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6, 2012

藝術家與獨裁者

以前也提過吾友Prof. Dr. Reaper在香港戀愛“市場”上可說是典型的滯銷貨:身為PhD在香港本已是令女性買家避之則吉、其非常貴族化的生活習慣尤其精研交響樂亦令女士們呵欠連連、每每開口必談政治民生更是犯了大忌,也難怪他老兄在香港完全找不到女士垂青;


雖然這三座大山令他老兄在香港求偶時頻頻碰壁,但卻是成了本老頭的良師益友,全憑跟他老兄聊天下才對西洋音樂略有所知,也讓本老頭明白了不少說來非常愚昧的疑惑:例如以前完全不明白明明樂團人人會演為何需要指揮?後來聽人說若沒有指揮作準便會不夠整齊、到跟Prof. Dr. Reaper聊起時才知也不是這麼簡單:出色的指揮不但能影響觀眾甚至樂團的情緒,而演奏是否有神韻正是團員的精神狀態如何…幸而有他老兄一番教導,令本老頭日後在維也納生活的一段日子中不致大出洋相;



     *          *          *          *


說起指揮家Prof. Dr. Reaper每每為被推崇為史上最偉大的俊男指揮家Wilhelm Furtwängler老兄歎息,早前在Youtube看到有人上載他老兄指揮的幾個貝多芬《第九交響曲》便又聊起來;

在這幾個版本中最為人稱道、甚至被譽為不可被超級的是1942年3月版可說是世上同一曲中登峰造極之作:不但是演奏的柏林愛樂團功力出色,這段時間也是Wilhelm Furtwängler老兄功力大成外,仕途、心情最佳的日子,自然發揮到他老兄的最佳狀態;


Wilhelm Furtwängler老兄指揮、柏林愛樂團於1942年3月版;

政治性上4月的表演更有名:網上這4月版殘缺不全,但在短短幾分鐘裡大家也應能感受到他老兄最顛峰狀態的風采;


Wilhelm Furtwängler老兄指揮、柏林愛樂團於1942年4月版片段;

熟悉歷史的朋友想必會驚叫:片中的徽號不是掃議員推為民主選舉經典的大獨裁者希特拉耶?非常諷刺的是,雖然希特拉與納粹絕對不是好東西,但與掃議員不同:納粹高層雖然殘暴但藝術修為極高、亦極支持藝術家事業;

然而這支持可是成了死亡之吻:雖然Wilhelm Furtwängler老兄曾以其影響力對不少被逼害的同業作出庇護,但身為第二段 – 那是希特拉這魔頭1942年生日音樂會的總指揮,在戰後受盡世人責難;

在這戰後剛擺脫政治指責的1951年版時他老兄才65歲,以指揮家而言絕不算老,但可能是心情抑鬱總覺得跟9年前的有點說不出的不足;


1951年版,然而請留意這版本也是大大有名:CD的74分鐘容量正是為能容納此版本而定!


     *          *          *          *


Prof. Dr. Reaper兄歎曰在指揮界中Wilhelm Furtwängler不是接近、而是根本就是神!以他老兄如此無上藝術地位、加上也有受他庇護的人為他辯白,但只因為獨裁者獻媚了一次便落得晚景淒涼…獨裁者總有倒台的一日,以Wilhelm Furtwängler神一樣的地位也承受不了指責,那些連音樂家也稱不上的演奏者獻媚得更過份,不知若在他有生之年靠山倒下又如何自處?

(本老頭不明政治,完全不明白他後半說什麼…可沒聽過清廉權支持過什麼演奏者呀?清廉權懂音樂麼?)


英國雖被歐洲人視為文化沙漠,然而想不到在Wilhelm Furtwängler逝世後最出色的指揮家竟出於此地…

1 comment:

  1. reaper說的是郎朗投靠薄熙來唱好重慶的事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