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7, 2012

其生也榮、其死也哀

有在Facebook上「讚」本老頭的朋友都知道近來本老頭非常喜歡聽年青時的舊歌,在近日常聽到會計界朋友的消息令人想起一首八十年代的舊作;


當人到中年自難免會有長輩歸道山,但在香港從事會計的往往會提早面對另一種生離死別:不少晚晚半夜甚至“早上”二三四時才放工的香港會計師在四五十歲正當盛年便遇上各種重病,一如Eugene O'Kelly別離“仔(女)細老婆嫩”(當然往往其長輩可能也健在)

《Graveyard shift linked to cancer risk》



     *          *          *          *


據說林振強老兄填這一首歌時剛好其父離世,真是要有如此經歷挑起感觸文章才有感情;然而這歌雖原本是寫給其父,對於Eugene O'Kelly般要別離嬌妻幼子的豈不一樣適用?

尤其最後一段,不少早逝的會計界朋友都曾說工作當是第一優先(過去我說我最是要緊)、但當發覺為了掙那根本沒時間花的錢卻是付上親情健康甚至生命時才後悔便好像有點遲…除了珍惜眼前人外,香港會計師也應珍惜自己生命吧?

(想到“今天發覺最愛他、呼叫永遠也愛他,聽我叫喊…”突然想到眼見嬌妻幼子為自己哭靈、自己怎樣喊在世人也聽不到的場景突然有點背脊發涼但淒酸…)

伸延閱讀:
耀眼光輝非吾願



作為會計師自是尊榮無比,但有云有福也要有命享,若是為了這張榮耀已極的CPA Cert奮鬥多年卻賠上一切代價便有點重了(網上圖片)...


空凳

歌手:夏韶聲
作曲:林敏怡
填詞:林振強

一張丟空了無人坐的凳,仍令我再不禁地行近;
曾在遠遠的我以前,這凳子裡,父親仿似巨人;

輕撫給腰背磨殘了的凳,無奈凳裡只有遺憾;
在遠遠的以前,凳子很美,父親很少皺紋;

獨望著空凳原我能再度和他促膝而坐;
獨望著空凳心難過,為何想講的從前不說清楚?

曾懶說半句我愛他,懶說半句我愛他,過去我說我最是要緊!
今天發覺最愛他、呼叫永遠也愛他,聽我叫喊只得一張空凳!

6 comments:

  1. 個本新書入面就係有一篇講"空凳"的...hehe

    ReplyDelete
  2. 張Cert係唔係你架?

    考取香港會計師資格,的確可以助人早登極樂!

    ReplyDelete
  3. 瓜老:係咪講類似野?

    Ebenezer兄:網上copy的,我可沒這榮幸成為香港舞者受世人景仰。

    ReplyDelete
  4. 你仲有冇keep住張cert呀?
    我今年開始已冇再交年費.

    ReplyDelete
    Replies
    1. 重申我唔係HKICPA會員,至於手上那個牌現在也正考慮唔再續。

      Delete
    2. 唔係HKICPA會員又有牌?上面張cert唔係你的? 請問你個係乜野牌啊.Lawer牌?
      我諗我唔再續會都無錯。又唔係要做簽audit果個.年年白交年費乜benefit都無.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