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0, 2012

商標經濟談

原本想寫一關於香港的稅務問題,但在控制台突然看到今次是第500篇,雖然什麼週年什麼第幾次的其實沒什麼意義,但將這聯繫到會計話題未免有點噁心,加上風聞會計界兩大泰斗WJIMMY苦瓜大人有意合著《會計 + 稅務 + 經濟 + 法律 + 金融500問》,下次談完這稅務問題後還是少以會計話題為妙,以免被誤會以為本老頭不自量力想跟他兩老搶生意…


故今次先聊聊知識產權與經濟學生的一點關係。近來強國發生兩宗矚目的知識產權官司(皆“只”是商標),其中一宗關於生果IPad的可完全沒什麼好說,本老頭向來對事不對人向來是微軟死硬派根本不用生果產品,但單從旁觀者而言看完全同意連部份國內人也曰這完全是敲詐:當生果從對方集團總公司買下iPad全球使用權時,竟可推說強國iPad商標在子公司手上而沒有隨“全球”使用權售出!

當然不同地區商標由不同子公司持有是普遍現象,具體如何應查看有關銷售文件,但在公眾看不到情況下相信是賣方搞鬼更合常理:作為全球最大市場、亦是生果主要視線而不是向來被遺棄的若然真不包括強國,生果負責購買商標的律師幾乎不可能不發覺,而且會計師都是一錢如命而凶狠陰騖,若生果律師有如此大的疏忽令生果會計師在花紅股權上蒙受損失,恐怕在生果公司告其律師失職前早已被自家會計師問吊!近來可沒聽說硅谷有什麼恐怖命案,看來生果律師可沒什麼重大失職…

所以還是多討論另一比較有趣、尤其讀經濟學的朋友多會涉獵的王老吉涼茶問題;


     *          *          *          *


關於事情的來龍去脈此文說得非常清楚:

《五個王老吉:誰主浮沉?》

簡單而言廣藥是大量商標的持有人,在五六十年代強國邁向社會主義時將大量私有商標包括王老吉、潘高壽等“公有化”, 1995年時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故將王老吉商標租予佳多寶經營,結果大出意料佳多寶憑優秀的宣傳銷售手腕將原只有南方市場的涼茶推至全國,銷售額更是幾何級攀升!

當眼見佳多寶的厲害戰績,廣藥可非常羨慕妒意恨,想佳多寶能、自己也能吧,所以著力將商標收回並自家發展才能將利潤全部歸己,然而既可能是為以往投入的心血、也為將來的利益,更有明明王老吉原來只是一小業務但能推至全國完全是自己功勞,佳多寶自然不願放棄經營王老吉;

雖然本老頭與不少人一樣情感上都是偏向在過去十年將王老吉招牌搞得有聲有色的佳多寶、對表現只能稱得上差勁的廣藥不表同情,但單以法理上的確王老吉是廣藥所持有,雖然佳多寶將這商標弄得聲價百倍,但作為租用者總不會得到業權;

(本老頭就是太不受個人情感影響,雖然身邊會計師朋友多的是,但面對公義、社會利益也只能支持打破核數師特權,也因而得罪了不少會計師朋友,奈何!)

在知識產權法上這真是清楚得很,與生果問題相反單從法理上判決也是非常合理,能批評的除了公眾對佳多寶的同情、吃不消廣藥那眼高手低的形象,也只能從經濟角度談談了;


     *          *          *          *


今次爭議的一非常有趣經濟問題是,王老吉三字在佳多寶手上、又或將來在廣藥手上是否是同一回事、一樣值錢得不得了?

大衛.李嘉圖老兄的《政治經濟及吸血原則》(Principles of Political Economy and Taxation by David Ricardo)說到一非常有趣的問題:曰土地的價值不在於地皮本身,而在於用者以這土地能生產多少收入;

具體點說非常簡單:在剛果共和國的郊外土地可能千畝也是一百幾十塊,但在香港市中心如所有小市民都有份出錢的IFC2頂樓金融管理局辦公室一平方尺市價也是十萬八萬了!不是因香港人比剛果共和國人金貴,只因在剛果共和國郊外大不了種種咖啡(還要減去運費),但在IFC只要見見客便能生產億萬收入,兩者本質只是一塊地,但懸殊的地價在於能在這塊地上做什麼;

明白這概念便非常易懂王老吉商標的價值了!1995年前王老吉商標不值太多銀子原因在於當時經營的是持有人廣藥,而成績實在是不大高明,所以當時的王老吉商標真是值不了多少銀子,但在佳多寶多年努力下現在王老吉可是年銷售數百億的大肥膏,同是一商標價值自不可同日而語,說白了佳多寶的努力令王老吉商標增值不少(甚至是絕大部份)

若將來果如大眾所料,廣藥收回王老吉商標自用而銷售一塌糊塗、至少保不了現今佳多寶涼茶的銷售能力會如何?答案也非常簡單:商標價值亦因而下跌!若將來廣藥涼茶年銷售只是一兩億,這商標的價值也絕不會與今日能銷售數百億的是同一回事,說白了商標本身價值有限,真正有價值的是能產生的收入,這在不同人手上可以完全是兩回事;

經濟效益也是除了情感外令人覺得判決合法但令人遺憾的原因吧?


     *          *          *          *


當然博聞的香港學生大多會聽過高斯定律(Coase Theorem):若廣藥與佳多寶能力懸殊,王老吉商標在後者手上能發揮最大效率時,廣藥將商標租/售予佳多寶,只要租金、售價合理便是最高效率呀!

理論完全沒錯,實際上這正是過去十多年兩者的使用商標方法,不過現實令人頭痛的是人有時往往不大理性,大家最易明白的問題是現在廣藥已有點意氣用事,即使明知將經營權轉予佳多寶再收取高即租金/售價可也會比自己銷售得益為高(若經營收入夠高佳多寶也願付),但現實中也真是會有為了口氣跟錢過不去的人…

再說即使錢能令人放下個人情感,但現在更多了一個大麻煩是訊息問題:可能是見眼佳多寶成績太好而令廣藥有了過份自信,相信王老吉商標在自己手上也能有此佳績,即使日後發覺不妥也已是裁了非常大的筋斗了!


所以坊間對佳愛寶的偏愛、對廣藥收回自用的反感除感性外也實不乏理性原因!



內審界權威苦瓜常說考取了會計師證書不一定是大富大貴的保證,根本還是當事人的謀生能力,這也是為什麼不少會計師肥得襪也穿不下、但也有幾乎要沿門托鉢;

但與一般資產不同的是即使賺不了錢,不少人視會計師證書為終身最高榮耀,在討論區多年即使聽到從事會計收入不一定高但仍因此堅持入行的真不知多少了。

1 comment:

  1. 考會計師的學費是投資,是為了將來更高的收入而付出。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