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4, 2012

批評者居心叵測?

甲乙兩人雖然是多年同學,但性格大不相同,甲是“非常樂觀型”,每次作報告時都會將公司政策說得完美無缺;乙卻是“杞人憂天型”,每每見到問題都忍不住指出,令人聽得不大舒服;


話說他兩同樣投身A國某企業(為免引起民族問題的不快,先以代號相稱),在開會時甲君對所有公司政策讚不絕口、所有提議都是英明高超;乙卻對公司的收購計劃提出質疑是否擴張過快、新發展業務是否公司現有人材不在行,聽得人愈來愈不舒服,最後引得大老闆連忍到會議結束也受不了,大叫“You are fire”!

眼見老同學被裁,甲君對自己的樂觀態度更是深信不疑,自此上司每一建議都莫不視為金科玉律,而職位也步步高升;

好景不常,正是當日乙君奮力反對的擴張政策令公司陷入危機,因而被B國企業收購,當日意氣風發的大老闆也只落得一毫無實權的顧問名銜;


     *          *          *          *


新派駐的B國代理人召集中高層職員,希望了解當地文化,並向公司職員介紹B國企業的理念,一如以往甲君對B國企業文化持絕對欣賞態度讚不絕口,想不到立即引來新代理人的反感,也是大叫一聲”You are fire”!

為啥?同事們看著甲君離開的背影,耳邊傳來B國代理人的解釋:「世事從來沒完美,若所有同事都像他只說我的決定對得不得了、完全不指出我所看不到的問題,我必定會撞上大板,如果他真的完全找不到問題便是能力不逮、如果他是見到問題也不作聲不是害人麼?」;


     *          *          *          *


不少朋友聽到故事後都說誰教甲乙兩人不懂看老闆性格、投其所好,但更重要的問題是B國代理人的一番話:忠言雖然逆耳,但卻參考價值更高!

香港人大多熟悉中國文化歷史,相信都知道B國正是中國:唐太宗曰以人為鏡才能知得失,雖然幾次被魏徵的意見氣得大叫要宰了這耕田的,但最後也能忍了逆耳忠言,魏徵也能保善終;

魏徵所言是不是每次都比唐太宗高明?這倒未必,但無論誰對誰錯都足以令唐太宗有多思考一次的機會,大家互相討論自會找出最好的選擇;


     *          *          *          *


前朝清廉權學習他師兄布殊大帝引入“哈佛模式”:你不是我的朋友便一定是我敵人”(對了,A國便是帝國!),來到香港便變成親疏有別,對於不肯奉承者所言便視為壞主意,這種破獲中國傳統優良文化的思考方法不但害了政府自己,也撕裂了香港社會。


布殊大帝的“哈佛模式”為帝國在全世界惹來大量仇家,另一師兄弟Romeny也好不到那裡:明明當麻省州長時自己推行的政策跟奧芭瑪也差不了多少,但當奧芭瑪推行醫療改革時卻戟指大罵,完全以黨派而非事實出發,清廉權引入這套思考方法不是害人麼(網上圖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