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3, 2012

雖然都活在陰溝,但我們當中仍有人心馳星際...

會計界才子苦瓜老人在Facebook上製作一《我們的Blue Sky》專頁供網友張貼藍天照片,東坡居士說得好:「唯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取之不窮、用之不歇,是做物者之無窮藏也」,自然景觀是無窮無盡的,只是都市人未必有這份欣賞閒心,尤其會計師號稱工作不見天日,上班時可能還未天明、下班時常在半夜兩三點又何來陽光?還記得當年離開最後一份會計工作步出公司時看見太陽伯伯竟還在地平線以上,不期然想起《笑傲江湖》風清揚一句台詞:「日頭好暖和啊,可有好久沒曬太陽了...」;


對於會計師而言陽光奢侈至此,這也可能是著名會計師Eugene O'Kelly奮鬥半生、大限將至才發覺此生枉行時所寫自傳取名為《Chasing Daylight》的原因吧?




     *          *          *          *


上篇也提到本老頭從事會計時可沒什麼機會遊歷,相反逃生後倒是飛過不停,當看到苦瓜老人的號召時也從庫存照片中找找可有點有趣點的天空相片,翻到其中一張時卻禁不住牙齒發酸…

當參觀愛爾蘭作家愛絲嘉.王爾德(Oscar Wilde)出生地後步向其母校都柏林大學聖三一學院側門(現在他的出生地已被不斷擴張的大學校園吞併了,雖然以過萬學生級的學校而言聖三一的校園仍嚴重偏小),步過牙醫學院時抬頭一望,不禁想起愛絲嘉的一名句:

「雖然都活在陰溝,但我們當中仍有人心馳星際…」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本老頭意譯,因覺得這句意思有嚮往自由、追求解脫的味道是不是單單以眼“昅”星);



攝於愛爾蘭都柏林大學聖三一學院牙醫學院;


     *          *          *          *


除了“撈偏”的如明搶豪奪、偷呃拐騙、又或明扮風水師實為做鴨鴨者(不是指正經風水師)外,至少有兩行業可說是“將自己富貴建築在他人痛苦上”:一曰牙醫二曰會計(當然會計算不算“撈偏”大有商榷餘地,但至少法律上是容許的)

想病人躺在牙醫手術床上被狠狠地整治時,那一個抬頭上望的病人不是希望靈魂能暫時脫離軀體、暫時感受不到那份痛苦,讓牙醫好好玩弄到夠後來回來?

那一刻,完全感受到牙醫學院大樓設計師的睿智…


     *          *          *          *


當然,雖然牙醫跟會計一樣都是“將自己富貴建築在他人痛苦上”,但箇中也是大有分別的;

病人找牙醫往往是事前很痛、被整治時非常非常痛、但事後大多是不再怎樣痛的;但被會計師折磨的卻是年結月結甚至日結、年年月月日日痛苦沒完沒了…

1 comment:

  1. 會計界才子,bittermelon兄的確是才子!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