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07, 2012

林公公遠勝掃把

不少人都將尊敬的林公公瑞麟與掃議員相題並論:兩者都是藍血大學(或稱香港大學)優秀畢業生、兩者都是以推行反對聲音極大政策而聞名、兩者亦是倒台後前往外國進修…雖然對林公公向來沒什麼好感,亦不諱言在Facebook專頁上嘲笑林公公上有點推波助瀾:誰叫某位在教會學校任職的朋友實在太幽默,當聽到林公公前往進修申學時引用聖經《申命記.第二十三章.第一節》曰「凡外腎受傷的,或被閹割的,不可入耶和華的會。」而引得一班網友大笑;但若冷靜細想單以能力而論,林公公的能力還是遠勝於其師姐掃議員!


完全不明白坊間不少人對掃議員大加好評(從其競選所獲票數可見一斑),跟不少其支持者閒聊,他們都曰其人格低劣可說是香港政壇首屈一指無出其右,但畢竟行事強悍令人佩服、而且辦事能力高云云…若說她強悍倒是真的,但辦事能力高倒是大大的不見得,甚至可說是非常差勁、坑了特區政府不少!


     *          *          *          *


於掃議員的強悍可是親眼見識過:當日她到中文大學推銷廿三條時剛好回中大探訪吾友乜教授,兩個糟老頭結伴到座談會見識見識,也真是親眼見識了什麼叫用下巴對著人(也清清楚楚記得她那對市民輕蔑的嘴臉,以至可以肯定日後她當議員時那好像顧及市民的言論是裝出來的!而她那換了位置便對前下屬肆意踐踏正是最討厭她的主因!),對於強悍二字的確是非常同意的,但說她辦事能力極差也正是壞在強悍這二字上!

大家應記得2003年政府推銷廿三條時反對聲音不是一開始便排山倒海、而是層層被推銷者激起的,而這掃議員(當日是掃局長)恐怕可以居功大半:若不是她硬得可以的推進手法恐怕也激不起市民如此大的反應,固然她是逞了一時之快,但激起了五十萬人與她硬碰的結果除了令她被碰到了地球另一端三年後來游回來,其主子政府想推行的政策也因而被淹了;

說白了,她辦的事正是因為她的態度而“壞事”了,其能力何“高”之有?


     *          *          *          *


相反其師弟林公公瑞麟完全是另一作風:凡事都像軟皮蛇一樣,反對者就是氣得直跳腳但揮拳也是毫無著力處,雖然看來好像是不大英武,但偏生就是這個態度能令親政府的議員悶聲投票支持、至少不用像當日般被掃議員拖到一起面對刀口,以辦事能力而論究竟誰高?

     *          *          *          *


所以向來有點反對用“八十後”、“剩男”等概括性標籤:同是八十年代後出生的能力、學業、事業以至態度立場可以完全相異,單單一句“八十後”將其一體化是否太武斷?

又如林公公瑞麟與掃議員雖都是出身非富則貴便是亦富亦貴的藍血大學、多年來廁身廟堂,但兩者辦事能力大異、性格更是完全相反,可見除出身富貴外若單以藍大校友、多年高官來個一體化標籤也是有點說不準。


雖然同在藍大屋簷下、也拿著類似證書,但兩位藍大校友不但能力有雲泥之別、性格更大異其趣,今日社會不少年老的輕言八十後如何如何是否太武斷(網上圖片)?

4 comments:

  1. 平日都有拜讀你的朴客,深覺獲業良多。

    這次也是,唯最後一段有點不太認同。

    八十後是"born to be"八十後,是没有選擇權的;但林與葉卻是自選為AO、繼而為高官;當中分別是,如不認同現今政府運作方式(例如長官意志多於實際情況考量),便難以升為高官(甚或如季詩傑般「不屑做AO」),所以一體化標籤林與葉,自有其因。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或許說得不清楚:固然所有AO都是受限於同一框架,但林公公、掃議員的行事方式、態度以至能力都截然相反(我的確認為林公公這人非常厲害、掃議員簡直無能!邊個請著佢真畀佢害死!),那已是差天共地、完全不是一回事了。

      Delete
  2. 強悍的人,軟皮蛇的人,只要不是笨蛋,總會有用處

    至於80後之類的標籤,如果用一下量化的方式表達...
    不妨用正態分佈來想(雖然我沒法想像性格特質如何以線性來表達,先當可能吧),例如...「假設」,我說他們講公義,那大概就是拉一條線,x軸左邊的是不講公義,右邊是公義常掛口邊,y軸是人數,而那條中間線,就比較靠向右。所以極端地在線的左邊的人,仍是不少。而這條中間線的移動,足夠讓那些甚麼甚麼學家研究過不停了。

    大概是這樣子吧,先旨聲明這只是個metaphor,沒有甚麼學術根據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