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6, 2012

法律通識題材俯拾皆是(十一) - 見死不救


真不知是因旅居歐洲多年受了當地人影響、還是因所謂普世價值,老讀者們都應知道本老頭對於(普遍,當然不會沒例外)侵略性重、歧視嚴重、自私自利、不守秩序、妄顧公德、毫不衛生、粗陋無文、嘈吵喧鬧…的安格魯撒克遜人(主要指英國人,亦包括其宗主國美帝國的統治階層)毫無好感,然而本老頭向以對事不對人著稱,當見到這令人不舒服的新聞後卻不會完全歸咎於英國人的冷漠無情…雖然這也是事實;


《少年倒臥月台 乘客懶理 英版小悅悅見死不救風波》



     *          *          *          *



安格魯撒克遜人固然大多毫無同情心,最經典一幕首推愛爾蘭大饑荒時不但對於雖在其鐵蹄統治(當時愛爾蘭尚未獨立,政治上貨真價實是英國本土)但民族不同的愛爾蘭人(民族上愛爾蘭人為凱特爾人)毫無救濟之心,大力抽取賦稅外更風涼地說餓死人以減低人口正是英政府所願云云…致令愛爾蘭人到今日仍對英國痛恨入骨,但單說新聞中英國人眼見旁人暈倒卻不施救卻未必盡是民族性使然,部份原因恐怕是(可能當中有人)想救而不敢救!

在英國法律中,假如旁人陷入危險,只要這危險不是旁觀者的大作(例如閣下在路面挖了個大坑而令人跌下,這時挖坑者便不能免除責任),而閣下不是有特殊身份者(例如差佬叔叔絕對有責任對遇險市民伸出援手),旁觀者不但毫無責任救援,甚至拿張檯搬張椅,一旁喝著茶啃著英式鬆餅欣賞(香港網上用語:食花生!)也是毫無法律責任(Smith v Littlewoods Organisation Ltd.,當然原文沒說得這麼露骨)

這法律的理由是(Stovin v Wise)首先要旁人為沒伸出援手而背上責任有點那個,而且往往旁觀者眾多,例如在地鐵事件中在繁忙的地鐵站裡10分鐘經過的人恐怕上千,總不成將成千人都拉到籠裡吧?聽起來雖然覺得總是太無情但也算有點理由…

然而詭異的是與此相反,若有外鄉人不知就裡,到英國後眼見旁人受災出於人性本善而救急扶危卻反而會招致“責任”上身:救援者將會對被施救者負有責任(Duty of Care)!舉例,假若在英國街頭若有人因吃太多英國美食而肚子翻江倒海心跳加速,頭暈眼花而面紅耳熱令貴閣下大為緊張,於是見義勇為替他老兄施以心外壓卻雞手鴨腳地弄斷了三兩根肋骨(Make the situation worse),貴閣下可要負上責任!

究竟有多少英國人有點同情心卻被這可怕的潛在法律責任嚇怕而對受難者袖手可不知道,但這英國爛法律本身已是一大問題;

不知唐老年聽到旅客無酒店可歸狼狽不堪時笑嘻嘻曰「嗰班友條條揈喺街度」又是出於什麼教育?肯定不是民族性吧?若問同生於香港的香港人恐怕一百人中也沒有一個有類似反應...(網上圖片)


     *          *          *          *



美帝國雖然統治階層以安格魯撒克遜人為主(奧芭瑪大帝雖被不少傳媒稱為黑人,但其母系可是貨真價實的安格魯撒克遜姓氏Dunham),但真正安格魯撒克遜人在人口比例中低得離奇,以維基資料2000年時只有8.7%帝國人祖先源自英國


可能正因安格魯撒克遜人比例較少,帝國法律反而比英國的“有情”得多:帝國不少州份有所謂好撒馬利亞人法(Good Samaritan Law),雖然不會強逼路人對受難者施救,但只要不是錯得太離譜(行為“合理”,rationally)便不用為受難者死傷負上法律責任;

《Medical care provided during a disaster should be immune from liability or criminal prosecution》



     *          *          *          *



在安格魯撒克遜人稀少更非主政的歐洲大陸更進一步:不但不少所謂成文法國家將好撒馬利亞人原則引入法律,甚至見死不救本身已可能引起法律責任,有興趣的朋友或可一讀:

《The Good Samaritan Law Across Europe》



     *          *          *          *



根據某北京大學教授論,曰用法律管才會做的便是市民質素低劣云云,想中華上國人口質素如此高自然沒有如歐洲國家般的強逼救援法例,但似乎國內有律師朋友故意與某北大教授搗蛋推動見死不救罪立法,不知某北大教授見到會否氣炸?


《律師推動“見死不救納入法律”》

順帶一提,法律原抄自日本(日本則抄自德國)的台灣思維上也與德國等歐洲國家相似:

《見死不救是有刑事責任的》



     *          *          *          *



對於英國那充份體現事不關己己不勞心民族性的法律實在有點令人不舒服:其理據是強調路人沒有責任(這點在歐洲國家看法卻完全相反)、檢控對象太廣而引致困難,實在令人覺得世界實在太冷漠;

但的確非醫護人員進行急救時成敗難料,一方面的確好心做壞事可能性不少(英國法律卻完全不是建基於這一點而免除路人施救責任,反而只冷冰冰地曰若你救而弄糟了可給你好看!),但若令路人顧慮太大而不伸出援手也可能誤事(這便是好撒馬利亞人法的由來),實在是兩難問題;

若問老頭個人意見,會曰動不動手救可要自己想想功夫如何,若明知雞手鴨腳的可真是不用客氣、若有一點功夫的有好撒馬利亞人法保障而令人勇於任事可是好事,但動手只是第二步,無論立法也好自覺有好,第一步是見到地鐵有人昏迷主動通知車站職員以至報警可是非常容易也非常合理吧?即使法律不懲罰,若見死不“報”而令患者失救作為人類可會不有愧於心?

5 comments:

  1. 沒有學過急救的千萬不要動手救人, 碰也不要碰, 除非有事的是你的親人或朋友.

    ReplyDelete
  2. 學過拯溺的更有資格不下水去救人,因他比其他人更知道胡亂落水的危險性,死一個好過死兩個嘛。

    ReplyDelete
  3. 樓上兩位:所以正文我都話動手要量力而為(不過"好心做壞事"卻唔係英國法唔駛救人的理由,見正文),但在人來人往的地鐵站十分鐘竟然冇人做舉手之勞而又毫無搞亂檔風險的打電話就完全是價值觀問題了!

    ReplyDelete
  4. Could you write your views about setting up regulation on maximum working hours? I am interested to know about your perspective

    ReplyDelete
  5. 佛山有小悅, 本地又何嘗沒有?

    另外,出事彩華樓二樓一名女住戶黃太事發時亦與疑兇相遇。黃太稱,事發時自己正好上班時經過梯間,發現一灘鮮血,只見李啟光伏在血泊中,疑兇則跪在身旁,她初時以為有人跌傷,其後疑兇持菜刀站起身,菜刀上還淌着血,她方知不妙,急忙離開。惟因趕着上班她沒有報警,對死者最後身亡感難過。

    DY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