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7, 2013

短暫與永久

近來與朋友說起施政報告、財政預算,愛黨朋友常說批評政府者只會罵不會建設,本老頭雖然向來中立完全沒有支持/反對政府的立場(支持/反對的只是政策而不是人事),也姑且想說一點;


當日讀到這新聞時簡直無比震驚:

《羅范:吸外國一流大學設分校不可行》

若說外國課程未必適合香港人也未必說得過去,莫說是理、工、醫等普世差不多的玩意兒,就算是本老頭近年沉迷的法律也有比較法之說,雖然帝、德、中、濁法律以至理念完全不同,但也有值得借鑑處,更莫說若要與外國人有所來往難免要懂別人的一套,學術向來是無分地域的;


     *          *          *          *


而且羅范的論點更令人嚇掉大牙:若如她所想不要讓外國人賺錢,不如將所有外國公司踢出香港?香港作為自由城市何時變得如此排外、偏狹?

據一曾擔任其校友會職位的年老前輩曰,多年前帝國一尤以富豪子弟眾多的名牌大學曾有意來港設校,但當時主司教育的羅范著令若要在香港經營必須與本地大學合辦否則“兩山疊起曰出”,該校氣不過故在另一亞洲國家落戶,卻受到當地政府大加歡迎低價批地免稅云云;

該老前輩年高德韶絕非信口雌黃之輩,所以雖然內容有點匪夷所思但本老頭已信了七成,當讀畢上面新聞後本老頭只能信到十足,並歎了一聲香港主司教育的官員有點不太高明了!

教育是否賺錢事業固然大有爭議餘地,但就是讓他人賺一點,若能為香港培養人才又何惜一點錢?


     *          *          *          *


大文豪柏楊先生曾說故事:戰國時韓國恐懼秦國入侵,派出水利專家幫秦國修壩,希望藉消耗秦國資源以拖延軍事行動。秦國後來得知韓國用心不良後不但不趕走水利專家,反而大喜曰消耗一點資源是一時,但治好水利是永久,所以對這班專家大加重用!

統治者有如此識見胸襟也難怪秦國能由西邊小國冒起成國際強者!


該韓國水利專家作品為鄭國渠,是否能否萬年可不知道,但至少至今二千多年仍能為該地居民帶來便利,反而浪費人力的韓國早已完蛋大吉了(網上圖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