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07, 2012

隔行如隔山,何況隔了太平洋?

苦瓜大人(Bittermelon)號稱會計界泰斗,但實在是隔行如隔山,作為會計界名人瓜大人說會計知識、行業生態以至會計師人人熟知的炫耀性消費如江詩丹頓老鼠拉屎什麼的簡直如數家珍,但當看到近來帝國推舉元首時的感歎卻如大多會計師一樣對政情尤其外國情況有點不大熟悉;



在香港會計師會訊A-Plus封底賣了不知多少期廣告的江詩丹頓;

廣告費用不少,若不是目標顧客那會長期推薦?可想而知苦瓜大人等會計師消費力何等驚人(江詩丹頓網頁截圖)!


作為外國人對於帝國那套的選舉制度簡直可以用煩死人形容,雖然本老頭當年在帝國修帝國憲法時拿了個最高等級(帝國法學院的成績制度也是千奇百怪,如本老頭母校雖然表面號稱不給分數(GPA),但卻按比例給予榮譽等級,行內人一看便心裡有數),但從不說謊的本老頭老實說對於帝國元首推選制度也只能說略懂一二;

為何帝國選舉每州方法(無論選民資格、投票方式甚至選舉人票數分配)各有不同?主因在於帝國聯邦與州的權力分配並非絕對性,只要聯邦憲法沒有限制的州政府便可以各自表述,所以無論選舉還是同性婚姻什麼什麼都會各州不同;

(這種「剩餘權力」當然包括州稅,最有趣例子:帝國每州的銷售稅各有不同,甚至有地方根本沒有銷售稅,令附近州份居民常駕車到低/無稅州消費;有朋友問曰為什麼高稅州不大罵鄰居以本傷人?答曰你有你收高稅的自由、我也有不愛收錢的自由,我不管你你管我啥?)

當然這在中國思想中地方政府如此權大是大逆不道,但在帝國人眼中卻是理所當然;

     *          *          *          *

又說到外國人最難理解的平民佩槍問題(所謂帝國憲法第二修訂案),老實說本老頭也是不大苟同:

伸延閱讀:
《美帝國升學:怕便不要來、來便不要怕!》

《美帝國月亮份外圓...》

對於民事上(平民對平民)擁槍「自衛」絕不認同:槍會曰殺人的不是槍而是用槍的人使用不當,但問題在於如果赤手空拳一言不合大不了齊齊重傷送院,但若人人有槍在手有什麼衝突也立即周圍倒下一大片,破壞力完全是兩回事!

然而除了一般自衛、以及獨立戰爭後不久而生的保家衛國思想外,帝國這憲法權利背後有一香港傳媒極少提的極崇高理念:帝國人對政府向來不大信任(客氣說法,其實是極不信任),所以要令平民保有槍械,萬一政府亂來平民也可「揭槍而起」反對暴政!

當然現今帝國政府武力早已強大得能毀滅地球,小市民的槍械對忙於征服世界的帝國軍簡直毫無作用,但若不明白這憲法背後理念難免會覺得實在奇怪;

     *          *          *          *

這思想在狼特首耳中絕對是大逆不道反了反了,但各位可能又會問,若帝國平民有如此強大的憲法權利,為什麼除了一次內戰外可沒聽過有什麼大規模反政府暴力事件?這答案卻由太祖高皇帝提供了!

《毛澤東談政治迴圈週期律》

“1945年,毛澤東邀請黃炎培到延安小住幾天,黃炎培說我實在不懂,但是我希望能夠,中國的歷史上,幾千年的歷史都出現這樣的迴圈,我認為這叫週期律,為什麼一個朝代幾十年、幾百年以後就會完蛋,然後一個新的朝代出來,剛開始又很好,結果又會完蛋呢?我希望中國共產黨,你們都是很有理想的知識分子,能不能解決這個週期律的問題?毛澤東一聽,眼睛一亮,就跟黃炎培說我們已經找到辦法,能夠對付週期律了,答案就是兩個字,民主。”

如太祖所說,在民主下平民有什麼不滿大不了下屆用選票踢他下台,用得著用暴力推翻麼?

     *          *          *          *

不但是隔行如隔山,會計師不理解民間疾苦非常正常,作為「外國人」不懂帝國政治、憲法(本老頭實不敢說懂)也沒什麼大不了,所以對於帝國人自我想像的什麼「漢學」、什麼中國經濟意見同樣也是當笑話看不用上心吧?

1 comment:

  1. 我認我不懂政治,不過,我打死都唔認我識炫耀性消費如江詩丹頓老鼠拉屎...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