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1, 2012

莫大侮辱

每到財政預算討論時往往耳都會聽得有點發癢:第一固然是因為不知道特區政府又搞什麼苛捐雜稅 - 今年想出來的是固體垃圾徽費,莫說膠袋稅已弄至一塌糊塗怨聲載道、令厚得要命非常不環保的所謂“環保袋”泛濫外,今次令人目瞪口呆的是建議中的新稅竟想得出定額徵費:不用讀過什麼心理學行為學,單是用常識便知正常人也會想到既然已交了大筆固定稅款,豈有不瘋狂製造垃圾之理?雖然市民都知這只是壓榨市民的藉口,但來個與表面完全相反的效果未免太反諷了吧?


還是早幾日在Facebook專頁上貼上這新聞時Wan Ka Kit老兄回應得好:「以特區政府的一貫做法,諮詢文件一般有幾個方案,當中只有一個是政府屬意的,而其餘方案不是難以推行,就是成效成疑,讓民意順利歸邊嘛!所以說,港府的不是諮詢,只是引市民支持自己的假諮詢而已…」!

(雖然早有膠袋稅的先例、也因本老頭以往諷刺的所謂《老屈定律》:只要政府弄了個錯誤決定,對策一定不是取消而是死不認錯左修右補,以香港怪中文這為暴政合理化長期化名曰“優化” – 又一字面與實際剛好相反的例子,怪不得陳雲也說香港學子語文水平下降特區政府實應記一功!

除語文問題外,可以預見若不將新稅消滅於萌芽狀態,往後弄至民不聊生時也絕對不會收回暴政,但今次觀乎所謂民選議員態度跟當年大力反對銷售稅時不同竟是支持的多,似乎今次市民在劫難逃!)



     *          *          *          *



第二次人耳癢的是幾乎每年都會聽到特區政府以至政客開口便曰派糖/錢,例如當年大力支持唐老年開徵銷售稅的會計界聯誼會所謂稅務學會:


稅務學會料政府盈餘500億 促勿派錢 倡退稅減差餉


每每聽到這名詞也實在感到侮辱市民:只有慈善團體才會說施粥派米,但從特區政府壓搾過後拿回一丁點救命錢可不是什麼恩惠!


唐老年等高官又或稅務學會等聯誼中的會計師往往混淆視聽,將退回直接稅(簡稱所謂退稅,請留意直接二字)與回水(而絕不是派糖)當作兩碼子事,將前者說成多付者便多拿回一點、後者則成不用交直接稅的基層市民白受恩惠,這絕對是偷換概念!


莫以為只有薪金有相當水平、每年收到兩封稅局催命符的才算是交了稅支持了特區政府財政,須知這只是所謂直接稅,但除此以外每一市民只要坐車(燃油稅)以至在店子吃碗飯(店舖的地價)也有相當部份消費是以間接稅潤澤高官與政治助理的口袋,將本老頭這種讀得書少的交稅少窮人塑造成望特區政府施恩而無甚貢獻絕對是不符事實的惡意侮辱!所謂派糖也不是特區政府的恩惠而是全民在被壓搾後拿回一丁點自己奮鬥得來的血汗錢(零頭)!


所以所謂退直接稅(重申,請留意直接二字)與回水分別不在於什麼公平不公平本質,而是前者令交了直接稅的中高收入人士拿回比例高一點的零頭而窮人白交了間接稅卻分文皆無、後者在定額下基層得到的回水比例較高而已;


話說回來,唐老年支持者常說應記得他當年作財政司時取消遺產稅及紅酒稅的恩德,的而且確減少苛捐雜稅是好事,但凡事都要看整體:不是要"仇富"反對唐老年減輕相對較富裕一群的遺產安排/紅酒負擔,但與此同時他卻推行美其名擴闊稅基、說白了是要低收入人士分擔高薪者稅務負擔的銷售稅,即使不用民間常說的官商勾結,說他劫貧濟富絕對是100%的事實而沒有一絲冤枉;只不過前者是被通過了,後者被市民努力反對下陰謀不能得逞而已,想不到今日卻被拿來當政績...



     *          *          *          *



或有曰市民只望回水而不望政府搞什麼長遠發展是否有點沒有遠見?若特區政府果如是能將資源搞好房屋教育國計民生相信大多數市民也不會如此短視,不過眼見特區政府好事搞不出來卻每年大把大把銀子用來建政府大樓形象工程又或請政治助理,能不明白寧可回水的心情?


     *          *          *          *



另外,雖然以前也提得多但也不妨重覆:香港間接稅可是重得很,特區政府以至吮血會計師經常不懷好意以所謂稅基狹窄企圖開徵銷售稅的基本理據根本不存在!




說起稅務學會真是好事不多為,對這聯誼會上一次印象已是唐老年當財政司時為其開徵銷售稅搖旗吶喊了(網上圖片)。

8 comments:

  1. 唔知點解, 睇完之後唸起某個民間故事.

    民國初年, 某軍閥對挑糞的農民, 按挑收錢.
    結果被時人諷刺,
    自古未聞糞有稅,而今只剩屁無捐.

    如今, 特區政府也借環保之名, 動腦筋到去收垃圾稅了.

    ReplyDelete
  2. 都係嗰句, 派錢喇, X街!!!!

    ReplyDelete
  3. 其實想要督促人們環保,一個很簡單的方法就是加電費,比十個百個熄燈日都更有用,就是不知道「小市民」願不願意。

    http://hksan.net/forum/index.php?showtopic=13146&st=0

    去插佢啦

    ReplyDelete
  4. 老齋對"間接稅"的定義,我不敢苟同.食飯搭車的確是間接付了稅,但同時也享用了服務,所以不能與"直接"稅來相題並論吧?

    ReplyDelete
  5. 瓜老:是否稅與有否享受服務完全是兩碼子事吧?「因該消費行為(以至任何transaction)而被政府斬一刀」不是稅是啥?

    再具體一點的例子:請諗真點你老細請貴閣下時其實係請左你提供服務(雖然請會計番來被稱為自我折磨...,而薪俸稅正係老細請僱員提供服務的稅(由僱主定僱員交錢只係行政安排:香港由僱員煩歐市興僱主直接轉),若說(僱主)享用了服務,難道薪俸稅不是稅?

    ReplyDelete
  6. Prose:冇問題,然請註明出處。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