他老兄還在帝國時匹茲堡人可會想像到帝國鋼鐵、重工業會出問題?若香港的金融業也遇上什麼低潮,完全沒有其他板斧的經濟結構會有什麼後果?

特區政府近年努力消農田、收豬(農)牌、趕絕小販雖然顯得豪氣干雲但卻是危險得很!




     *          *          *          *




看歷史展覽卻扯到了不知那裡去,可想而知跟本老頭來往可真是悶得很!

商界有一說法:只要做過一日會計便再沒資格自稱好人,貞節牌坊此世是想也不必再想;究竟會計是不是沒有一個好人還存討論餘地,尤其是否一日便立即見效更是甩仁見智,但若說刨了埋葬幾萬會計師的公墓也找不到一根雅骨卻恐怕離事實不遠…

6 comments:

  1. 就算點窮點不濟都好,會計師仍然會堅持一項使命...

    記住要交足會費!

    ReplyDelete
  2. 我個扑改左個名,幫下手睇下, 嘿嘿....

    ReplyDelete
  3. 我以前一向深信第一,二級生產才是創造財富的根本,但人越大,看越多。生產力和需求其實早已飽和,甚至在富裕國家過剩(第三世界則不足,但以技術層面這些不足根本不應存在,是人為問題)

    但第三級生產的需求很多地方一直我想不通,但過猶不及,這一點我是堅信的。而香港人,香港政府,正將整個城市推向這個過剩的位置,成為了多餘的人...

    ReplyDelete
  4. 看過《2012》後我一直在想,若果各國政府真的要建造挪亞方舟, 工程師、醫生、物理學家等等專才必定是上船的首選,因為要借助他們的能力去建設新世界. 那麼,會計師會不會有同樣資格呢? 如果沒有,是否證明會計師對"建設"毫無幫助?

    ReplyDelete
  5. Can't agree more on your points on primary, secondary and tertiary industries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